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男生小說 > 都市娛樂小說 >玩美房東 >第二百三十六章火舞醉了?!

第二百三十六章火舞醉了?!

小說:玩美房東| 作者:寂寞的舞者| 類別:都市娛樂

蕭風的喝聲,讓韓爽停下了腳步。她轉過頭,目光依舊冰冷:「什麼事?」

蕭風無視韓爽冰冷的目光,走到她面前:「韓爽,那天晚上……」

「不要再提那天晚上!」韓爽原本冰冷的目光,陡然射出殺機。「如果你敢再提一句,我就殺了你!」

蕭風感受著韓爽散發的殺氣,絲毫不懷疑她會真的這麼做!「我們好好談談,可以嗎?」

「談什麼?」韓爽收攏殺機,深深看了眼蕭風,點點頭:「好,我給你個機會,談談!」

「謝謝。」蕭風回到電腦桌前,拿起香煙,點上狠狠吸著:「韓爽,不要走,好嗎?」

韓爽冷冷的笑了:「理由呢?給我一個留下的理由。」

蕭風眉頭微挑,如果自己沒有記錯,這句話林琳曾經也說過!自己當時給她的答案,是『因為,我愛你!』。可是現在呢?自己該怎麼回答韓爽的話?愛你?如果自己真這麼說,恐怕自己都要鄙視自己吧!

是的,和美女發生點曖昧,上上床,這都無所謂,他很樂意這麼做!敢問,世上哪個男人沒這種想法?

他蕭風是男人,腥風血雨中走出的男人!四年來,每次殺人後,他都會選擇用女人來釋放自己的壓力!酒吧等娛樂場中,泡墮落女、小太妹、寂寞的白領麗人……除了這些,還有好萊塢當紅明星、世界造船大王的孫女……各種各樣的女人,他都玩過!

上床就要說愛?那即使他再博愛也愛不過來了!四年中,他殺人沒有五千,也有三千!同樣,他玩過的女人,不敢說有一千,也絕對有八百!

韓爽很漂亮,他承認!可是愛不會因為漂亮而貶值!那是一種心與心的感覺;那是一種攜手走一生的衝動!

蕭風對韓爽無動於衷,絲毫沒有感覺嗎?不,他敬佩這個嫉惡如仇的女警察!正是因為這種敬佩,他才多次忍讓她,甚至讓她住進別墅,任由她折騰!酒醉後,他錯把韓爽當作林琳給誤推後,一直心中很愧疚!

「因為,我沒錢給你退房租。你不住下去,錢就打水漂了。」蕭風想了許久,終於想出這麼一個很欠抽的理由。

韓爽心臟狠狠一顫,忍著怒氣問道:「這就是你給我的理由?」

蕭風時刻注意著韓爽的右手,生怕她再伸手抽自己耳光!想到上次她抽的耳光,臉上還有些火辣辣的疼。不對,這火辣辣的疼是劉靚抽的,跟韓mm無關。

「額,呵呵,我開個玩笑!調節一下氣氛,別激動!」蕭風訕訕的笑著,趕忙調整一下表情:「別墅不能沒有你!」

韓爽盯著蕭風,恨得牙根痒痒:「為什麼不能沒有我?」

「你走了,就不怕我禍害別墅里的女孩?有你這辣警花監視我,時刻想送我進監獄,我就不敢有禍害她們的心思了。」蕭風實在是想不出什麼理由,只能胡攪蠻纏。

「我留下,讓你禍害我嗎?」韓爽心中一怒,脫口叫道。

蕭風用力的揉了揉腦袋:「得,咱大晚上的,別叫,好不好?讓別人聽見,容易誤會!韓爽,我真心希望你能留下來,可以嗎?」

「……」韓爽沒有說話,依舊盯著蕭風。

蕭風看韓爽的表情,心裡暗罵,看來得出絕招了!一咬牙,一跺腳:「韓爽,如果你實在不解氣,大不了我喝醉,也讓你占回便宜吧!」說完,不敢停留,撒丫子跑出了房間。

韓爽剛準備發怒,卻見蕭風狼狽而逃,忍不住怒急而笑:「這個色狼,不能輕易的放過他!敢占我便宜,我就不讓你好過!」

目光掃過房間,忽然落在電腦屏幕上。想到剛才蕭風偷偷瞟電腦的小動作,韓爽有些好奇,他在搞什麼呢?

韓爽走到電腦前,看著屏幕上的閱讀頁:「玩美房東?原來他也在看這本小說啊!聽說最近這本書挺火的,大部分男同事都在看呢。」

韓爽隨便翻了幾頁,剛準備離開時,卻發現另有蹊蹺。閱讀頁下面,隱藏著一個文件夾。滑鼠輕輕一點,屏幕上場景一亮,一男一女正在草地上翻滾呢。

「男人果然沒有好東西!」韓爽看著裡面的情景,白皙的臉蛋忍不住一紅,暗罵了一句。

蕭風出了房間,一路衝下樓。回頭見韓爽沒有追下來,這才鬆了口氣,估計憑韓爽的脾氣,反而不會走了吧!

坐在沙發上,看了眼時間,已經是十點多了。蕭風點上煙,深吸了一口,火舞怎麼還沒回來?

蕭風這正嘀咕呢,火舞推開客廳門,一搖三晃的走了進來。

「嗯?喝醉了?」蕭風見火舞走路有點不穩,驚訝的問道。他不輕易服人,但對火舞的酒量,那真是沒得說!昨晚上,自己不就吃過虧么!

火舞拎著包包,聽到蕭風的聲音,先是一愣,隨即咧咧嘴:「風,風哥,你咋還沒睡覺呢?」話落,不等蕭風站起來扶她,腳下一個不穩,栽進了蕭風的懷裡。

蕭風苦笑,攬著火舞的身體,免得她掉下沙發。看著火舞身上凌亂的衣衫,輕嗅著酒味,忍不住問道:「舞兒,喝了多少酒?」

「哈哈,風哥,我告訴你,我好開心!我終於找到,找到能讓我喝醉的方法了!」火舞滿臉的醉笑,雙手纏在蕭風脖子。高挺圓潤的酥胸,壓在他的小腹部,隨著身軀的扭動,不斷的摩擦著蕭風的身體。

火舞這一摩擦,蕭風可就遭罪了!他剛在上面欣賞了蒼老師,小腹部壓著一團火呢!尤其火舞穿了一件很薄的小衫,薄到可以忽略不計!近乎零距離的摩擦,蕭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