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男生小說 > 都市娛樂小說 >玩美房東 >第二百章最毒娘們心

第二百章最毒娘們心

小說:玩美房東| 作者:寂寞的舞者| 類別:都市娛樂

十個小弟盯著艷梅白花花的身體,眼睛中浮現出蕩漾的光芒,上下其手,開始胡亂的摸了起來。

艷梅身體微微顫抖著,疼痛感與快.感竟然同時產生,嘴裡發出近乎呻.吟的叫聲:「不要,不要啊。」

「媽的,這騷.娘們,竟然出水了!」一個小弟從艷梅大腿根部抽出手來,在她身上擦了擦濕漉漉的手,忍不住笑罵道。

「哈哈,你把她搞濕了,那你就上唄!你不會不敢吧?**忘帶了?」其他小弟紛紛起鬨著。

小弟被眾人這麼一激,不由得怒道:「媽的,你們**才沒帶!」說著話,往下一拉大褲衩,身體壓在了艷梅身上。

艷梅被小弟壓著,心裡的恐懼瞬間化作了快.感,嘴裡發出尖叫:「啊…」

火天和張羽搖搖頭,這娘們在這種情況下都能發.騷,果真是個極品!看著十個小弟玩弄著艷梅,兩人心中升不起一聲罪惡感。

有些人,不值得可憐!艷梅,就是其中的代表人物!火天和張羽用的方法雖然不為普通人所接受,甚至在觸犯法.律!但別忘了他們是什麼人!混在黑道上的人,又有幾人在乎過法.律?

相比較動不動滅人滿門,或者殺妻辱女的那些黑道份子,兩人的手段顯然很溫柔了!黑道,有黑道的規則!暴力,血腥,踐踏法.律,永遠是黑道的主流色調!

同樣,黑道也是最講究因果的一個圈子!比如艷梅,蕭風放過她,她卻參與這件陰謀陷害蕭風為因;現在她被天門小弟壓在下面輪了,那就算是果!

不過,顯然艷梅這個極品女人,已經漸漸進入了快.感狀態,滿臉的享受,恐懼已經被驅趕到心底最深處了。

「阿天,我怎麼感覺咱倆是冤大頭啊。」張羽錄了一會,感覺沒意思,招手叫過一個小弟,讓他繼續錄製。

「怎麼說?」火天疑惑的看了眼張羽。

張羽指了指地上的艷梅:「看看她,估計心裡舒坦著呢!奶奶的,讓她過足了癮啊!」

「呵呵,這才十幾個小弟,著什麼急。一百個小弟,今天就算她那玩意是精鋼鑄造的,也得給她磨碎了不可!」火天邪笑著說道。

張羽咧咧嘴,也笑了起來:「對對,鐵棒都能磨成針,別說她這玩意了!小三子,再去叫十個人進來!」

小三子有些眼饞的盯著艷梅,轉頭沖張羽嘿笑道:「羽哥,我再來一次怎麼樣?」

「你妹的,一人一次!等後面兄弟輪完一遍,想上的可以再上!」張羽笑罵道。

小三子忙點點頭:「嘿嘿,好好。」說完,轉身跑出了包房。幾秒鐘時間,又有十個小弟從外面走了進來。

半小時過去,張羽有點受不了了:「那啥,阿天,你自己在這看著,我先去上個廁所。」

「上廁所?我看你是忍不住了!回你房間找你那個叫什麼『小葉』的妞吧。」火天取笑著說道。

張羽訕笑著:「老子一年輕大小夥子,看現場直播,能沒反應嘛!」說著話,站起來匆匆的走了。

火天見張羽走了,也忍不住站起來:「兄弟們,好好伺候爽了!排排坐,輪著來,可別打起來啊!一會我再回來驗收!誰不出力,老子讓他做太監。」說完,也離開包房,找妞泄火去了。

艷梅躺在地上,對於張羽和火天的離開絲毫沒有注意到,嘴裡發出尖叫,承受著一個又一個小弟的蹂躪。

火天回到自己房間,打電話叫了兩個妞過來。剛掛電話,鈴聲響了起來。

「喂,妹子,什麼事?」火天看了眼號碼,接起了電話。

「火天,風哥出事了,你知道嗎?」火舞嚴肅的聲音響起。

火天點點頭:「嗯,我知道,風哥給我打過電話!你在哪呢?別墅?」

「我在別墅,風哥到底犯了什麼罪,怎麼又抓進去了?」

火天想了想,還是把來龍去脈告訴了火舞。

火舞一聽炸了:「媽的,火天,你還等什麼,趕緊派人去抓那個娘們!然後帶回來找小弟輪死她!」

「……」火天額頭冒出冷汗,自己這個妹妹是越來越強悍了,活脫脫一個洪興十三妹啊!都說最毒娘們心,這話果然不錯!自己雖然找小弟輪艷梅,但也沒想過輪死她呀!

「火天,你怎麼不說話了?告訴我這娘們長得什麼樣?老娘我親自抓她去。」火舞怒聲道。

火天忙搖搖頭:「別,那個娘們已經抓到了,現在就在地獄火呢!額,我正按照你說的在做。」

「做什麼?我說什麼了?」火舞先是一喜,隨即愣道。

「你不是說,找小弟那啥她嗎?」火天對自己妹妹說話,也不敢太隨意了。

火舞那邊靜了幾秒鐘,隨即叫道:「你找小弟輪她了?怎麼樣?死了沒?」

「還沒,找了一百個小弟。」火天擦了擦冷汗,不行了,必須找個人教育教育火舞,要不然真得變成小太妹不可。

火舞又靜了幾秒:「火天,你小子心夠狠啊,還找了一百個?」

「我日,不是你說要輪死她的嗎?我比你心慈手軟多了,又沒打算讓她死!」火天忍不住怒了。

「額,好吧!」火舞不好意思的笑了笑:「這樣的臭娘們,就不能便宜了她!什麼啤酒瓶啊,狼牙棒呀之類的,全給她用上!對,還有辣椒面胡椒粉,全一股腦塞進去!」

「……」火天忍住摔電話的衝動:「妹子,你還有事嗎?沒事我掛了。」

「我最後問一句,風哥沒大事吧?」火舞大聲道。

火天想了想:「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