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男生小說 > 都市娛樂小說 >玩美房東 >第一百九十三章沙灘上的懈逅

第一百九十三章沙灘上的懈逅

小說:玩美房東| 作者:寂寞的舞者| 類別:都市娛樂

徐徐海風,吹亂了韓爽一襲黑色的長髮。

一望無際的碧海藍天,柔軟細膩的金色沙灘,奇形怪狀的岸邊礁石……所有美好的景象,都被韓爽給無意的忽視了。在她眼裡,世界已經儘是灰色!

韓爽面朝大海,緩緩走在沙灘上。身後一個個凌亂不堪的腳印,正如她此時的心情,焦躁而不安,彷徨而無助!

不知道走了多久,似乎是走的累了。韓爽彎下腰,坐在了沙灘上,任由小小的浪花拍打著她的肌膚。

看海,是韓爽來九泉後養成的習慣!每當有什麼煩心事,她都會跑來這裡,看看波瀾壯闊的大海,一切煩惱都會煙消雲散!

海納百川,這需要多大的胸懷?韓爽所追求的,正是這種博大的胸懷!但是這次,她失望了!大海並沒有讓她消除煩惱,反而更加的急躁不安!

看著腳下翻滾的浪花,韓爽總會莫名的想起雪白床單上的幾朵紅梅。尤其是下體陣陣撕裂般的疼痛,時時提醒著她昨晚發生的事情。

韓爽就這麼靜靜的坐著,耳邊除了波濤聲,再也沒有其他的聲音!整個人,彷彿也融海洋中,變成海的一部分。

「這位小姐,你沒事吧?」忽然,一個天籟般動聽的聲音,伴隨著波濤聲響起。這個美妙的聲音,與波濤聲相融相合,沒有絲毫顯得突兀。

靜坐的韓爽,原本獃滯的眼睛轉了轉,恢復了一絲活氣。韓爽發誓,這是她這輩子聽過的最好聽的聲音。什麼聲如銀鈴,鶯歌燕語之類的辭彙,根本不足以形容其萬一!

韓爽緩緩轉頭,一個身著白色休閑裝的靚麗女孩出現在她的視線中。聲美人更美,即使是身居美女之列的韓爽,在看到女孩的第一眼,都會忍不住升起一絲嫉妒。

精緻至極的五官,白嫩如雪的肌膚,紫紅色的長髮,猶如從遊戲動漫中走出的美少女,美的不太真實!幸好,韓爽是女人,不會異性相吸!她確定,這個女孩走在大街上,回頭率絕對超過百分之二百!

「我沒事,謝謝。」韓爽搖搖頭,目光從女孩臉上收回,重新看向大海。

女孩初見韓爽正臉時,也是稍稍一愣,暗嘆她的漂亮。看著韓爽孤單無助的背影,一股同情自心中迸發。

女孩甩掉腳下的鞋子,赤著腳丫拎著褲腿,淌著涼爽的海水,走到了韓爽的身邊。「你有心事嗎?」

韓爽仰頭看了眼女孩,勉強露出一絲笑臉:「我沒事,就是想看看海。」

「不,你有心事!」女孩搖搖頭,認真的說道。

韓爽看著女孩認真的表情,嘆口氣:「嗯,我有心事,所以我來看海!」說著話,手指輕輕撫摸著翻滾的浪花。

「冒昧的問一句,可以告訴我嗎?我沒有惡意,只想做個傾聽者!也許,你說出來會好受一點!」女孩似乎覺得居高臨下說話不禮貌,也顧不上海水,坐在了韓爽身邊。

韓爽心裡苦笑,這種事情,又怎麼能隨便告訴別人呢!不過,自從女孩出現,原本冰冷的心,再次重新煥發出了生機。動聽悅耳的聲音,精緻漂亮的面容,無一不是賞心悅目的,甚至超過了一切自然景觀。

「如果我們有緣再見,那我再告訴你吧。」韓爽看著女孩精緻的臉,應付著說道。

女孩也不強求,笑了笑:「好啊,那我告訴你,我的心事吧!你說,男人是不是特討厭?」

這句話深度引起韓爽共鳴,點點頭:「是,男人都討厭!」

「我已經被那個男人煩得要死要死,可他還是窮追不捨!你說,我該怎麼辦?」女孩臉上出現一絲愁容,看著韓爽問道。

韓爽盯著女孩絕美的臉,忍不住笑了:「你這麼漂亮,自然會有男人追咯!不喜歡,那就拒絕吧!」

「呵呵,你也很漂亮呢!」女孩拍打著浪花:「我拒絕過,但是沒有用!他總是喜歡用九千九佰九拾九朵玫瑰來追我!殊不知,我根本不喜歡玫瑰花!當然,就算他用什麼花追我,我都不會喜歡他。」

「哈哈。」韓爽被女孩的話逗樂了,心裡的陰霾再次驅散不少。她看著女孩的臉,剛準備說什麼,忽然眉頭皺起,有些不確定的問道:「我好像在哪見過你,你叫什麼名字?」

「見過我?」女孩露齒一笑:「可能吧,很多人都見過我呢!我叫慕容雪,你呢?」

「慕容雪?慕容雪?!」韓爽嘟囔著這個名字,努力在想在哪聽過這個名字。忽然,大腦中電光一閃:「你是女神慕容雪?」

難怪自己看到這個女孩會覺得面熟!難怪自己覺得在哪聽過慕容雪這個名字!這兩年誰最火?中國人甚至亞洲人都會不約而同的想起一個名字,慕容雪!

慕容雪,2010年出道,當年就憑藉一首『祭祀』,火遍大江南北!這兩年出了幾張專輯,每張都是大賣!她的每首新歌,都會以雷霆之勢拿下各大網路音樂榜單的首位!

曾經有圈內資深人士斷言,慕容雪會是未來五年,中國乃至整個亞洲最耀眼的明星!更加難能可貴的是,自從慕容雪出道後,從來沒有爆出過她的緋聞!這在緋聞滿天飛的娛樂圈中,可謂是一個奇蹟!

大陸,香港,台灣等多位前輩對慕容雪都頗為讚賞!甚至娛樂圈常青樹劉天王,都當眾表示對慕容雪取得的成績很是欽佩!

韓爽盯著慕容雪,以往女同事對自己介紹的資料全部都想了起來!她記起來了,她那個同事是慕容雪的鐵杆雪花,多次拿著專輯給她看。上面,有慕容雪的照片,難怪會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