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男生小說 > 都市娛樂小說 >玩美房東 >第二百五十五章蛋疼

第二百五十五章蛋疼

小說:玩美房東| 作者:寂寞的舞者| 類別:都市娛樂

褲襠下,一陣陣劇痛襲來,讓蕭風有種暈過去的衝動。這兩個臭娘們,跟老子有仇么?你們打就打吧,幹嘛踢老子小**!這玩意,是用腳踢的東西么?!

火舞和丁丁見蕭風反應,再想起剛才腳上的觸感,軟乎乎的,猛地意識到什麼。即使是強悍如斯的火舞,臉上也飛起一朵紅雲。

「風哥,你怎麼了?」林琳見蕭風滿臉痛苦,最是緊張。要不是丁丁在這,她都能衝過來看看蕭風哪受傷了。

「咳咳~」蕭風額頭青筋暴起,硬生生擠出一絲笑臉:「我,我腿抽筋了。」

火舞和丁丁互相看看,張張嘴,卻什麼也沒說出口。畢竟,這種事情可不好意思說出口。

張羽雖然距離蕭風最遠,但身為男人的他,看著蕭風的反應,自然猜測到發生什麼了。他忍著爆笑的衝動,死死咬著舌頭:「風哥,還能行么?」

蕭風瞪了張羽一眼,單手捂著褲襠,左右看看丁丁和火舞:「咱能好好吃飯么?很危險的!」

火舞端起米飯,趁著碗擋住嘴巴的時候,低聲問道:「風哥,那玩意沒廢吧?」

「噗。」蕭風正喝湯呢,聽到這話,一口湯噴了出來。幸好他反應的快,這才沒噴飯菜裡面。

「咳咳,咳咳咳,舞兒,這個問題,吃完飯我再回答你,快吃飯吧。」蕭風擦了擦嘴角的湯,咳嗽著說道。

火舞見蕭風的反應,估計應該沒事,這才安心吃起了飯。

蕭風以為出了這岔子事兒,就能安安穩穩吃完這個晚餐了。哪想到,剛過沒幾分鐘,戰爭再起,硝煙瀰漫。

火舞看丁丁,是怎麼看怎麼不順眼。只要丁丁下筷,她必會搗亂一番。

終於,丁丁忍不住了,瞪著火舞:「你想怎麼樣?」

「我?沒事,吃飯唄。」火舞輕飄飄的說道。

丁丁忍著怒火,筷子夾向大蝦。

火舞筷子直奔上去,又一下夾住了丁丁的筷子:「我也想吃大蝦。」

「那我送給你吃!」丁丁忍無可忍,伸手抓起油燜大蝦的盤子,向著火舞扣去。

火舞早就注意著丁丁,反手一下,盤子被拍飛,直奔張羽臉上而去。

張羽正瞪圓了眼睛,準備看兩女大戰呢!哪成想,飛來橫禍,只聽『啪』的一聲,盤子扣在了他的臉上。

張羽眼前一片漆黑,一陣陣油燜大蝦的香氣鑽入鼻孔。「妹的,蕭風這王八蛋,留自己吃飯,果然沒安好心吶!」這是他剩下的唯一想法。

蕭風看著蓋在張羽臉上的盤子,心裡稍稍舒坦了一些。這才對嘛,倒霉的事情,總得有人和我一起分享吧!

張羽緩緩拿下盤子,擦了擦眼睛處的澆汁,瞪著火舞:「舞兒,你想幹什麼!」

「你不是樂意吃油燜大蝦么?」火舞訕笑著,隨即目光挑釁的看向丁丁。

張羽咬咬牙,心裡暗自嘀咕,淡定淡定,不和女人一般見識。這要是換了別人,老子早他媽的抽他了!

丁丁感受著火舞挑釁的目光,狠狠一拍桌子:「火舞,你吃不吃飯了!」

「不吃了!」火舞示威性的笑了笑,拿起筷子:「如果我沒記錯,剛才我的筷子碰到了你的筷子吧?我怕被你傳染艾滋,所以,不吃了!」說完,把筷子扔在桌上,起身上樓了。

林琳很想告訴火舞,艾滋是不依靠唾液傳播的!顯然,這會並不適合說這話!

丁丁恨得咬牙,也把筷子扔在桌上,扔下一句「蕭風,你別等我放火燒了別墅」的狠話,然後也上樓了。

蕭風掃了眼剩下的幾人,訕訕的笑著:「我們繼續吃飯!現在沒人鬧了!」

張羽正吃著油燜大蝦,嘴裡含糊不清:「林琳嫂子,你這個油燜大蝦,做的真不錯!」

林琳不好意思的笑了笑,轉頭擔心的看著蕭風:「風哥,你不用上去哄哄嫂子么?」

蕭風搖搖頭:「不用,林琳,快吃飯吧。」心裡卻暗罵,妹的,老子的蛋現在還疼呢,怎麼沒人來哄哄我!

剩下幾人,顯然也沒多大胃口了,匆匆吃完,林琳三人把碗筷撿了下去。張羽強烈要求去洗頭髮,要不然沒法出去見人。

蕭風坐在沙發上,看著無聊的肥皂劇。現在電視上,是越來越扯淡了!整天沒個好電視,除了廣告就是廣告!

看了幾分鐘,蕭風終於忍不住了,這都演些什麼玩意!起身關掉電視,蹬蹬蹬上樓回房間了。電腦剛打開,敲門聲響起。

「誰啊?」

「風哥,是我。」

蕭風翻了個白眼,踹完老子的蛋蛋,又來給老子道歉么?沒門,除非你給我揉揉!「進來吧。」

火舞推開門,從外面進來:「風哥,你沒事吧?」

「沒事。」

「你不高興了?別拉著臉啊!還疼?」火舞背著手,走到蕭風面前。

蕭風佯怒道:「當然還疼!你們用那麼大力氣幹嘛!這玩意,是踹的么?」

「嘿嘿,看,這是什麼?」火舞把背在身後的手拿了出來。「用這個揉揉,就好了!」

蕭風看著火舞手心的東西,眉頭挑了挑:「祛瘀活血膏?」同時,心裡一盪,這叫什麼?**裸的勾引啊!拿著這玩意,要來給我揉揉?好吧,看你這麼貼心的份上,就原諒你了!不行,蕭風,她是火天的妹妹,也是你妹妹,你怎麼能幹這麼畜生的事情呢?

蕭風臉色一陣紅一陣白,內心也陷入了掙扎之中,盯著火舞手心的祛瘀活血膏出神。

火舞看著發獃的蕭風,有些疑惑:「哎,風哥,你幹嘛呢?」

蕭風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