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男生小說 > 都市娛樂小說 >玩美房東 >第二百六十六章為青春和夢想乾杯!

第二百六十六章為青春和夢想乾杯!

小說:玩美房東| 作者:寂寞的舞者| 類別:都市娛樂

回到包廂,張羽幾人正聊得歡快呢。

「風哥,又是哪個美女給你打電話?小心林琳嫂子吃醋哦。」張羽看了眼蕭風,邪笑著說道。

蕭風聳聳肩:「一個設計師,呵呵。林琳才不是醋罐子,對吧?」回到座位,輕輕捏了捏林琳的臉蛋。

不知是因為紅酒的緣故,還是被張羽搞的不好意思,臉蛋紅撲撲的:「嘻嘻,當然不會吃醋了。」

「哈哈,小葉,以後你要跟林琳嫂子學習,聽見沒?男人嘛,沒有個三妻四妾,那叫男人?」張羽摟著小葉的肩膀,大笑著說道。

「擦,張羽,你什麼意思?故意打擊我是吧?」火天有些不樂意了,奶奶的,還三妻四妾,自己這一妻還沒搞定呢,難道就不是男人了?

張羽指了指火天:「小子,你羨慕嫉妒恨了?哎,在場的女士聽好了啊!以後,誰有什麼同事閨蜜之類的,趕緊給阿天介紹兩個。」

「呵呵,好的!」三個女孩子都點點頭,表示可以。

幾個人聊天,自不可避免的聊起了小時候。

「唉,一晃這麼多年,真是時光荏苒啊。」火天感慨的說道。

張羽撇撇嘴:「你小子少在這拽文。」

「你們小時候,都有什麼夢想?」趙夢端著紅酒杯,妙目掃過眾人。

林默想了想:「我想過當海盜。」

「海盜?」趙夢有些奇怪,交往這麼長時間,還是第一次聽林默說這個。

蕭風等人則了解,海盜是海上的霸主。遼闊海域,縱橫千里,想想也卻是威風!這年頭,海盜顯然不好當,所以林默走上了黑道。

當海盜和混黑道,有一個共同點,那就是踐踏一切,征服一切!

「嗯,海盜!」林默和兄弟們對視一眼,會心的笑了。

「那張羽,你呢?」趙夢看向張羽。

張羽一口乾掉紅酒,嘆口氣:「奶奶的,小時候那會,我總是糾結啊。」

「糾結什麼?」所有人都有些好奇,難道出現一個『糾結帝』?

「我糾結長大後是上清華好,上北大好,還是上復旦好呢?結果,長大後我才發現,我他媽真的想太多了!」張羽滿臉的無奈。

「噗…」火天一口紅酒噴了出去,嗆的不斷咳嗽:「咳咳,小羽子,你確實想太多了!就憑你全年級倒數第三名的成績,只適合上個『家裡蹲』大學。」

張羽翻個白眼:「你才『家裡蹲』呢!我現在在上『社會大學』,哈哈,也不比清華北大差!」

蕭風等怕張羽說多了,怕引起趙夢的懷疑,趕忙插嘴道:「阿天,你的夢想呢?」

「我?小時候想當內褲穿外頭的超人;再大大,我就覺得,這個夢想不會實現,又想做個俠盜,劫富濟貧;最後,發現國家才不管你是不是俠盜,只要你敢動手,必被捉!然後,然後就沒夢想了。」火天苦笑著說道。

「……」蕭風有些無奈:「你怎麼是罐子里養王八,越養越抽抽啊!」

「現在,我又有了新的夢想!」火天忽然臉色一整,認真的說道。

蕭風三人是知道什麼意思的,三個女孩卻聽得雲里霧裡的,新夢想是什麼?

「我活了二十多年,只有一個夢想----醒掌天下權,醉卧美人膝!」蕭風輕笑著說道。

醒掌天下權,醉卧美人膝,幾個人都驚訝的盯著蕭風,他怎麼會有這種夢想。

蕭風把玩著手裡的紅酒杯,緩緩舉了起來:「來,為了青春,為了夢想,乾杯!」

「乾杯!」七個人共同舉杯。

這頓飯,一直吃了將近三個小時。在最後,服務員進來,拿出卡片和筆,遞給幾人:「這是本店的特色之一,顧客吃完飯,可以在愛情宣言牆上,留下愛的宣言。」

蕭風等人倒是沒什麼,三個女孩卻是躍躍欲試了。畢竟,這種小浪漫,是她們最喜歡的。

蕭風接過一張,遞給林琳:「小丫頭,你先寫吧。」

林琳滿臉幸福的點點頭:「嗯嗯。」說著,拿起筆,略一思考,在卡片上寫到:「此生只想握緊你的手,無怨無求!」

蕭風目光一縮,無怨無求?不,自己一定會給小丫頭幸福的。接過筆,龍飛鳳舞的寫著:「牽手至死,給你幸福。」

話雖白,但卻愛意瀰漫。林琳眼眶一紅,差點就要當場哭出來了。

愛情宣言寫完,七人離開了『月下情人』。火天表示,他找到女友,會帶她來補全另一半愛情宣言。

七人在門口各自分道揚鑣,蕭風開車把林琳送回了醫院。

「小丫頭,這兩天妖刀和火焰女要結婚,到時候請個假參加吧。」蕭風看著林琳說道。

林琳有些羨慕:「他們要結婚么?是哪天?」

「具體再安排,也許明天,也許後天。」蕭風想了想說道。

林琳有些驚訝:「這麼倉促啊,東西都準備好了么?」

「沒什麼倉促的!只要有錢,需要的東西,一小時就可以準備好。」蕭風摸了摸林琳的臉,笑了笑。

「也對!風哥,那我去上班了。」林琳解開安全帶,打開了車門。

蕭風點點頭:「行,去吧!下班早點回家。」直看著林琳進了醫院後,這才離開。

「該去看看妖刀的別墅了。」蕭風想了想,給馮龍打去電話。約好半小時後,在鳳凰苑牌坊見面,掛斷了電話。

蕭風剛準備放下手機,鈴聲響起:「喂,生子。」

「風哥,你老丈人,已經把別墅和車賣了,恐怕真要去要飯了。」劉天生笑著說道。

蕭風眯了眯眼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