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男生小說 > 都市娛樂小說 >玩美房東 >第一百九十五章警察抓人

第一百九十五章警察抓人

小說:玩美房東| 作者:寂寞的舞者| 類別:都市娛樂

槍聲響起,驚飛幾隻海鷗,發出啼叫,直撲向遠處海面。

韓爽緩緩收起沙漠之鷹,眉頭微皺著,眼前浮現出蕭風的笑臉。他讓林琳給自己打電話,是什麼意思?是吃完抹嘴撇乾淨還是他根本不知道昨晚的事?

酒後亂.性,誰又能分清孰是誰非?韓爽有些痛苦的搖搖頭,或許蕭風真不知道昨晚的事情吧!

算了,不去想了,無論是他故意也好,酒後亂.性也好,該發生的事情已經發生了,現在計較這些又有什麼用呢?!

「韓爽姐,你在想什麼?」慕容雪臉色有些蒼白,看著發獃的韓爽問道。

韓爽驚醒過來,忙搖搖頭:「沒什麼!」說完,擦了擦臉上的淚,視線漸漸清晰起來。「你沒事吧?」

「我沒事,但他們好像有事。」慕容雪指了指四周的混混,有些擔心的說道。

韓爽目光投向四周的混混:「放心吧,死不了。」說完,掏出手機,撥打了電話。「喂,小江,我是韓爽。我在鶴嘴海灘這邊,遇到幾個混混,企圖非禮我,已經被我制服。好,你帶人過來吧,我等你。」

「韓爽姐,你好厲害啊。」慕容雪到底是娛樂圈出來的,很快就恢復了常態,滿臉欽佩的說道。

韓爽露出一絲笑意:「如果連幾個混混都制服不了,那我還算什麼警察。」

「韓爽姐,你同事就要過來了,我去外面車上等你,好不好?」慕容雪有些不好意思的看著韓爽,輕聲說道。

韓爽瞭然,慕容雪的身份有些特殊,此時確實不宜在此露面。一旦慕容雪卷進這件案子中,那對她只有壞處沒有好處。

「嗯,你去車上等我,我處理完了過去找你。」韓爽點點頭,答應下來。

慕容雪見韓爽答應下來,這才赤著腳丫,向著沙灘外走去。

「你的鞋子。」韓爽忙指了指沙灘上的鞋,大聲說道。

慕容雪轉過身,目光停留在沙灘上的鞋子,臉上閃過一絲厭惡:「被他們碰過了,我不要了。」說完,轉身快步離開。

韓爽看著慕容雪離開的背影,心裡決定,回去一定買幾張她的專輯聽聽。說話聲音都如此美妙,那歌聲豈不是更加動人?

「蕭風,我到底該怎麼面對你!」韓爽沖著大海,張開雙臂大聲吼道。

小江並沒有讓韓爽等太久,開著兩輛商務警車,呼嘯而來。

「韓爽姐。」小江沖著韓爽打著招呼。

在面對其他人的時候,韓爽的臉又冷了下來:「嗯,小江,把他們銬起來,先送去醫院治療一下。」

小江走到幾個混混前,額頭忍不住冒出冷汗,到底是警局第一強悍姐啊!五個混混,竟然三人中槍!其餘兩個,一個昏迷,一個捂著褲襠蜷縮著,活脫脫一個大蝦!作為男人,小江自然知道他這是怎麼了!

「哥們,沒斷吧?」小江拿出手銬,銬住了大蝦男,戲謔的問道。

混混疼得滿臉的淚水:「斷了!」

「得,我先送你們去醫院,然後再帶你們回警局。」小江滿臉同情,一腳踹在了他屁股上:「趕緊起來,別在地上裝死!」

幾分鐘後,五個混混或押或抬,全部進了商務警車。小江把車門關上,轉頭看著韓爽:「韓爽姐,你跟我們回去嗎?」

「你先送他們去醫院,明天我回去親自處理他們。」韓爽冷冰冰的說道。

小江點點頭:「好嘞,那我們先走了。」轉身剛要走,又想到什麼,回頭看著韓爽:「韓爽姐,咱警局已經換成劉局當家了,你要小心點!」

「嗯。」韓爽見小江關心自己,臉色稍緩的點點頭:「我有數。」

「那就行,我走了!」小江笑了笑,和幾個警察快速的開車離開。

韓爽見警車離開後,這才緩步向著外面走去。至於沙灘上的血跡,等漲潮的時候,自會消失不見!大浪淘沙,能淘盡一切。

一輛紅色敞篷保時捷跑車,靜靜的停在路邊,極顯張揚的本色。車中,慕容雪正擺弄著手機,刷新著微博。

韓爽還未走近,就聽到一陣猶如天籟的歌聲自車載音響中傳出,聲音動聽悅耳,不知不覺的陷入一個美妙的音樂世界。

「這就是慕容雪的歌嗎?」韓爽聽得如痴如醉,只感覺全身都輕飄飄的,彷彿要飛起來了一般。

一首歌聽完,韓爽才緩過神來,走向保時捷:「你的歌聲很美。」

「呵呵,謝謝哦。」慕容雪臉上露出開心的笑容:「都處理完了嗎?我剛才聽到警笛聲了呢。」

韓爽點點頭:「都處理完了,明天我會親自回去做筆錄,沒有人知道你今天在現場。」

「謝謝你了,韓爽姐。」慕容雪打開車門:「上車吧,我中午請你吃飯。」

韓爽想了想,搖搖頭:「改天吧,我今天有點事情。走,先把你送回賓館。」

「好啊。」慕容雪笑了笑:「改天你有時間,隨時給我打電話哦。」

保時捷發出陣陣轟鳴,在韓爽的指揮下,直奔慕容雪所居住的賓館而去。

「韓爽啊韓爽,你為什麼是處女呢?如果不是處女,那我就不會有負罪感了。」蕭風坐在韓爽的床上,眼睛盯著雪白床單上的紅梅,忍不住搖頭嘆息。

他趁著琳琳睡覺,跑韓爽房間來消滅一切證據的。這幾朵紅梅花,是他首先要消滅的目標!蕭風揉了揉太陽穴,看了眼時間,距離韓爽所說的半小時時間,僅剩下十分鐘了。

蕭風揪著床單,猶豫一下,還是鬆開了手:「算了,鐵證都在韓爽身體里了,再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