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男生小說 > 都市娛樂小說 >玩美房東 >第二百零五章二進宮

第二百零五章二進宮

小說:玩美房東| 作者:寂寞的舞者| 類別:都市娛樂

地獄火辦公室中,張羽經過抗議無效後,只能接受了蕭風的安排,準備過幾天出國進行訓練。

「別了,九泉的妹紙;別了,九泉的妹紙;再別了,九泉的妹紙!妹的,難道老子真是下體思考的動物?除了挂念九泉的妹紙外,就沒有其他挂念的了?」張羽坐在沙發上,有些悲哀的想到。

「風哥,除了這個女人外,還有其他事情需要我們來做嗎?」火天看著蕭風,認真的問道。

蕭風想了想,搖搖頭:「暫時沒什麼事情了!對了,小羽子,那個山寨貨,查出背後是誰指使的了?」

張羽聽蕭風提到這個問題,壓下其他念頭,點點頭:「是一個熟人。」

「熊霸?」蕭風眼睛眯了眯,冷聲問道。

張羽一愣,豎起了拇指:「風哥,這都能猜得到?不錯,就是熊霸!」

「呵呵,這老小子最近很不老實啊!看來是需要給他點顏色看看了。」一抹殺機,自蕭風眼中稍瞬即逝。

張羽點點頭:「沒錯!必須要給他點顏色看看!風哥,你看,我還得對付熊霸,你就別讓我出去了唄!你放心,以後我絕對心狠手辣,就是弱娘們,我也該殺就殺!」

「能殺人,不是心狠手辣!熊霸的事情,我會在你走之前,給你機會解決掉的!培訓不會很長的,最多三個月。」蕭風笑著說道。

張羽咧咧嘴:「三個月?那麼久?」

「你在島上的這三個月,絕對會讓你受益終生!我知道你小子的心思,不就是怕沒有娘們嗎?我告訴你,島上有的是娘們,只要你有足夠的實力,別說雙.飛,就是十飛,也沒人管你!」蕭風誘惑著說道。

張羽一聽這話,眼珠子瞪的溜圓:「真的?」

「真的。」

「好,那我去了!」張羽點點頭。

「時間不早了,我得走了,還得去看守所呢。」蕭風聳聳肩,站了起來。

火天想了想,從抽屜中拿出一塊手機:「調成靜音,帶在身上吧。」

蕭風接過來:「好,我走了,你們都注意點。遇到什麼事情,一定要穩住了。」說完,向著外面走去。

蕭風鑽進警車,看了幾眼,兩個警察睡的正香呢。摸了摸脖子上的玉墜,嘆口氣,一會還得費勁。

「我走了。」蕭風打聲招呼,發動起車,緩緩離開了地獄火,向著東南兩城交界處開去。

警車在距離看守所兩里地的時候停了下來,蕭風解下胸前玉墜,有些晃神,自己回來這麼久了,父母的消息一點都沒有!唉!算了,不多想了,先解決眼前的麻煩吧。

蕭風搖擺著玉墜,對著副駕駛的小周就是一耳光。小周悠悠轉醒:「這是在……」

「你剛才去喝酒了,喝醉了,你剛才去喝酒了,喝醉了……」蕭風嘴裡輕緩的說著。

「我去喝酒了,喝醉了。」小周嘴裡說著話,點點頭。

蕭風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,這玩意比大戰一場都累得多啊!最費得是心神!稍作休息,又把另一個警察喚醒了,蕭風則坐回后座椅上。

警車緩緩向看守所開去,兩個警察看不出絲毫異常,辦了手續交接,離開了看守所。蕭風有點犯嘀咕,這是他第一次運用催眠術來做這種事情,能否成功,他也沒底。

催眠術,古老而神奇!雖傳言,催眠術源於希臘,但教蕭風催眠術的人卻告訴他,真正的催眠,起源於中國,已經有上千年的傳承!

自從學會了催眠術後,他就忘在了腦海深處!不過,自從在劉靚身上嘗到甜頭後,蕭風就決定,沒事多用用!看兩個警察的反應,顯然效果是不錯的。

當然,催眠術並沒有多玄乎!這玩意就像是魔術,在普通人眼裡,神奇異常,但說白了,其實真沒什麼。

據蕭風所知,這個世界上,與催眠有相同類似的,除了魔術外,比如泰國的降頭術,日本的傀儡師等等,這些都是真實存在而又被世人所不能接受的。

「走吧,我帶你去號子里。」看守所的警察,推了蕭風一把,把他從自己的思緒中驚醒過來。

蕭風點點頭:「哦。」說完,跟著這個警察,向著走廊盡頭走去。

「今天你就在003號住吧。」警察指著一扇鐵門,冷冰冰的說道。

蕭風也沒有生氣,笑了笑:「多謝了,哥們。」說完,從兜里掏出一包中華,遞了上去:「哥們,抽煙。」中華煙,還是他剛才在地獄火順了火天三盒。

警察看了蕭風一眼,接過香煙,那張死了爹一樣的臉也露出笑容:「嗯,挺懂事,進去吧,有事記得喊我。」

「好的,謝謝咯。」蕭風點點頭,推開門走了進去。

警察拿著煙,邊走邊嘀咕,唉,小子,不是我不幫你,劉磊發話了,讓好好整整你!看在你這盒煙的份上,我多盯著點吧,別讓他們打得太慘。死亡003,不是白叫的啊!

蕭風進了號子,掃了眼裡面的九個人,向著唯一的空鋪走去。上面沒有被子,只是一張空床板,光禿禿的。

蕭風跳上去,四下掃了眼,在一個靠門的位置發現了自己的被褥。一個光頭很享受的把被褥依靠在身後,瞪著三角眼看向這邊。

蕭風沖他笑了笑,收回了自己目光,沒有說話。吹了吹床板上的灰塵,躺在上面,靜靜的想著事情。

「新崽子,過來拿被子。」光頭沖著蕭風喊了一句。

「你蓋吧,我不冷。」蕭風搖搖頭。

其他八人見蕭風這麼不識相,紛紛從床上跳下來,把蕭風的床鋪圍了起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