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男生小說 > 都市娛樂小說 >玩美房東 >第一百八十六章尿壺?古董?

第一百八十六章尿壺?古董?

小說:玩美房東| 作者:寂寞的舞者| 類別:都市娛樂

公安局刑偵大樓中,警察們忙忙碌碌,處理著各種案子。時不時傳出幾聲受害人家屬的哭啼,搞的整個辦公室亂糟糟的。

一處位置不錯的辦公區,劉磊坐在辦公桌前,心煩意亂的在想著心事。

蕭風今天的囂張,已經徹底的惹怒了他老子!剛才他老子給他下了命令,要他在一周之內,搞定這個蕭風!

劉磊守著他老子,自然牛逼吹的震天響,什麼如果我想玩他,哪用一個周啊,三天之內,他就得跪在咱爺倆面前道歉之類的!

劉磊出了他老子的辦公室,就開始犯起愁來!對於蕭風,他也是恨得咬牙切齒!奈何,想對付蕭風,哪有這麼容易!一切都得從長計議啊!

「磊哥,重案三組的黃組長請你過去。」警察小胡手裡拿著筆錄和a4紙,沖著發獃的劉磊說道。

劉磊驚醒過來,臉上閃過一絲不耐:「嗯,我知道了,一會就過去。」目光落到小胡手裡的a4紙上,隨口問道:「你手裡拿的什麼?」

「哦,是一個殺人犯的頭像,我準備到戶籍科去查一下,我們九泉有沒有這個人!」小胡說著話,抽出一張a4紙,遞給了劉磊。

劉磊接過來,隨意的看了一眼:「嗯?怎麼有點面熟?」

「面熟?磊哥你認識這個人?」小胡有些興奮的問道。「這個人犯了殺人和qj重罪!」

劉磊仔細打量著,這略顯狹長的眼睛和鼻子,還有臉型,都透著一股子熟悉的味道!自己到底在哪見過這個人呢?忽然,劉磊瞪圓了眼睛,心裡驚呼:「是他?!」

小胡注意到劉磊的異常表情,忍不住問道:「磊哥,怎麼了?你不會真的認識吧?」

劉磊盯著a4紙上的頭像,心中大喜:「小胡,這是誰報的案?來,筆錄什麼的,都放我這吧!這件案子,我來處理。」

小胡訕笑著:「磊哥,這樣不符合程序吧?這件案子,是我們組在抓的。」

劉磊拉下臉:「小胡,這件案子非比尋常,你們組辦不了。怎麼?你怕你們組長會有意見?如果他有意見,就讓他去找劉局長談!現在有關這件案子的案卷,都移交給我吧!」

小胡見劉磊這麼說了,只得點點頭:「好吧,磊哥。」說完,把手裡的筆錄和a4紙都放在了劉磊的桌上。

「嗯,你先回去吧。如果我有不明白的,我會隨時找你的。」劉磊很有派頭的擺擺手,示意小胡可以走了。

小胡咬咬牙:「那磊哥,我先走了。」說完,轉身快步離開了。等距離劉磊遠了後,嘴裡開始嘟囔著:「麻痹的,你算什麼玩意?不就仗著自己老子是局長嗎?草,還他媽找劉局長去談,你個裝逼販子!」

「小胡,你嘟囔什麼呢?」一身警服的韓爽,從外面進來,看著臉色鐵青的小胡,忍不住問道。

小胡抬頭見是韓爽,有些氣憤的說道:「韓姐,我在罵劉磊那個王八蛋呢,不要臉!」

如果換做別人,小胡指定不敢隨便亂說,免得傳回劉磊的耳朵里。但韓爽不同,警局裡現在哪個不知道,韓爽看劉磊萬般不順眼!

「發生什麼事情了?」韓爽見小胡說的咬牙切齒,不僅有些好笑。

小胡把剛才發生的事情說了一遍,韓爽聽完笑了:「好了,小胡,他願意去破案就去破案唄!這兇手誰抓不是抓呀,只要不讓兇手逍遙法外就行!」

「唉,你是不知道,我最看不慣他那副嘴臉!」小胡搖搖頭,走了。

韓爽看著小胡的背影,心裡也有些奇怪,劉磊怎麼會忽然工作熱情這麼高漲了?嗯,此事必有蹊蹺啊!

難不成,他和那個兇手認識?想要包庇他?包庇罪犯,這可是重罪,即使他老子是局長,也救不了他,他應該沒有那麼傻!韓爽沒想明白,就把這件事情放在心底,轉身向著重案六組走去。

劉磊盯著筆錄和畫像,激動的臉色通紅。「蕭風啊蕭風,這次我劉磊玩不死你,我就跟你姓!」

幾分鐘後,劉磊看完了筆錄,把受害人家屬的手機號碼輸入手機里,存了起來。想了想,把筆錄和頭像都放進抽屜中鎖起來,冷冷的笑著,殺人強姦罪,一顆槍子是避免不了的了!

劉磊拿著手機,走到外面走廊里,播出了一條號碼:「喂,海少,我是磊子。」

「今晚有時間沒有?我請你喝酒!好,今晚八點鐘,我們『東方夏威夷』門口見!嗯,好的。」劉磊滿臉笑容的掛斷電話,拍了拍護欄,向著五組走去。

正堂中,蕭風摸了摸發紅的耳朵,心裡暗自嘀咕,老子又被誰惦記上了?

「阿風,老王的事情,你打算怎麼辦?」荊老品著茶,輕輕問道。

蕭風想了想:「既然暫時不去北京,那只能讓他先呆在九泉了!他的事情,我要親自去辦才放心!」

「嗯,這次會議過後,朝廷里要大洗牌,又是一番官場地震啊!」荊老嘆了口氣。

蕭風聳聳肩:「一代天子一朝臣,怎麼可能不大洗牌!唉,新上位的這幾位,我可都不熟!估計諸葛鑫已經抓住這個機會,爭取到一切可以利用的資源了。」

「放心吧,無論朝廷換誰主事,國家的尖刀,仍舊抓在朱老和溫老手裡。」荊老也知道蕭風的情況不容樂觀,安慰著他說道。

「算了,不去想了!雖然我不喜歡被動,但這一次,卻只能見招拆招了!諸葛鑫啊,絕對是個勁敵!」蕭風點上香煙,狠狠的吸著。

荊老看著蕭風,語重心長的說道:「站在我私人的角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