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男生小說 > 都市娛樂小說 >玩美房東 >第二百六十一章麻衣神算

第二百六十一章麻衣神算

小說:玩美房東| 作者:寂寞的舞者| 類別:都市娛樂

本文轉自劉靚聽完蕭風的話,有些哭笑不得:「蕭風,你別瞎操心了!我告訴你,電視台的美女,十有**,都被預定出去了。」

「切,這根本不算事兒!只要鋤頭舞的好,哪有牆角挖不倒!知道我外號叫啥不?天下第一鋤!」

「……」劉靚很無語,不再理蕭風,向著辦公樓走去。

蕭風點上支煙,跟在劉靚的身後,眼睛就像雷達一樣,掃蕩著四周,想挖出靚妹美女。「劉靚,你男朋友是哪個?我怎麼從沒見過。」

「我男朋友?你怎麼知道我有男朋友?」劉靚微皺眉頭,看向蕭風。

蕭風噴出一個煙圈:「我掐指算的。」心裡卻嘿嘿笑著,上次催眠你,別說你有沒有男朋友,就是你的三圍,你喜歡穿什麼顏色內褲,我都知道!

「拉倒吧!」劉靚顯然不相信:「你還能算到什麼?」

蕭風目光掃過劉靚,咧嘴笑笑:「真的要我說嗎?」

「呵呵,裝神弄鬼!」劉靚白了蕭風一眼。

蕭風邪笑:「敢說我裝神弄鬼?好,那我就再算一算!」說著話,右手做出手勢,拇指掐算著指頭。

劉靚見蕭風滿臉的認真,心裡說不信吧,又有點相信了。

「你的三圍,是『96、74、92』,對不對?」蕭風目光依次掃過蕭風的胸腰臀,緩緩說道。

劉靚聽到這話,不由得嚇了一跳,脫口叫道:「你怎麼知道的!」

「當然是算出來的!我不僅算出你的三圍,還能算出你喜歡什麼顏色的罩罩。」蕭風自得的笑著。

劉靚俏臉一紅,這傢伙怎麼口不擇言的!不過她卻忍不住好奇,難道蕭風真的能掐指算命?「那,那你說,我,我喜歡什麼顏色的?」

「藍色!」

「……」劉靚下意識的就去看胸前,不會是抹胸掉了,讓這色狼給看到了吧?仔細檢查一番,抹胸沒有任何問題。

蕭風看著劉靚的動作,心中暗笑,臉上卻儘是神秘之色:「劉靚,現在你相信我了吧?我告訴你個秘密,我乃是麻衣一脈第二百五十代掌門傳人!所以說,算你的三圍和罩罩顏色,根本是小菜一碟。」

「麻衣一脈?麻衣神神算么?」劉靚滿臉的驚愕。

「怎麼?還不相信我?且看本相師再推算一下!」蕭風裝模作樣,滿臉嚴肅:「你最喜歡的內褲,是丁字褲,對不對?」

「……」

「藍色丁字褲!」

「……」

「我還能算出…」

「別,別算了!」劉靚臉色通紅打斷蕭風的話,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。如果讓他繼續算下去,那自己真就沒什麼秘密了。

蕭風心裡鬆了口氣,當天催眠就問出這麼點東西,要是再算下去,可就得穿幫了。「嘿嘿,劉靚,我剛才說的準不準?」

「……」劉靚不知道該怎麼回答。

「不準?那聽我仔細算來!」

「准!」劉靚顧不上臉紅,趕忙叫道。

蕭風咧嘴一笑:「好吧!劉靚,我不算你這些了!來,伸出你的右手,我來幫你看看姻緣!看看你現在的男朋友,到底是不是你的真命天子。」

「不算那些了?」劉靚有些怕了蕭風,這個人真是個怪胎!

蕭風點點頭:「不算了!看在咱倆是朋友的份上,我免費給你算一算!要知道,就憑我的身份和相術,幾百萬算一次!」

劉靚訕笑著,緩緩伸出自己的右手,想讓蕭風給自己看看。

蕭風抓這劉靚的小手,輕輕捏了捏,柔軟無骨,手感真不錯啊!怕劉靚懷疑,他趕忙收斂神色,仔細的盯著白皙的掌心看了起來。

「吸…」足足一分鐘,蕭風吸了口了冷氣:「劉靚,問題有點嚴重啊!」

經過剛才蕭風一連串的罩罩內褲的,劉靚已經相信他真是麻衣的傳人,要不怎麼會說的那麼准。現在見蕭風表情嚴肅,心裡有些害怕了:「蕭風,怎麼了?」

「你現在的這個男朋友,不適合你啊!從你的手相看來,如果你們在一起,必有大災發生!」蕭風忍著要爆笑的衝動,隨口胡說道。

劉靚被蕭風捏著手,眼睛中閃過一絲異樣。「大災?什麼大災?」

「這是天機,不可泄露!」蕭風哪裡知道相師的專業術語,也跑被劉靚看出來,只能糊弄一句『天機不可泄露』。

「那怎麼才能避開災難?」劉靚忙問道。

蕭風又盯著嫩手幾秒鐘,似乎想不出其他辦法,搖搖頭:「唉,只能分手!」

「分手?我倒是巴不得,但我父母不會同意的。」劉靚下意識的說道。

蕭風一聽這話,眼睛一亮,原來又是包辦婚姻啊!嘿嘿,有門!「劉靚,只要你分手,這個大災自然不破自消!」

「那,那我的真命天子是誰?」

「你的真命天子,必是人中之龍,劍鋒之金!這個問題,有些複雜,等我回去,好好幫你推算一番!」蕭風一時間哪裡能想好措辭,只能應付著說道。

劉靚忙點點頭:「好,那多謝你了,蕭風。」

蕭風見劉靚答應下來,這才鬆口氣,回去就上網查點資料!嘿嘿,你的真命天子,除了本相師外,還有其他人么?如果是其他人,我還扯這蛋幹嘛!

蕭風和劉靚站在辦公樓前,拉著她的小手。附近走過的記者等等,就有些驚訝了,這小子是誰啊?竟然把電視台第一美女給拿下了?唉,好白菜讓豬拱了啊!

威廉站在窗前,目光噴火的盯著下面的兩人,恨恨的罵了一句:「媽的,狗男女!」說完,刷的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