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男生小說 > 都市娛樂小說 >玩美房東 >第二百三十章雲社的誤會

第二百三十章雲社的誤會

小說:玩美房東| 作者:寂寞的舞者| 類別:都市娛樂

經過一番討論,蕭風四人制定了各種詳細的計劃。大到各種黑白生意,行業壟斷;小到賭場的裝飾風格等,全部敲定下來。

「小羽子,無名他們這個周末離開,你提前安排一下吧。」蕭風叼著煙,目光瞟向張羽。

這會張羽也認命了,反正抵抗無效,只能默默接受!有句話說的好,苦逼的生活就像qj,既然不能抵抗,那就盡情的享受吧!

「嗯,我知道了!對了,風哥,孫亞讓我代他對你說聲謝謝,是你救了他的命。」張羽想起什麼,忙說道。

蕭風笑了笑:「湊巧而已,我沒想到他竟然能去!小羽子,你給我說實話,是你讓他去的嗎?」

「哪能啊,你都下命令了,我可不就得忍著嘛!」張羽翻了個白眼,把那晚在門口和孫亞見面的事情說了遍。「風哥,你還真別說,孫亞這小子絕對夠膽子!一刀下去,雖然沒殺了熊霸,但也夠他受的!那天在法庭見到熊霸纏著繃帶的逼樣,沒把我給爽死!」

蕭風那天晚上在場,自然知道有多兇險:「嗯,孫亞確實不錯!他現在在哪呢?」

「人民醫院,呵呵,和一個妞打得火熱呢!」張羽想到那天送孫亞回來的妞,忍不住笑了起來。

正當蕭風和張羽談論著孫亞呢,火天手機響了起來。「喂,小刀,什麼事?」

「天哥,出事了!北城雲社大哥被人襲擊,身受重傷,現在在人民醫院急救呢!」小刀沉聲說道。

火天聽到這話,臉色大變:「雲痕?哪個醫院?好,我知道了!」

「發生什麼事了?」張羽聽到『雲痕』兩字,忙問道。

「小刀去看孫亞,碰巧遇到雲社的人送雲痕去醫院!雲痕遭遇襲擊,身受重傷,正在急救!」火天看著蕭風,聲音有些急促。

蕭風的心猛地下沉,眼睛眯了起來:「不好!」說完,站起來,快步向著外面走去:「你們先回南城,我去看看雲痕!」

「好!」火天見蕭風如此反應,也意識到了嚴重性。「唉,如果雲痕死了,恐怕雲社併入天門的事情,就要泡湯了!」

「啊?這麼嚴重?」張羽臉色變了變,難道幸福來的太突然,離開的也這麼快嗎?

火天沉著臉點點頭:「嗯,絕對有這麼嚴重!走吧,我們先回南城,抓緊時間鞏固新地盤。如果雲痕救不回來,恐怕九泉要有的亂了!」

蕭風鑽進賓士,發動機發出嗡嗡的轟鳴,化作一道黑影,竄出了別墅。雖然這款賓士不是跑車,但無論怎麼說,都是百萬的賓士,性能不是一般的好。

從鳳凰苑到第一人民醫院,原本需要一個多小時。可是在蕭風的疾馳下,僅用了不到半小時,賓士車就停在了急診大樓門前。

蕭風跳下車,快步向著急診大樓裡面走去。進了門,找出小刀的電話,打了過去:「小刀,我是蕭風!雲痕在哪?好,我馬上上去。」說完,掛斷電話,快步向著電梯走去。

電梯一路升上12樓,小刀帶著幾個小弟,已經在電梯口等候。「風哥,你來了。」

「帶我去找雲痕,快!」蕭風點點頭,沉聲說道。

小刀見蕭風的表情,不敢多問什麼,忙道:「風哥跟我來。」說完,當頭向著手術室一路小跑。

手術室門口,十幾個滿臉怒氣的青年,或爭吵著,或打著電話,叫囂著查是誰下的手。

「喂?誰?南城天門?媽的,好,我知道了!」一個光頭青年,額頭青筋跳著,赤紅著眼睛掛斷電話,大吼一聲:「都別他媽吵,找出兇手了!是南城天門的銀髮張羽!」

「張羽?天門?」一個戴著眼鏡的青年,看著光頭皺起了眉頭。「是誰說的?」

「周圍有目擊者說,是一個銀髮青年傷了老大!其中有南城的目擊者,證明傷老大的兇手,就是天門張羽!」光頭臉色猙獰的叫道。

「不可能!」青年搖搖頭,滿臉的不相信。

光頭大怒:「放屁,怎麼就不可能!老子現在就召集人手,過去給老大報仇!」說完,抓著手機就要打電話。

青年大急:「憑几個目擊者的話,就能斷定傷老大的人是張羽?光頭,你他媽別衝動!」

「草,柳川澤,老子今天就衝動了!」光頭撥出號碼,沖著裡面吼道:「給我召集人手,今晚去地獄火掃場子,替老大報仇!」

「是誰這麼大的口氣,敢掃天門的場子?」小刀在前頭帶路,剛拐過來,就聽有人在大放厥詞,說什麼掃天門場子。

一個稱職的幫派份子,那就要有『以維護幫派榮譽為榮』的素質和思想。小刀向來以身為天門人而自豪,現在聽有人敢放這個狂話,哪裡還能忍得住。

「媽的!誰他媽說的?!」光頭猙獰著,手機狠狠砸在地上,赤紅的眼睛瞪向小刀。

小刀冷冷笑著:「老子說的,天門九把刀!」

「天門九把刀?」光頭聽到這個名字先是一愣,隨即大怒:「媽的,天門的人還敢來醫院?」說完,從小腿上猛地拔出一把十五公分左右的片刀,氣勢洶洶的向著小刀走來。

九把刀,這是自從小刀斷了一指後,南城道上的朋友送給他的外號!小刀經過幾次事情,已然是天門上位大哥中的翹楚,天門的中流砥柱!

他平時走在南城,有幾個敢這麼跟他說話的!現在見雲社的人敢這麼囂張,哪裡還能忍得住:「草,老子怕了你?」說完,左右看看,一腳踹開旁邊的牆上玻璃,從裡面掏出消防斧,向著光頭走去。

「光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