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男生小說 > 都市娛樂小說 >玩美房東 >第二百六十八章婚期

第二百六十八章婚期

小說:玩美房東| 作者:寂寞的舞者| 類別:都市娛樂

雲霆飛盯著對面的蕭風,難以壓抑的興奮和熱血,已經讓他有些發狂。

「風哥,你能給我講述一下這個基地么?」

蕭風聽到這話,有些晃神,自己也有小半年沒有回島上去了。「那裡,是弱者的地獄,強者的天堂!」

「弱者的地獄,強者的天堂…」雲霆飛重複著這句話,忽然一股凜然的戰意陡然發出:「那裡,將會是我的天堂!」

蕭風點點頭:「基地中,有些人是從零開始訓練的!相比較,你已經不算弱了。」

雲霆飛笑了笑:「放心吧,風哥!我不會給中**人丟臉,不會給你丟臉的!對了,我想知道,那個黑袍無名,他在基地是處於什麼角色?」

「他?」蕭風眼前浮現出一襲黑袍的無名,嘴角上翹:「他是整個煞風基地的神,武神,戰神!他在煞風,是至高無上的『一號』!」

「那你呢?」雲霆飛繼續問道。

「我是煞風的『零』!」蕭風淡笑著。

雲霆飛眉頭一挑:「零?那豈不是,戰鬥力要超過無名?」

「no,也許三個我綁在一起,也不是無名的對手!我的『零』,是精神上的。他的『一』,是戰出來的。」蕭風掏出香煙,遞給雲霆飛一支:「你去了,就會明白的。」

雲霆飛接過香煙,點上吸了一口:「嗯!」

蕭風又和雲霆飛聊了幾句,天門尖刀成員全部圍了上來,「風哥,風哥…」的叫著。

「大家訓練的怎麼樣了?」蕭風目光逐一掃過尖刀的面孔,笑著問道。

這一張張臉,是如此熟悉而陌生!也許,在他們來之前,臉上還儘是稚色。可是經過這大半月的魔鬼訓練,足能讓他們全身上下透露出彪悍的氣息。

「風哥,啥時候有任務做?昨天兄弟們去了,根本沒幹啥事。」一個青年湊上前問道。

蕭風打量他幾眼,記起了他。「血螳螂是吧?呵呵,你小子這次,還想和我玩玩么?」

「不了不了,我哪是您的對手!」血螳螂對於上次蕭風一招敗他的事情,記憶猶新,哪裡敢再嘗試。

蕭風咧咧嘴:「想做任務?呵呵,不用著急!天門的征程,才剛剛開始!你們作為天門的尖刀,勢必會為天門開疆擴土而拼殺!」

「風哥。」除了無名,其他煞風十人組這會也走了過來,對蕭風打著招呼。

蕭風目光落在妖刀和火焰女臉上,對著他們眨眨眼睛:「呵呵,都散了,去繼續訓練吧!妖刀,火焰女,你們兩個跟我來!」

天門尖刀成員撒開,各自去訓練了。煞風十人組,則都一臉笑容的看著妖刀和火焰女。於公於私,他們都會去祝福這兩人。

公,妖刀和火焰女退出煞風,三號和四號的位置讓了出來,排名靠後的向前上位。妖刀和火焰女強悍異常,能不用和他們拼死拼活的爭奪,後面的人哪還能不開心!

私,這是煞風第一對戀人。煞風前十,在私下都算作朋友,見兩人修成正果,自然會為兩人開心。

當然,朋友歸朋友,一旦進行血腥的淘汰晉級賽時,他們不會有絲毫的手下留情,一擊必殺的手段層出不窮。在他們看來,出全力,不僅是尊重自己,也是尊重對手。

強悍如斯的火焰女,臉上升起兩團紅云:「風哥,什麼事?」

「都一邊去,看什麼看。」妖刀見十人組都盯著自己和火焰女,也怪不好意思的,擺擺手罵道。

「哈哈哈。」剩下的幾人,也不再湊熱鬧,繼續去訓練天門尖刀了。

蕭風目光在妖刀和火焰女臉上徘徊一圈:「妖刀,火焰女,我打算在他們走之前,給你們舉行婚禮,你們覺得怎麼樣?」

妖刀傻樂著,點點頭:「行,我沒意見。」

「你呢?」蕭風看向火焰女。

「我…我也沒意見。」別看火焰女平時強悍,就是煞風十人組中,也少有人敢輕易招惹她。但談到這種事情,那種小女兒的天性,忍不住透露出來。

蕭風大笑起來:「哈哈,火焰女竟然害羞了,真是難得一見。」

要是換做其他人敢如此取笑,火焰女早就翻臉了。但面對的是蕭風,只能嫩臉更紅,腦袋低得更厲害。

「嘿嘿,嘿嘿。」妖刀已經要被幸福砸暈了,也跟著蕭風一起笑了起來。

火焰女見妖刀也敢笑,一腳跺在他的腳背上。十幾公分尖銳的鞋跟,狠狠的壓在上面,疼得妖刀一下子蹦了起來。

「你幹嘛踩我。」

「誰讓你笑了!」

「額,風哥也笑了。」

「你再說!」火焰女猛地一瞪眼。

妖刀立馬不吱聲了,訕笑著:「不說了,淡定!」

蕭風更是大笑,三號終於敗在四號的手中了啊!哈哈!看來,那句『女人憑征服男人而統治世界』,真是說得一點都沒錯啊!

「明天周四,你們去拍一下婚紗照。後天周五,就舉行婚禮吧!」蕭風想了想,確定下時間。

妖刀妖異的臉上,浮現出一絲為難:「在學校舉行么?」

「當然不是!婚禮,在雲中塔舉行!你們的婚房,我也已經為你們準備好了!呵呵,其他事情,你們不用操心!一會出去買衣服,明天出去拍婚紗照。妖刀,你就等著做你的新郎官吧。」蕭風拍了拍妖刀的肩膀。

妖刀重重點頭:「嗯,多謝風哥了!」

「呵呵,有什麼好謝的,咱們是兄弟。」蕭風輕笑著:「明天,我讓人帶你們去婚房看看。地點距離我的別墅不遠,走路大概二十分鐘。」

「那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