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男生小說 > 都市娛樂小說 >玩美房東 >第二百二十二章我只想做你的影子

第二百二十二章我只想做你的影子

小說:玩美房東| 作者:寂寞的舞者| 類別:都市娛樂

半小時左右,蕭風拎著青銅花瓶,從地獄火走出來。打開車門,隨手把花瓶扔在副駕駛座上,發動起車:「我走了,你們抓緊時間消化霸幫的地盤,爭取早點一統南城!」

「風哥,讓小葉去你別墅呆三個月唄?我給你房租一萬五,成不?」張羽扒著車窗,可憐巴巴的問道。

蕭風不容商量的搖搖頭:「不行,給我十五萬也不行!哥的別墅沒房間了!」笑話,馬上丁丁就要回來了,自己還敢往裡面招人?何況,小葉是張羽的女友,自己怎麼好意思下手?

雖然人家都說,兄弟妻不客氣!可這種事,蕭風還真干不出來!能看不能吃,這不是扯淡嘛,明顯不是風哥的做事風格!不過他倒有些感慨,這個世界真瘋狂,張羽竟然和那個小太妹勾搭上了?

蕭風踩下油門,向著西城學校趕去。poker的事情,他需要和無名商量一下!如果可以,他就把無名送進poker去,爭取讓他做這個黑衣小王!

一路把車開得飛快,蕭風心裡不斷琢磨,這個青銅花瓶以後放哪啊?難道還放客廳去?四億人民幣的東西裝飾客廳?恐怕世界首富比爾那傢伙,也沒這麼干過吧!

蕭風還沒想好放哪,學校已經出現在視線中。「唉,有錢也糾結啊!」蕭風嘟囔著停下車,隨手鎖上車門,向著裡面走去。

「風哥,你來了。」妖刀注意到蕭風,快步走了過來。

「嗯,過來找無名商量點事情。妖刀,最近和火焰女關係怎麼樣?」

妖刀撓了撓頭髮,訕笑著:「還是那樣唄!風哥,我想和你商量一件事,可以嗎?」

「有話就說,別和個娘們一樣!呵呵,不會是你要和火焰女結婚的事情吧?」蕭風隨口說道。

妖刀愣了一下,搓了搓手:「風哥,你真神了,這都能猜到?」

「……」蕭風傻了,指著妖刀:「你,你真要和火焰女結婚?」

妖刀點點頭:「嗯,結婚!她也同意了!」

蕭風愣神過後,伸手拍了拍妖刀的肩膀,開心的笑著:「哈哈,你倆終於結成正果了嗎?妖刀,這件事情交給我來安排吧!我一定給你們辦一個隆重拉風的婚禮,怎麼樣?」

妖刀興奮的點點頭:「全憑風哥安排,多謝風哥!」

「這事兒無名知道嗎?」蕭風想到什麼,趕忙問道。

妖刀收起笑容,搖搖頭:「我還沒敢跟他說呢!」

「扯淡,這有什麼不敢的!結婚,是人生大事!一會我告訴他一聲!」蕭風看著妖刀,真心為他和火焰女的事情高興。

妖刀見蕭風同意,心裡也美滋滋的!「那行,你去找無名吧!我也去操場找火焰女,讓她高興高興!」說完,轉身離開了。

蕭風看著妖刀的背影,忍不住又笑了起來,這倆還真成了!呵呵,煞風一大喜事啊!一邊想怎麼布置婚禮,一邊向宿舍走去。

蕭風還未到宿舍門口,無名已經打開了門:「風。」

「無名,我今天來和你商量兩件事。」蕭風進了宿舍,坐下點上一支煙。

無名看著蕭風,搖搖頭:「沒有什麼可以商量的!只要你說的話,我都會百分百執行!」

蕭風聳聳肩,把poker的事情說了一遍,並把自己的打算也告訴了無名。

無名聽完,沒有猶豫的點點頭:「嗯,我知道該怎麼做了!」

「無名,去poker很危險,你要小心點!大王神秘異常,小王戰鬥力強悍,即使是下面成員,也隱藏著各種高手!」蕭風叮囑著說道。

無名發出刺耳的沙啞笑聲:「我需要找更強大的對手來提升自己了!」

「第二件事,妖刀和火焰女,要結婚!」蕭風滿臉笑容的說道。

無名聽到這話,裸露在外的眼睛眯了起來:「結婚?他們找死嗎?」

「……」蕭風無語了,「無名,人家結婚,怎麼就找死了?」

「他們的命,是你給的!結婚?他們有這個資格嗎?」無名說完,站起來就要向外走。

蕭風心裡一驚,趕忙擋在無名身前:「你要幹什麼?」

「殺了他們。」無名緩緩說道。

蕭風額頭冒出冷汗,搖搖頭:「無名,你的想法是錯誤的!每個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權利,他們兩個結婚,我們要祝福他們幸福!他們是人,有思想,有感情!不是我手裡的尖刀,不是單純的殺人工具!」

「感情?思想?組建煞風的目的,就是為了培養一把尖刀,為你征戰四方,殺你想殺之人的尖刀!」無名沙啞的聲音中,透著一股濃厚的殺氣。

蕭風用力拍打一下腦袋,難怪妖刀不敢來告訴無名!他不懷疑,如果妖刀親自來告訴無名這件事情,恐怕無名會把他當場擊斃吧!

「無名,我們坐下,好好談談,可以嗎?」蕭風有些痛心的說道。也許,煞風其他成員說得對,無名就是一個沒有感情,不知冷暖的變態,魔鬼,殺人機器!

無名收攏殺氣,重新坐好:「談什麼?」

「無名,祝福他們,好不好?妖刀和火焰女,是我親眼看著一步步成長,一步步走到一起的!他們經過多少次血戰,多少次差點死於非命!你又知道不知道,煞風每次進行血腥的升級挑戰,火焰女和妖刀心裡會多痛苦?!」蕭風皺著眉頭,緩緩說道。

「那又怎麼樣?這是煞風的規矩!」無名絲毫不為所動。

蕭風盯著無名,真不知道該怎麼說了!黑袍後面,又是一張怎樣的臉?他的心臟,又是如何的冰冷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