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男生小說 > 都市娛樂小說 >玩美房東 >第一百九十九章男人的懲罰!

第一百九十九章男人的懲罰!

小說:玩美房東| 作者:寂寞的舞者| 類別:都市娛樂

公安局斜對面賓館門口,劉磊摟著艷梅,從裡面走了出來。看得出來,兩人剛進行了一番深入了解。

有句話說得好,男女交往要密切,那就得你知道我長短,我知道你深淺!

經過深入了解的兩人,顯然親熱了不少。「磊少,今晚我等你電話哦。」艷梅雙手摟著劉磊的胳膊,媚笑著說道。

劉磊就猶如吃了腥的貓一般,咧咧嘴:「小騷.貨,真夠味!好,等我電話!你先逛街去吧,我回去繼續對付蕭風!這一次,一定要弄死他!」

「嗯,狠狠弄死他!這個王八蛋,那天就狠狠弄得我,磊少可得為我做主啊!」艷梅可憐巴巴的說道。

劉磊嘿嘿笑著:「那小子在床上能幹不?有我厲害?他怎麼弄的你?」

「哎呀,討厭,當然不如磊少你了!就他那慫樣,進去兩分鐘就完蛋,最後還得綁著筷子硬撐著。」艷梅哪裡知道蕭風的戰鬥力,隨口亂說著。

劉磊大樂:「原來這小子在床上是個慫蛋啊!哈哈,我先走了。」說完,擺擺手,向著斜對面的公安局門口走去。

距離賓館不遠處,一個紅毛混混手裡拿著手機,撥出了號碼:「喂,羽哥,我發現目標了!地點在公安局斜對面賓館門口。」

「好,我馬上帶人過去!別跟丟了,隨時保持通話。「張羽冰冷的聲音響起。

「是,羽哥。」紅毛混混心中有些激動,奶奶的,這次輪到我立功了吧!看艷梅要走,他也溜溜達達的跟在了後面。

艷梅進超市轉了一圈,買了一盒女士香煙出來,抽著煙開始在街上胡亂的逛了起來。

「xx路東首位置。」

「xx路南首位置。」紅毛混混不斷把艷梅的行蹤報告給張羽。

「我們到了,準備行動。」張羽坐在白色麵包車中,眼睛盯著不遠處的艷梅,下了命令。

紅毛混混點點頭,收起手機,快步向著艷梅走去。「小姐,這是你掉的錢嗎?」說著話,把手裡的一百塊錢遞了過去。

艷梅先是一愣,隨即笑了笑:「嗯,謝謝你哦,帥哥。」

「不客氣,呵呵。」紅毛混混笑得也很燦爛。

就在此時,一輛白色麵包車呼嘯而來,發出刺耳的剎車聲,停在了艷梅身邊。不等艷梅反應過來,車門打開,紅毛混混一把摟住艷梅的肩膀:「動手。」

隨著話落,麵包車中跳出兩個人,與紅毛混混抬起艷梅,抖手扔進麵包車裡,然後跳上車揚長而去。

整個過程不足十秒鐘,等到附近行人反應過來的時候,白色麵包車已經消失在了路口。諸多行人掏出手機,猶豫一下,又把手機放回了包里。這年頭,人人都奉行著『多一事不如少一事』的做人態度,免得惹出什麼麻煩。

「艷梅?」副駕駛座上,張羽回過頭,冰冷的目光投向后座上的女人。

艷梅花容失色,瞪著恐懼的眼睛:「你們是誰?為什麼要抓我?放開我,我男朋友是警察!」

「啪」,清脆的耳光聲響起,張羽緩緩收回了手:「你最好閉嘴,要不然我不介意把你現在就扔下車。」

艷梅看著高速行駛的麵包車,身體猛地一抖。這時候被扔下去,那純粹是找死!「不,不要啊!」

「唧唧歪歪,紅毛,打暈她。」張羽轉過頭,冷聲說道。

紅毛混混點點頭,揚手在艷梅脖頸後面狠狠重擊一下。脖頸遭到重擊,會使人陷入短暫的昏迷,這點常識,出來混的差不多都知道。

艷梅只感覺脖子一痛,隨即失去了知覺,身體軟軟的倒在了座椅上。

「羽哥,我們去哪?」司機轉頭看著張羽,輕聲問道。

「地獄火。」張羽聲音冰冷,從兜里掏出手機,撥通火天的電話:「喂,阿天,我找到那個女人了,我們現在就回地獄火。」說完,掛斷了電話。

麵包車疾馳在路上,半小時左右,回到南城地獄火!車直接開進後院,火天已經等候在院子中。

「把她抬下來,找個房間先關起來。」張羽沖著車裡的幾個小弟說道。

幾個小弟點點頭:「是,羽哥。」說完,拉開車門,把艷梅從車上抬下,匆匆進了地獄火內部。

「你是怎麼找到她的?」火天掃了眼被小弟抬著的艷梅,笑著問道。

張羽咧咧嘴:「秘密!阿天,準備打算怎麼對付這娘們?」

「風哥說她很喜歡男人,咱天門最不缺的就是男人了。」火天臉色略顯猙獰的笑了起來。

張羽豎起拇指:「和我想一塊去了!臭娘們,**!」說著話,兩人嘿嘿笑著,向著地獄火裡面走去。

「哎,我說阿天,你前幾天買的dv呢?待會拿出來,全程錄像!等風哥回來後,也得讓他看看,解解氣!這臭娘們,我看得找一百個小弟輪,你覺得怎麼樣?」張羽的聲音,漸漸的聽不清了。

審訊室中,蕭風無聊的坐在板凳上,目光時不時的瞟向旁邊的兩個警察,終於鼓不住說道:「我說,哥們,去買副撲克,咱打撲克唄?」

「不玩。」小周搖搖頭,冷聲說道。剛才他親眼看著『小趙』被踹斷了肋骨,哪還敢再招惹蕭風。

蕭風又把目光投向另一個新來的警察:「哎,哥們,你玩么?」

這小警察可能是剛從警校畢業,正處於嫉惡如仇的階段。「閉嘴,王八蛋,犯了罪還敢這麼囂張?」

小周一聽,趕忙拉了拉他:「別亂說話,小心惹禍上身。」

蕭風看著小警察青澀的臉,搖搖頭,恐怕過不了多久,他也會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