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男生小說 > 都市娛樂小說 >玩美房東 >第二百零八章我跟你干!

第二百零八章我跟你干!

小說:玩美房東| 作者:寂寞的舞者| 類別:都市娛樂

警察幫忙搬著啤酒,帶頭向著死亡003走去!難怪003那些猖狂的傢伙今天都慫蛋了,原來蕭風是黑幫大佬啊!還好自己沒狠狠得罪他,要不然估計下班時候,能出個車禍神馬的吧?警察心裡越想越害怕,決定一會把中華煙趕緊還回去。

『咔咔』,警察打開了鐵門,滿臉堆笑的推門進去:「蕭老大,睡了嗎?」

蕭風正盤腿聽黃力吹牛逼呢,見警察搬了一箱啤酒進來,不由得一愣,難道看守所現在這麼人道了?臨睡之前,還給瓶啤酒喝?不過他還是從警察的稱呼中,察覺出異常。

「風哥,我們來咯!」火天三人拎著大包小包,從門外擠了進來。

蕭風傻眼了,這三個貨,怎麼大晚上就跑過來了?「額,你們這是要幹嘛?」

「來給你送吃的啊,呵呵!原本我還想給你捎兩娘們來,阿天他們不讓!」張羽把燒雞神馬的扔在床上,咧著嘴笑道。

警察無語了,九泉的黑道份子果然猖狂的厲害啊!他們竟然還真有帶娘們的心思?

「風哥。」火天和馮龍也沖著蕭風打招呼,目光掃過號子里的其他犯人。

其他犯人也有些震驚了,進來這麼久,還沒遇到過這種事情!看守所是旅館嗎?想進就進來了?

「蕭,蕭哥,他們是誰呀?」黃力抽了抽鼻子,床上的燒雞味道真香啊。

蕭風這會淡定了,從床上站起來,挨個擂了一拳:「好小子們,算你們還有點良心,知道我沒吃飽飯,連夜給我送來了。」

警察在旁邊又抹冷汗了,完了,蕭老大沒吃飽,會不會怪罪自己?真是的,人家黑道大哥不是走到哪都很猖狂嗎?蕭風怎麼沒有這份子霸氣呢,還給自己送煙抽!

「那啥,蕭老大,這裡住著不舒服,要不給你安排個單間?或者你去我宿舍住去?」警察忙將功補過的說道。

蕭風拍了拍他的肩膀:「呵呵,不用,在這不錯!既然來了,那先別走了,一起吃點吧。」說完,轉頭喊了一句:「大家都別愣著了,今天吃那麼點雞肉,都不過癮吧?來,今晚敞開了吃!」

「蕭哥威武,蕭哥威武!!」包括黃力在內,所有人都振臂高呼!

火天三人相互看看,都有些驚訝,風哥才來這麼一會,就把這些牛鬼蛇神給收服了?

啤酒擺下,雞鴨魚肉都擺在了地上。犯人圍在周圍,臉上都帶著笑容。在號子里能吃上這些東西,是他們想都不敢想的事情!一切都虧了蕭哥啊,真是神通廣大!

蕭風見火天等人站著,笑了笑:「你們都吃飯來的?」

「沒,吃了一半,跑過來了!」火天搖搖頭。

「那等什麼,快坐下吧。」蕭風指了指酒菜:「有酒有菜,一起來吧。」

火天三人點點頭,一屁股坐在了地上,很快就和犯人們打成一片了。沒一會時間,就開始稱兄道弟起來。

警察倒是有些緊張,頻頻對那些犯人使眼色。什麼死亡003,和火天他們比起來,差了不是一個檔次!但犯人卻都鳥都不鳥他,繼續和火天三人稱兄道弟。

半個多小時過去,警察也有點暈乎了,捧著茅台的瓶子:「等著,我宿舍還有兩打啤酒,我去拿過來。」說完,爬起來走了,甚至號子門都沒關。

「兄弟們,來乾杯!」蕭風舉著酒杯,大聲說道。

「蕭哥,乾杯。」犯人們大喊著,白酒進了嘴裡,真他媽的舒坦啊!自從進來後,就沒嘗白酒的味道了,嘴裡都快淡出個鳥來了!

黃力抱著一隻烤鴨,沒有忘記蕭風的話,時不時把咬了幾口的鴨肉遞給身邊的犯人。

火天三人看的有些反胃,偏偏那些犯人吃的很挺香,看來是真饞了這玩意。馮龍還湊合,火天和張羽心裡都暗暗發誓,一定好好混,千萬不能進號子!

沒一會時間,警察拎著兩打啤酒進來了,挨個分了下去。「來,大家喝酒。」

犯人喝著警察的啤酒,看他也就沒那麼討厭了,開始和他稱兄道弟起來。

酒盡了,菜凈了,犯人的心也被蕭風被征服收買了!一個個臉紅脖子粗的表示,蕭哥,以後有事您說話!

「錢警官,我要和我兄弟出去聊會,行嗎?」蕭風看著警察問道。

警察點點頭:「行,儘管去!要不,你們去我宿舍聊,那沒人!」

「呵呵,不用,隨便聊幾句而已。」蕭風說完,沖火天三人打了個眼色,四人出了號子,找了一處比較偏僻的地方,聊了起來。

「阿天,小羽子沒要去報復熊霸?」蕭風看著火天,輕笑著問道。

火天無奈的咧咧嘴:「你打電話那會,正和我吹鬍子瞪眼呢,就差掀桌子了!我怎麼勸都沒用!」

蕭風依靠在牆上,扔出中華煙:「小羽子,一會回去,老老實實的摟著娘們睡一覺!有火在娘們身上撒完了,別出去得瑟,聽見沒有?」

張羽張張嘴,什麼也沒說,點點頭:「我知道了,風哥。」

「大龍,今天你們去見劉華,他什麼意思?」蕭風看向馮龍問道。

馮龍把今天的事情詳細的說了一遍,最後才皺著眉頭:「看來,他們三家是要動真格的了。」

「大龍,你說出黑影小隊的事情,郝天來一定會懷疑馮氏的。這件事情,你辦的有些衝動了。」

馮龍點點頭:「沒辦法,我看到郝天來那淡定的樣子,我就心裡嫉妒。」

「哈哈哈。」蕭風三人大笑起來,「你多鍛煉鍛煉,也會喜怒不形於色的。」

四人談了會,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