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男生小說 > 都市娛樂小說 >玩美房東 >第二百二十章情字最傷人

第二百二十章情字最傷人

小說:玩美房東| 作者:寂寞的舞者| 類別:都市娛樂

林琳臉紅如滴血,全身力量彷彿抽空了般,隨時會癱軟在地上。可是想到蕭風醉酒的狀況,只能咬牙硬撐著,顫顫巍巍的幫蕭風把小弟弟掏了出來。

林琳偷看一眼,趕忙避開目光,手裡擺正位置,低聲若蚊哼:「風哥,可以方便了。」

「啊?哦。」蕭風仰著腦袋,閉著眼睛,開始噓噓。

林琳聽著嘩嘩的水聲,恨不得能直接扔掉手裡的東西,趕緊逃出洗手間。「風哥,完了嗎?」

「嗯,幫我,抖抖。」蕭風喘口氣,舒服的說道。

「啊?」林琳大羞,抖抖?這怎麼抖啊?想到以前學過的醫療知識,似乎男人方便完後,真的需要抖一抖。

「哦。」林琳輕聲答應著,眼睛瞟向洗手間門,確定沒人會忽然進來後,這才握著軟乎乎的東西,輕輕哆嗦了一下。

不知是因為緊張還是什麼,林琳原本熱乎乎的小手漸漸冰涼,按在蕭風漲熱的小弟弟上,一陣陣冰涼的刺激感,直接讓它起了反應。

林琳看著手裡逐漸長大,甚至已經握不過來的小弟弟,不由得急了:「風哥,收起來吧?」

「哦。」蕭風無意識的答了一聲,右手已經攀上了林琳的胸部。

林琳手忙腳亂的塞了進去,顧不上擦額頭上的汗水,又幫他拉上褲子拉鏈,這才鬆了口氣:「風哥,我們出去吧。」

「好啊,回去繼續喝。」蕭風滿臉醉笑,點點頭。

林琳把蕭風按在自己胸前的手拿下來,用商量的口氣問道:「風哥,咱不喝了行嗎?回樓上去睡覺,好不好?」

蕭風甩了甩頭,哈出一口酒氣:「那我豈不是怕了舞兒?不行,繼續喝。」

「她已經喝醉了,風哥贏了。」林琳趕忙哄著他說道。

「醉了?哈哈,那行,回房間休息去。」蕭風狂笑幾聲,答應下來。

林琳用力的扶著蕭風上樓,把他安排躺下,蓋好毛巾被後,這才舒口氣,關上門下樓。

院子中,火天坐在火舞對面,看著吸煙的妹妹,說不出的心疼。「舞兒,別抽煙了,沒好處。」

「那你怎麼還抽?」火舞淡淡的問道。

火天被頂的啞口無言,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。沉默一下,拿起香煙,給自己點上:「舞兒,需要我幫忙嗎?」

「不需要,我會自己解決的!火天,我的事情你少管!好了,你回去吧!」火舞說完,拿起桌上的酒,又要喝。

火天忙伸手奪下酒瓶:「夠了,舞兒,我知道你心裡難受!我知道你等了他四年!這些哥都知道!」

「你知道?可是他不知道!在他眼裡,我永遠是他的妹妹,是那個任性乖張的火舞!」火舞咬著牙,努力不想讓自己哭出來。奈何,說完後,淚水還是不由自主的滾落下來。

火天張張嘴,剛準備說話,卻注意到從別墅中出來的林琳。心裡嘆口氣,風哥是真的愛上這個林琳了吧!

「人怎麼都走了?」林琳發現院中只剩下火天和火舞,驚訝的問道。

火天站起來,對林琳笑了笑:「嗯,都回去睡覺了。林琳,風哥睡了嗎?」

「我剛扶他上去睡了。舞兒,你怎麼了?」林琳發現火舞的異常,趕忙上前問道。

火舞擦了擦淚水,露出笑臉:「我沒事,呵呵。」

「你們聊著,我先走了。」火天想了想,如此說道。這個時候,或許給兩人點空間聊聊,會更好!何況,天門還有一堆事情等自己處理,自己也不能總留在這。

火天走了,林琳陪火舞坐在院子里,不斷的安慰著她。「好了,舞兒,你到底怎麼了?告訴我,好嗎?」

火舞看著滿臉擔心的林琳,無奈的嘆口氣,告訴你又能怎麼樣?你能幫我做什麼?

「韓爽姐欺負你了?不對啊,她今晚沒回來!」林琳猜測道。

火舞搖搖頭:「別亂猜了,沒什麼!你等著,我去關門,然後上樓休息吧!」

林琳看著火舞的背影,大腦中如電光火石般閃過一個念頭,脫口喊道:「舞兒,你是不是愛風哥?」

火舞身體一頓,心臟狠狠的顫抖著。足足過了十幾秒鐘,她才轉過頭來,露出笑臉:「林琳,胡說什麼呢?!」

「不,你一定是愛上風哥了!」林琳走到火舞面前,幫她輕輕拭去淚水。「舞兒,你不要騙我了,我知道這種滋味!說出來,不要憋在心裡難受。」

火舞捏了捏拳頭,最終沒有忍住,抱著林琳哭了起來:「怎麼辦?林琳,我該怎麼辦?我不想愛的,但偏偏卻管不住我自己。」

林琳拍打著火舞,卻不知道該如何去安慰她。畢竟,自己也受過這種煎熬,也愛上了那個不該愛的人!

夜色越來越暗,漫漫長夜才剛剛開始!

「一瞬間,記憶已去;一光年,永世相牽……」刺耳的鈴聲,陡然打破清晨的寧靜。

蕭風緩緩睜開眼睛,揉了揉疼痛欲炸的腦袋,從枕頭下拿出手機:「喂,誰啊?」

「風哥,是我,還沒有起床嗎?」雲痕的聲音,從聽筒中清晰的傳出。

「哦,痕子,什麼事情?」蕭風皺著眉頭,趴在床上問道。

「昨晚我說的話,不是醉話,是認真的!」

蕭風揉著太陽穴的手停頓下來,原本朦朧的眼睛也射出兩道精光:「你確定嗎?」

「嗯,我確定!」

「好,那你半小時後,來別墅找我吧。」蕭風說完,掛斷了電話。

蕭風放下手機,用力的搓了搓臉,讓自己徹底清醒了過來。雲痕昨晚說,要把雲社併入天門,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