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男生小說 > 都市娛樂小說 >玩美房東 >第二百二十五章兩大一小仨美女!

第二百二十五章兩大一小仨美女!

小說:玩美房東| 作者:寂寞的舞者| 類別:都市娛樂

西餐廳中,蕭風看著吃的正香的林琳和張雪,忍不住搖搖頭,這西餐就有這麼好吃?現在的小姑娘,貌似都喜歡吃西餐!她們吃西餐就算了,竟然還敢去吃肯德基之類的,也不怕拉肚嗎?

「風哥,你怎麼不吃?」林琳見蕭風總盯著自己看,忍不住嫩臉一紅,輕聲問道。

「啊?吃,我吃。」蕭風忙點點頭,刀叉飛舞,短短不到一分鐘,一盤牛排進了肚子。

蕭風吧唧一下嘴巴,奶奶的,就憑哥這飯量,估計想吃飽得來個十盤二十盤的吧!放下刀叉,拿起紙巾,擦了擦手和嘴角。

林琳和張雪被蕭風的吃法搞的有些不好意思,左右看看,見沒人注意這邊後,這才繼續細嚼慢咽起來。

蕭風掏出香煙,扔進嘴裡一根。剛準備點上,林琳抬起頭,指了指旁邊的指示牌:「風哥,禁止吸煙哦。」

蕭風撇撇嘴,從嘴裡拽下香煙,扔在了桌上:「好吧,不吸煙!小丫頭,好吃嗎?」

「很好吃呀。」林琳點點頭。

蕭風滿臉寵溺的笑容:「呵呵,好吃就多吃點。」

「一瞬間,記憶已去;一光年,永世相牽…」鈴聲陡然響起,蕭風接聽了電話:「喂,小羽子,什麼事?」

「風哥,你玩我呢吧?就這輛破車,你還讓我開回去?」張羽的聲音儘是鬱悶。

蕭風咧咧嘴,笑了:「對啊,要不然我能給你嗎?」

「行,蕭風,你丫的真夠狠的!」張羽咬牙切齒:「老子一會就拉廢品站去!」

蕭風把玩著餐刀,滿臉的無所謂:「呵呵,隨便你!總之,我回去後,別讓我看到那破車堵在門口就行。」

「……」張羽那邊無語的沉默了會,一句話沒說,掛斷了電話。

蕭風收起手機,看著吃東西的兩人:「你們慢慢吃,我去趟洗手間。」說完,順手抓起煙盒,離開了座位。

蕭風進洗手間,先點上一支煙,然後站在便池前開始放水。『嘩嘩』的水聲響起,蕭風舒服的眯起了眼睛。

旁邊一放水的魁梧大個,聽到水聲,下意識的探過頭,向著蕭風下面瞄了眼,隨即臉上湧現出羨慕。

「哎哎,我說哥們,看什麼呢?」蕭風微皺眉頭,掃了眼魁梧大個。

「沒什麼。」魁梧大個搖搖頭,繼續放自己的水,嘴裡低聲嘟囔著:「奶奶的,人沒我大,傢伙倒比我大那麼多,驢貨。」

魁梧大個聲音本來挺低,但奈何蕭風耳朵好使,一字不落的全聽了進去。蕭風不樂意了,歪著頭看著魁梧大個:「怎麼說話呢?你他媽說誰驢貨呢?」

「啊?」魁梧大個見蕭風聽到自己的話,不由得嚇了一跳。「你能聽到我說的話?」

「你說那麼大聲,聾子也聽見了!媽的,你個驢貨,你全家都是驢貨!」蕭風說完,拉上拉鏈就準備離開。真他媽扯淡,上個廁所都能遇到這麼無聊的人!

魁梧大個聽蕭風罵自己,不由得滿臉怒色,一把拽住蕭風:「你怎麼罵人?」

「罵你怎麼了?趕緊給老子鬆開,要不一會我抽你!」蕭風眉頭緊皺起來。

魁梧大個大怒:「王八蛋,老子抽死你!」話落,蒲扇大小的手掌,當頭向著蕭風扇來。這一大巴掌要是打實了,估計蕭風非得毀容不可。

蕭風冷笑一聲,右手按住魁梧大個的手,膝蓋對他褲襠狠狠頂了上去。

「啊!」魁梧大個嘴裡發出凄慘的叫聲,揚起的手捂著褲襠,痛苦的彎著腰,蹲在了地上。

蕭風看了眼慘叫的魁梧大個,搖搖頭,推開門,出了洗手間。

等蕭風離開後,蹲在地上的魁梧大個忍痛摸出手機,撥出號碼:「喂,我已經和目標接觸過,是,我知道!」掛斷電話,一手捂褲襠,一手扶著牆,滿臉痛色的站了起來。

蕭風並沒有把洗手間的事情放在心上,畢竟在九泉,還沒有幾個人能讓他真正的打怵呢!剛準備回座位,老遠就看到自己座位上坐著一個女孩。停下腳步再仔細一瞅,那不是劉靚嗎?她怎麼在那?

座位上,張雪滿臉激動的看著劉靚:「劉靚姐,你和林琳姐認識嗎?」

「嗯,我和林琳見過一面。嚴格來說,我是和蕭風認識哦。」劉靚一邊說著話,眼睛一邊看向四周,似乎想找尋什麼。

林琳因在法庭上和劉靚見過面,倒沒有張雪那麼激動。她雙手拄著桌子,捧著下巴看著張雪給劉靚提問各種問題。

「劉靚姐,你主持的節目好好看,你會緊張嗎?如果以後我也能像你一樣,那多好啊。」張雪小臉紅撲撲的,眼睛眨呀眨的問道。

劉靚微微一笑:「呵呵,以前當然會有緊張,不過現在已經習慣了。張雪,你好好學習,以後一定會比我強哦。」

「嗯,呵呵。劉靚姐,你有男朋友了嗎?」張雪像個好奇寶寶一樣,想到什麼就問什麼。

「啊?」劉靚沒想到張雪竟然問這麼犀利的問題,只能應付著搖搖頭:「還沒呢,呵呵。」說完話,腦海中卻不覺的浮現出一個身影。

「聊什麼呢?這麼開心。」蕭風走過來,笑著問道。

劉靚見蕭風回來,忙站起來:「蕭風,你回來了。」

「嗯,劉靚,你怎麼在這?」蕭風點點頭。

「我和一個女同事過來吃飯,離開的時候恰巧看見劉靚,就過來聊兩句。」

蕭風笑了笑:「往裡,坐下聊一會吧。」

劉靚沒有拒絕,往裡挪了個位置,重新坐了下來。沒一會時間,她就發現了異常,自從蕭風回來後,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