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男生小說 > 都市娛樂小說 >玩美房東 >第一百七十九章天門的威風

第一百七十九章天門的威風

小說:玩美房東| 作者:寂寞的舞者| 類別:都市娛樂

孫亞看著向自己點頭的蕭風,心裡泛起了嘀咕:「蕭風?蕭風!!啊,難道他就是那個傳說中的天門真正大哥?」孫亞猛地想起自己那個死去的哥們曾經告訴自己的話!

「小子,想好沒有?跟不跟我混!如果不跟我混,老子現在就打斷你的四肢,扔馬路上讓車把你碾成肉餅!」張羽走上前,伸手按在了孫亞的肩膀上。

「羽少,我跟你混!」孫亞興奮的叫道。一步登天,這才是真正的一步登天!

孫亞心裡清楚,如今的天門,早已今非昔比,甚至已經比肩四大黑幫!九泉道上的人都在觀望,天門會不會把霸幫取而代之!一山不容二虎,天門和霸幫這兩個南城的猛虎,絕對會有一場大戰!有戰,那就有他孫亞上位的機會!

張羽咧咧嘴:「哈哈,不說老子是模特了?好,我看在風哥的面子上,收下你!不過,能不能上位,那就看你的手段了!」

「孫亞,給老子滾回來!如果他是羽少,那老子還是熊霸呢!你他媽不長腦子嗎?」光頭彪見孫亞要改拜碼頭,不由得大怒。

張羽看著光頭彪,滿臉的冷笑:「說老子假冒的?好,那我就讓你看看,老子是不是假冒的!」說完,拍了拍巴掌:「炮手,讓兄弟們都進來!」

一直守在入口處的炮手點點頭:「好嘞。」說完,轉身走了出去。短短几十秒,外面響起雜亂的腳步聲,隨即一個個手裡拎著開山斧,滿臉彪悍的小弟從外面走了進來。

原本不大的地下拳場,瞬間變得擁擠起來。光頭彪劉大嘴以及周爺等等,全都被團團圍在了中間。

光頭彪和劉大嘴臉色變了變,顯然已經意識到了什麼事情。倒是周爺,則是一副穩坐釣魚台的模樣,沖著張羽冷笑。

至於四周的那些客人,此時全都嚇得臉色慘白,躲在牆角下抱著頭瑟瑟發抖呢。

「都他媽給老子閉嘴。」張羽單手抓著軟繩,翻身跳上了擂台,目光橫掃整個地下拳場。

隨著張羽話落,地下拳場瞬間沒了聲音。天門小弟目光都投向張羽,等待他發號施令。

「咳咳,各位先生們,晚上好。我是……」張羽話還沒說完,一塊香蕉皮扔了上去。

整個現場敢用香蕉皮扔張羽的,恐怕就只有蕭風了。至於香蕉皮哪來的,額,也許蕭風隨身有攜帶香蕉的習慣吧。

「說重點,一會還有事呢。」蕭風咽下香蕉,不耐煩的說道。

張羽翻個白眼:「我是南城天門的張羽,有聽說過我的嗎?今天我來這,純粹是因為有人揚言,要把我們天門踩在腳底下!這話是誰說的?是你們這的烈虎幫說的!」

「滅掉烈虎,滅掉烈虎!」天門小弟齊聲大喝道。

光頭彪聽著天門小弟的吶喊,心裡不斷哆嗦著,麻痹的,想滅我就明說吧,幹嘛還要找理由呢!我哪有膽子說這話啊,冤枉啊我擦!

「兄弟們,你們都看到那個光頭了吧?他就是我在路上給你們說的烈虎幫大哥光頭彪。」張羽單腳踩著軟繩,指著光頭彪冷聲說道。

「殺殺殺!」天門小弟再次齊聲大喝。

「我草,光頭彪,他竟然敢用『彪』這麼偉大的字?麻痹的,哪呢?老子剁碎了他喂狗。」一口純正的東北口音響起,隨即就見彪子帶著幾個東北大漢,從入口處擠了進來。

天門小弟紛紛給他讓路,嘴裡喊著『彪哥好』,對他行注目禮!

「彪子,你咋來了?」擂台上的張羽也是一愣,自己走的時候,也沒叫他來啊。

彪子嘿嘿笑著:「我聽說大哥在這呢,好久沒看見他了,怪想他的。反正我那也沒事干,就帶著幾個兄弟過來看看大哥。大哥呢?大哥在哪呢?」說完,眼睛四下掃蕩著。

蕭風一聽這話,全身起了雞皮疙瘩:「麻痹的,彪子,我才不用你想,老子性取向很正常!「

「哎呦,大哥,你這是說啥話呢!我說的想你,又不是那意思!」彪子終於瞅見了蕭風,趕忙走了上去。

光頭彪已經完全嚇傻了,這都什麼情況?!他知道,今天自己徹底踢到鐵板了!

蕭風打量了幾眼彪子,拍了拍他的肩膀:「先看小羽子處理事吧,一會我們再聊。」

彪子咧咧嘴:「我和他一起處理!羽子,哪個是光頭彪啊?彪,這麼霸道的名字,我看他配嗎?!」彪子晃著腦袋,跳上了擂台。

「嘿,就下面那個光頭!」張羽指著光頭彪,心裡卻暗笑,有熱鬧瞧了。

彪子向下掃了幾眼,終於發現了臉色蒼白的光頭彪,輕蔑的撇撇嘴:「真他媽的慫樣,草!」說完,跳下擂台,向著光頭彪走去。

「吆,還戴著鏈子?假的吧?」彪子單手捏著光頭彪的肩膀,笑眯眯的問道:「我問你,平時你小弟都管你叫什麼?」

「彪,彪哥。」光頭彪弱弱的答道。

彪子不樂意了,一巴掌拍在他的臉上:「你看看你這慫樣,憑你也配叫『彪哥』?麻痹的,九泉的彪哥,就准只有我一個,聽到沒有?」

擂台上的張羽無奈了,這彪子比我還霸道啊!老子不允許別人染銀髮,他竟然不許別人叫『彪』,呵呵,有點意思。

「是是,我馬上改名字。」光頭彪要死的心都有了,暗恨他爹媽給他搞了個『彪』名字!他現在多想鼓足勇氣,一腳把眼前這個『彪子』踹翻在地,大叫一聲,老子才是彪哥!但人的名樹的影,天門這個名頭,太響亮了,響亮到他不敢有一絲反抗的勇氣。

「來,叫聲『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