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男生小說 > 都市娛樂小說 >玩美房東 >第二百零六章博弈的結果

第二百零六章博弈的結果

小說:玩美房東| 作者:寂寞的舞者| 類別:都市娛樂

辦公室中,隨著郝天來的話落,氣溫陡然降低不少。

劉華瞪著眼睛,心裡微微顫抖:「天來,你剛才說什麼?」

「我想讓蕭風死在監獄!劉局,這次聽清楚了嗎?」郝天來微笑著,「這是郝家的意思。」

「郝爺也是這個意思?」劉華擦了擦冷汗,坐不住了。這種情況,比郝家和馮家一個意思還要讓他難做。雖然他心中也想讓蕭風死,但剛收了馮氏一千萬,又怎麼辦呀!

郝天來點點頭:「我家老爺子,也是這個意思。」

劉華冷汗有些止不住了,錢果然不好亂拿啊!今天這事兒處理不好,恐怕自己這個局長是當不消停了!「可是,馮二爺他…」

「那是你的事,與我無關!劉局,我只是來告訴你,郝家的意思而已!」郝天來輕笑著,但語氣卻拒人於千里之外。

王昔扶了扶眼鏡,輕笑道:「劉局,這是王家的薄禮,王家和郝家一個意思哦。」說著,紅包輕輕推了過去。

劉華看著王昔推過來的錢包,忽然有種心驚膽戰的感覺!

「劉局,看見我拄著拐來的嗎?」畢千鈞語氣微怒,拍了拍手裡的拐:「這是蕭風給我打傷的,今天我來,就是想讓他死!我家老爺子說了,劉局會辦妥這件事情的。」說完後,也把紅包遞了上去。

馮老二眯著眼睛,目光逐一掃過三人:「必要治蕭風於死地?」

「馮二爺,這是我家老爺子的意思。如果您有什麼異議,還請去找他談。」郝天來輕笑著,緩緩說道。

馮老二手指敲擊著桌子,轉頭看向劉華:「劉局,你的意思呢?」

「啊?」劉華嚇了一跳,怎麼引自己身上來了?!你們談你們的,誰勝了我聽誰的不就得了嘛!「那個…蕭風的事情,我們稍後再議,怎麼樣?」

馮老二眉頭微皺,肥臉上閃過厲色:「稍後再議?你想怎麼個議法。」

劉華心中一抖,只感覺兜里的支票和紅包滾燙滾燙的。「馮二爺,你看,這不是讓我為難嗎?」

劉華不傻,雖然馮氏牛逼,但郝家王家畢家,哪個拿出來都不比馮氏弱!甚至郝家排名要比馮氏更強!一面是三方勢力,一面是一方勢力,得罪哪邊,傻子都能算的清楚!

不過,對於得罪馮老二,劉華心裡打怵的很!馮老二早年撈偏門的時候,心狠手辣,甚至搞過震驚全國的大案。即使這樣,他依舊沒有倒,足能看出他頭頂的保護傘有多牛逼了!

「為難?收老子支票的時候,怎麼沒覺得為難?」馮老二冷冷的笑著,毫不留情的說道。

劉華臉色有些難看,但依舊沒敢把支票和紅包掏出來,狠狠摔在馮老二的臉上。他知道,一旦他這麼做了,那就和馮老二徹底鬧翻了!「那個……」

「劉局,馮二爺出了多少錢,我出雙倍,怎麼樣?」郝天來淡淡的說道。臉上的笑容,自從進門後,就一分沒有減過。

馮龍盯著郝天來的笑臉,真想狠狠的上去抽幾耳光,這小子就是一毒蛇,笑裡藏刀的玩意!這次要不是傍上了蕭風,他還真對郝天來有點打怵。

「郝少,郝家錢很多嗎?呵呵,錢多也買不回人命吧?我前兩天還聽說,郝家的黑影小隊,全軍覆滅了。郝少,這事兒是真的嗎?」打蛇打七寸,馮龍深知這個道理。

郝天來聽到這話,臉上笑容瞬間消失,變得猙獰起來:「馮龍,這話你是聽誰說的?」

「郝少,黑影小隊全軍覆滅?」王昔和畢千鈞也是滿臉的震驚。

馮老二肥臉上的笑容僵了僵,目光也投向兒子。這件事情,兒子怎麼沒告訴自己?同時心裡有些擔心,今天如果處理不好,恐怕馮氏就要正式與郝家宣戰了。

辦公室中的人,就屬劉華最疑惑了,黑影小隊是什麼東西?他才剛做局長,有些事情,自然不是很清楚!如果換做李南在這,他恐怕也會震驚了吧!

馮龍看著郝天來臉上的猙獰,得意起來,媽的,不是保持著笑臉嗎?你妹的,你倒是再給爺笑一個啊!

「呵呵,郝少,這可能是謠傳!你別激動,等我想想是誰說的,非得抽這小子不可!黑影小隊乃郝家三大王牌之一,怎麼可能全軍覆滅呢?謠傳,絕對的謠傳!」馮龍略顯戲謔的笑著。

郝天來眼睛眯起,周身瀰漫著殺氣:「龍少,飯可以亂吃,話不可以亂說!」

「郝少,我也勸你一句,話亂說了,也許不會惹大禍!但不該做的事情做了,不該惹的人惹了,那可是需要賠上身家性命的!」馮龍說完,轉頭看著王昔:「王少,你一直是郝少的智囊,你覺得我說的話對嗎?」

王昔面無表情,沒有搭話。從郝天來的表情來看,黑影小隊恐怕真的全軍覆滅了!蕭風,竟然如此強悍嗎?

「大龍,別亂說話!黑影小隊,曾為郝家立下赫赫戰功,誰人不知其威風?怎麼可能被人說滅就滅了呢!」馮老二沖兒子呵斥道,心裡卻暗笑,這事恐怕與蕭風和兒子有關吧!媽的,太爽了!年輕人,果然是瘋狂!

一時間,辦公室氣氛有些冰冷沉悶,幾人心裡各有心思。

「馮二爺,身為九泉市十方勢力,難道我們不該統一步伐,保持現在的格局嗎?我記得,你和我家老爺子,也有交情!」郝天來恢復一下心情,打破了沉默。

馮老二做猶豫狀,最後點點頭:「我和郝仁交情是不錯!那好,沖我們的交情,這事我可以不管了!」

「多謝馮叔叔理解。」郝天來把稱呼又變了回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