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男生小說 > 都市娛樂小說 >玩美房東 >第二百四十八章女人的戰爭(上)

第二百四十八章女人的戰爭(上)

小說:玩美房東| 作者:寂寞的舞者| 類別:都市娛樂

本文轉自wenzishu蕭風看著空無一人的總統套,想到那個最壞的結果,趕緊掏出手機,撥打丁丁的電話。

「對不起,您撥打的電話已關機,請稍後再撥;阿木騷瑞……」冰冷的電子合成音不斷的響起。

「騷瑞,騷你妹啊!」蕭風罵了一句,掛斷電話。這小魔女,怎麼連電話都關了?!他不敢再停留,抓起手機,快步向著外面跑去。

蕭風跑到前台,依舊是剛才那個招待在那裡。「美女,總統套房中的女孩,你知道她去哪了么?」

「您好,先生。那位小姐匆匆離開,好像說是回家去吧!」女招待微笑著答道。

「果然回家去了!」蕭風暗道一聲,立馬感覺到時間緊迫,火燒屋頂了!「謝謝你,再見!」說完,撒丫子衝進電梯。

出電梯,飛奔進賓士車中,用力踩下油門,發動機轟鳴陣陣,一路向著鳳凰苑疾馳而去。

半小時左右,賓士車發出刺耳的剎車聲,穩穩的停在別墅的大門前。

蕭風看著四敞大開的門,不由得有些著急。也許,別墅內已經硝煙瀰漫,屍橫遍野了吧!想到這,立馬三步並作兩步,衝進了別墅。

蕭風走到客廳門前,耳朵貼在上面,仔細的聽著。別墅內靜悄悄的,沒有絲毫的吵鬧聲。

「不會真的屍橫遍野了吧?怎麼沒動靜?」蕭風真急了,趕忙識別一下身份,推開門沖了進去。

客廳中,落針可聞。傢具之類,依舊擺放在原來的位置,看來並沒有發生過大戰!難道,丁丁沒回來?或者,林琳她們也都不在家?

「林琳?」

「舞兒?」

「韓爽?」

「小雪?」

蕭風走到沙發旁,挨個叫著名字,卻沒有一個回答。「我擦,這是怎麼回事?丁丁?你在不在?」

「蕭風,你終於想起來叫我的名字了嗎?」二樓上,一個冰冷的聲音陡然響起。「林琳?舞兒?韓爽?小雪?這就是你包養的那些女人么?」

丁丁拎著一個棒球棍,怒目瞪著蕭風,從樓梯口上,一步步下來。

蕭風被丁丁的聲音嚇了一跳,抬起頭,訕笑著:「丁丁回家了啊,呵呵,我說賓館怎麼找不到了!丁丁,你別誤會,聽我給你解釋一下!」

「解釋?解釋你怎麼包養的女人?」丁丁右手拿著棒球棍,不斷的在左手上拍打著。

蕭風看著逼近的丁丁,身體向後退了幾步:「丁丁,林琳她們人呢?你把她們怎麼樣了?」

「她們?你死到臨頭,還惦記著她們?!真是郎情妾意,讓我感動啊!她們已經被我殺了!現在,我就讓你去陪她們!」丁丁氣得臉色通紅,揚起棒球棍沖向蕭風。

這根棒球棍,是丁丁特意為蕭風準備的!上次,她在蕭風手裡吃過虧,知道自己不是他的對手,所以特意準備了傢伙,專門用來對付他。

蕭風看著衝上來的丁丁,趕忙躲到沙發後面:「丁丁,別鬧了,她們去哪了?哎哎,你千萬別動手,你打不過我的!咱倆好好談談,你聽我解釋成不?」

「打不過你?本小姐赤手空拳打不過你,這次準備了機會,還打不過你么?好,等我把你打趴下,咱倆再好好談談!」丁丁話落,一招橫掃千軍,棒球棍向著蕭風腦袋削去。

蕭風忙低頭躲過,身體向後又退了幾步。「丁丁,你別衝動!」

「本小姐現在不衝動,冷靜的很!」丁丁怒聲,又是一招力劈華山,當頭砸下。

蕭風有些無奈,轉身又躲過這一擊,右手閃電般探出,抓住棒球棍。「丁丁,她們……」

「閉嘴,別和我解釋!」丁丁見自己有傢伙也不是蕭風對手,不由得惱羞成怒。「蕭風,我要炒你魷魚!你給我滾蛋,別墅不在歡迎你!」

「額,炒魷魚?」蕭風額頭閃過黑線,抓著棒球棍:「丁丁,我滾了,誰給你看著別墅。」

丁丁大怒,也不回話,一個高鞭腿向著蕭風胸膛掃去。蕭風一隻手抓著棒球棍,身體不躲不避,等她的腿臨近自己時,另一隻手猛地伸出,抓住了她的腳。

「丁丁,這姿勢有點熟悉啊!可惜,這次不是超短裙!」蕭風想到兩人第一次見面時的火爆場面,忍不住調侃道。

丁丁原本氣紅的臉蛋,更加的漲紅起來。「欠揍!」心裡暗罵一聲,整個身體以被蕭風抓住的右腳為支撐,左腿發起凌厲的一擊。

蕭風吃了一驚,這小魔女的黑帶六段,看來是貨真價實的!眼睛掃過丁丁起伏的胸部,右手用力,奪下棒球棍,抖手扔了出去。幾乎同時,他的身體,猛地把丁丁撲倒在了沙發上。

別墅內兩人戰鬥激烈,別墅外,一陣陣說笑聲響起。

「妹的,太刺激了,飛車搶劫啊!」火舞的聲音有些興奮。

「你還刺激呢,差點嚇死我!不過韓爽姐真的好厲害,制服了飛車歹徒。」林琳笑著說道。

一身休閑裝的韓爽和張雪走在最後,聽到林琳的話,謙虛的笑了笑:「這有什麼厲害的!幾年警校,如果連幾個歹徒都制服不了,那豈不是白上了嘛!」

「對了,剛才外面的車,是風哥的吧?他回來了?」火舞一邊開客廳的門,一邊問道。

林琳聽提到蕭風,臉上儘是柔情和笑容:「嗯,風哥的車!」

客廳門打開,三大一小四美女進來。可當她們目光落到沙發上時,瞬間有些石化了。

「風,風哥,你在幹嘛?」火舞最先反應過來,指著被蕭風壓在身下的丁丁。

蕭風轉頭看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