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男生小說 > 都市娛樂小說 >玩美房東 >第二百三十七章丁丁回來了!

第二百三十七章丁丁回來了!

小說:玩美房東| 作者:寂寞的舞者| 類別:都市娛樂

本文轉自wenzishu韓爽的聲音,猶如晴天霹靂般,炸響在蕭風的耳邊,震得他是心也哆嗦,腿也顫抖的。

「我……」

「你什麼你!」韓爽從樓上快步下來,指著蕭風的鼻子:「你個畜生!」

「我……」

「閉嘴!你趁火舞酒醉,你就和她耍流氓?」韓爽揚手就要抽蕭風。

蕭風見韓爽的動作,不由得嚇了一跳,趕忙躲過巴掌:「韓爽,這是個誤會!」

「誤會?」火舞這會抬起頭來,迷迷糊糊的看著蕭風和韓爽:「你倆發,發生什麼誤會了?」

蕭風都快哭了,大姐,你喝醉了,來折騰我幹嘛呀!「舞兒,你趕緊起來,去樓上休息!」

「哦,你不疼了吧?我剛才都親了一口呢!」火舞傻呵呵的笑著,起身向著樓上走去。走了幾步,趕忙又回來,咧嘴繼續傻笑:「望拿包包了,你們兩個繼續。」說完,搖晃著上樓了。

蕭風有些擔心的看著火舞,生怕她站不穩從樓梯上滾下來。還好,這種慘事終究沒有發生!雖然她走的懸之又懸,險之又險的,依舊安全到達樓上。

「蕭風,你果然是個色狼!沒事自己在房間看h片,現在又趁人酒醉耍流氓!」韓爽目光掃過蕭風的高聳的胯下,臉色鐵青的怒道。

蕭風聽到韓爽這麼說,腦門閃過黑線,當天自己酒醉把她給xx的時候,她也沒這種激烈反應吧!「韓爽,這真的是個誤會。」

「誤會?」韓爽咬著牙根,右手向著後腰摸去。自己醉酒和他發生關係,他也說誤會!今天,他又說誤會!哪有這麼多誤會啊!新愁舊恨,韓爽一股腦的爆發了。

蕭風見韓爽又要掏槍,嘴角抽了抽:「韓爽,君子動手不動槍,你要淡定啊!」說完,舉起手裡的抱枕,只等韓爽拔槍,他就扔出去。

「我不是君子!」韓爽摸了幾把,這才想起手槍和手銬都放在房間了,指了指蕭風:「你給我等著!」說完,轉身向著樓上快步走去。

蕭風額頭冒出冷汗,等著?誰等你誰是sb!趁著韓爽回自己房間,蕭風也站起來,一路小跑衝進了自己房間,反手就把房門給鎖上了。

「蕭風,你給我出來!今天,我一定要給你教訓,讓你以後耍不成流氓!」韓爽抓著手銬和手槍衝到蕭風房門前,用力的砸了幾拳。

蕭風倚靠在門口,任由韓爽砸門叫罵,就是兩個字『不開』。「奶奶的,蕭風啊蕭風,剛才這臭娘們要走,你趕緊讓她走唄,幹嘛要留她!」蕭風差點悔的腸子都青了。

門外,林琳聽到吵鬧聲,趕忙穿著睡衣出來:「韓爽姐,怎麼了?」

「我要揍蕭風這個王八蛋!」韓爽看了眼林琳,又用力的砸了幾下門。

林琳見韓爽手裡拿著手槍和手銬,倒也習以為常了!自從韓爽搬進來那天起,她和蕭風就矛盾不斷,每次都是拔槍相向!不過在林琳記憶中,似乎每次都是韓爽吃虧!

「韓爽姐,又發生什麼事情了?」林琳拉著韓爽的手,勸著她。「其實,風哥這人很好的!」

韓爽聽到這話差點氣死,很好?好人能幹出這事兒來?趁著醉酒推倒自己,趁著火舞醉酒,讓她親他那?「林琳,你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!」

「韓爽姐,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?」林琳見韓爽苦大仇深的樣,倒是心裡一突,難道真發生大事了?

「我……」韓爽張張嘴,卻恥於說出口。這種事情,誰會出去大加宣揚?何況,這不僅僅是自己的事情,還關係到火舞的名聲。

韓爽深吸一口氣,穩定一下心情:「林琳,火舞喝醉了,你去照顧一下。」

「舞兒喝醉了?」林琳有些驚訝,她昨晚也是『奇蹟』的見證者。要想火舞喝醉,這怎麼可能!

韓爽點點頭:「嗯,你去看看吧!」

「哦哦。」林琳見韓爽不像騙自己的樣子,趕忙點點頭:「韓爽姐,你別和風哥鬧了,我去看看舞兒。」說完,快步向著火舞房間走去。

韓爽見林琳離開,又用力的砸了幾下門,咬牙切齒的怒聲道:「蕭風,我知道你站在門後!你躲得了初一躲不過十五,我看你能躲到哪天!從今天起,我跟你耗上了!」

「……」蕭風全身有些無力,得,這娘們倒是不走了,可是自己還有好日子過嗎?算了,天朝僅存這麼一個嫉惡如仇的女警花,自己多讓著點吧!

幾十秒過去,門外腳步聲漸遠,隨後隔壁房間門傳來『砰』的一聲。蕭風鬆了口氣,可算是走了!

蕭風顧不上蒼老師還在電腦里翻滾,身體呈大字型倒在了床上,不想再動彈。別墅中,一個韓爽,一個火舞,真是要了自己的老命!要不然有林琳在,估計自己要崩潰不可!

人人都說,三個女人一台戲,趕明兒,又得攙和進來一個小魔女!得,三個女人別墅就夠亂了,不知道明天四個女人,會發生什麼驚天動地的大事!

蕭風在床上躺了會,努力的坐起來,抓起手機,撥出了號碼:「喂,大龍,睡了沒?」

「啊…還沒,做睡前運動呢!風哥,什麼事?」馮龍氣喘吁吁的接聽電話。

蕭風滿心的羨慕嫉妒恨啊,這小子估計又玩哪個**或者女明星呢!奶奶的,上次準備和兩個女明星玩雙飛,結果沒飛成!自己似乎還有白靜靜的手機號,改天叫她們去賓館欣賞蒼老師吧!

「我說,你能待會再做么?」蕭風聽著那邊女人的呻吟聲,剛有疲軟徵兆的小弟弟,再次站了起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