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男生小說 > 都市娛樂小說 >玩美房東 >第一百九十章酒醉

第一百九十章酒醉

小說:玩美房東| 作者:寂寞的舞者| 類別:都市娛樂

包廂門打開,身穿旗袍的女服務員走進來,兩手搭在小腹部,滿臉職業微笑:「您好,菜和酒已經全部上齊,請問還有其他需要嗎?」

蕭風看著身邊的韓爽,笑了笑:「再來瓶紅酒吧。」

「好的,請稍等片刻。」服務員點頭,轉身離開了包房。

蕭風沖著韓爽努努嘴:「女孩子適合喝紅酒哦,養顏的。」

韓爽俏眉微皺,今天蕭風怎麼懂得關心起我來了?

「哈哈,老李,看人家小兩口多恩愛啊。」老王大笑著說道。

李南拿起一瓶茅台,給老王和蕭風倒了酒,點點頭:「嗯,倒是我疏忽了。蕭老弟說的不錯,女孩子喝點紅酒有好處。」

沒一會時間,服務員送進一瓶紅酒:「請問,需要幫您打開嗎?」

「打開吧。」蕭風點點頭,接過打開的紅酒,親自幫韓爽倒了一杯。

韓爽更是泛起嘀咕,無事獻殷勤,非奸即盜啊!

其實蕭風心裡還真有點想法,這不丁丁要回來了嘛!趁著她回來之前,這些房客是能搞定一個是一個,到時候也能省不少事!他今晚就要拿下韓爽,讓她先搬出別墅去住兩天。

「來,話不多說,先干一個!」李南舉起酒杯,爽朗的笑道。

蕭風喝酒還真沒打怵過誰,點點頭:「好,我先祝李廳長能夠平步青雲!」

「哈哈,對,抓緊時間把『副』字去了,李廳長,這多好聽啊。」老王也站起來,舉起了杯子。

三個男人撞了下杯子,仰頭幹掉了杯中的白酒。

「親愛的,你要吃什麼?我給你夾。來,吃塊穿山甲的肉吧,這玩意也美容。」蕭風伸出筷子,幫韓爽夾了一塊。

韓爽心裡疑惑異常,蕭風今天出門前沒吃藥嗎?

「蕭老弟,咱不算外人!韓爽呢,其實是我侄女輩的。等我離開九泉,還望蕭老弟能多多照顧啊。」李南又給蕭風倒上酒,輕聲說道。

蕭風恍然,難怪李南今晚也把韓爽叫來了,原來是叔叔輩的。「放心吧,在九泉誰敢讓我家親愛的吃虧,老子就讓他吃屎!」

韓爽眉頭微皺,輕咬著穿山甲肉,有些咽不下去了。王八蛋,好好的吃飯,幹嘛要說這麼噁心的話。

「好,哈哈。」李南卻很高興,豎起拇指:「年輕人到底是有魄力!別人我不擔心,就是怕劉氏父子打小爽的主意。「

蕭風想起剛才的『碰碰車』,臉上露出一絲邪笑:「呵呵,我等著他們犯毛病呢!」

「老李,你是不知道!剛才我們來的路上,遇到了劉華的兒子。那小子叫什麼來著?」老王對李南把剛才的事情詳細了說了一遍。

李南大笑:「百萬的賓士,說撞就撞,現在的年輕人啊,真是瘋狂!」

「呵呵,有錢難買我高興!」蕭風有些囂張的笑著,哪知道李南下一句話,就讓他的笑容垮了下來。

「蕭老弟,你和小爽的事情,我已經告訴過她的爺爺!老爺子想見見你!不知道你什麼時候有空呢?」李南笑眯眯的看著蕭風,現在他對這個年輕人是越看越順眼了。

「啊?見家長?」蕭風傻眼了。

韓爽也是臉色大紅:「李叔叔,您胡說什麼呢!」

「小爽,這可是你爺爺的話哦,我只是當個傳話筒而已!放心吧,老爺子雖然眼光甚高,但蕭老弟也是人中之龍,一定會讓老爺子滿意的。」李南輕笑著說道。

韓爽皺著眉頭:「李叔叔,這件事情,我會給我爺爺打電話的,您就別跟著攙和了。」

「哈哈,隨你好了!哦,對了,過一陣子你父親可能會來九泉,不知道他會不會想見未來的女婿呢?」李南說完,轉頭看向蕭風:「蕭老弟,你可要做好準備哦。」

蕭風看了眼臉色紅潤的韓爽,有心要逗逗她。「放心吧,我一定能夠把我岳父大人給拿下!親愛的,你不要擔心哦!」

韓爽聽蕭風這麼說,恨得是咬牙切齒的,抬腿在桌下沖著蕭風就是一腳!

「唔。」蕭風悶哼一聲,吸了一口涼氣,奶奶的,這臭娘們穿著高跟鞋呢,下手也太狠了吧!

「怎麼了?蕭老弟。」李南注意到蕭風的痛苦表情,趕忙問道。

老王舉起杯子:「哈哈,老李,人家小兩口打情罵俏呢,你跟著問什麼!來來,喝酒,今晚不醉不歸!」

李南這才恍然,大笑起來:「好好,不醉不歸!」

三人八瓶茅台下肚,即使是蕭風,也有些迷糊的醉意了。至於韓爽更是不堪,一瓶紅酒見底,已經趴在桌子上睡著了。

「這,這是最後一瓶,喝完了,我們就走,怎麼,怎麼樣?」李南明顯喝多了,大著舌頭說道。

老王坐都坐不穩了,雙手住著桌子,大叫道:「好,喝!不醉…不歸!」

一瓶茅台很快的勻了出來,最後一杯酒下去,老王和李南一聲不吭,全部竄到桌子底下去了。這一次,三人是真正了放開喝的!酒,是與朋友一起喝的!三人走到現在,已經算得上朋友!

蕭風看著趴在桌下的兩人,臉上儘是醉笑:「憑你們也和老子拼酒?要不是老子今天心情不佳,再來兩瓶也沒問題!」

常喝酒的人都知道,心情不好喝酒易醉。因為丁丁的問題,蕭風愁的愛都不想做了,可想而知心情有多麼鬱悶了!能堅持喝到現在,蕭風已經很佩服自己了。

蕭風搖搖晃晃的站起來,走到韓爽身邊,輕輕拍打著她的肩膀。「韓爽,走,我們回家去。」

韓爽睡的正香,只感覺迷迷糊糊中有人拍打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