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男生小說 > 都市娛樂小說 >玩美房東 >第二百七十六章魚兒上鉤?

第二百七十六章魚兒上鉤?

小說:玩美房東| 作者:寂寞的舞者| 類別:都市娛樂

北城。

雲社總部,雲空夜總會,一輛黑色奧迪a8緩緩在門口。

車門打開,一個青年下車,警惕的掃了眼四周,最後把目光投向雲空的大門。

這個時間段,雲空已經開始營業,時不時有青年男女嬉笑著走進去。

青年點上支煙,向著大門走去。進入大門,他直接乘坐電梯,按下『3』的按鈕。

電梯門打開,青年剛出來,就見四個小弟圍了上來:「哥們,三樓不對外開放!如果想玩,還請下去。」四人的語氣還算友好,但眼中的警惕,卻很是明顯。

青年笑了笑:「我來找柳川澤。」

「找我們老大?」,頭目似的小弟,看了眼青年:「你是誰?」

「我叫六子。」青年叼著煙,緩聲說道。

小弟重新打量青年幾眼,點點頭:「你等會,我去給你問問。」說完,對其他三人打個眼色,匆匆去找柳川澤了。

沒兩分鐘,柳川澤跟在小弟身後,走向這邊:「我是柳川澤,這位兄弟找我什麼事?」

「呵呵,我和毒蛇,曾經是朋友!他死了,所以我來找你談點事情。」青年走近柳川澤,伸出右手。

柳川澤心中一動,與青年握了握手:「原來是毒蛇的朋友,請跟我來吧!」說完,轉身向辦公室走去。

叫做六子的青年,沒有過多的遲疑,跟在柳川澤身後,走進辦公室。

柳川澤指了指沙發:「請坐!呵呵,說說吧,你來找我談什麼事?」

六子坐在沙發上,重新打量幾眼柳川澤,開門見山的說道:「柳老大,我想請你幫我對付一個人!」

柳川澤眉頭一挑:「誰?」

「蕭風,以及南城天門!」六子輕笑:「柳老大,我聽說雲痕被天門所傷,想必你們雲社和天門也有仇吧?!」

柳川澤笑著搖搖頭:「這件事情,已經證明是個誤會!想讓我幫你對付天門,不是不可以!但,你得開出能讓我動心的條件!」

「只要你對付天門,那我就助你一統九泉黑道,坐上九泉的地下皇帝!」六子按滅香煙,看著柳川澤:「這個條件,能讓你動心嗎?」

柳川澤坐直身體,眯起眼睛:「一統九泉?呵呵,就憑你上嘴唇下嘴唇一碰,就能統一了?雖然我不太聰明,但也不傻!你憑什麼讓我相信你?」

「no,你是個聰明人!這樣吧,除了一統九泉外,我另給你一筆豐厚的報酬,如何?只要你答應,我現在就給你開支票!」

「有多少?」柳川澤有些感興趣了。

「三千萬人民幣,如何?」六子說完,掏出支票簿,唰唰的簽好,放在桌子上。「柳老大,雲社雖然有錢,但那錢,是雲社的,不是你的!只要你答應,這三千萬,就是你的!其實,你不需要做什麼,只要下個命令,有的是小弟替你去死!」

柳川澤看著支票上的一連串零,晃的有些眼暈。稍一猶豫,開口問道:「我需要知道你的身份!」

「柳老大,這個暫且不能告訴你!等時機到了,你自然會知道的!」六子拒絕著搖搖頭。

「如果我不知道你的身份,就恕我不能幫忙了!」柳川澤笑著,從支票上收回目光:「最起碼,我要知道是在和誰合作!我不想,有命拿錢沒命花啊!」

六子皺起眉頭,心中念頭電轉,終於點頭:「柳老大,九泉的勢力,你了解么?」

「當然」

「九泉的十方勢力,你應該知道吧?」六子盯著柳川澤,開口問道。

柳川澤點點頭:「知道!」

六子笑了:「你只要知道,你是在和其中一方勢力合作就好!」

「你是十方勢力的人?」柳川澤臉上有些激動。

「沒錯!我代表的,就是其中一方勢力!三千萬的支票,我都放心交給你!呵呵,你有什麼好擔心的!」六子說著話,把支票緩緩推給柳川澤。

柳川澤看著支票,略猶豫,最終點頭:「好,這件事情,交給我吧!不知道,有期限嗎?」

「自然是越快越好!只要你滅掉天門,那東西兩城的黑幫,就交給我們來做吧!我保你坐上九泉的地下皇帝!」

「既然你們有滅東西兩城的實力,為什麼不自己去對方天門和蕭風?」柳川澤問出疑惑已久的問題。

六子輕笑著搖頭:「有些事情,一旦我們出面,吸引的目光就多了!」說完,站起來:「柳老大,希望我們合作愉快!對了,我們倆見面的事情,越少人知道約好!」

柳川澤點點頭:「嗯,我知道,呵呵,合作愉快!」

「行,那我就先走了!有事情,給我打電話!」六子說完,從兜里掏出名片,遞給柳川澤。

柳川澤接過來,放在桌子上,一直把六子送出了雲空的大門。

看著a8車消失在拐角,柳川澤眼睛眯了起來,這個人就是蕭風所說的大魚么?

別墅中,蕭風打量著新換好的房門,滿意的點點頭:「嗯,不錯,呵呵,師傅,謝謝你們啊。」

「木有事兒,這是俺應該做的!」安裝的工人憨厚的笑了笑,開始收拾工具。

「老闆,俺們走了!有事兒,您隨時給俺打電話,俺上門服務。」兩個工人收拾完,看著蕭風說道。

蕭風點點頭,把兩個工人送出了別墅。回來重新看著房門,咧嘴笑了笑,奶奶的,中間加了鋼板的門,不信韓爽還能給我踹壞咯!

蕭風剛準備去叫丁丁出來看看對這個門滿意不,就聽房間中的手機,發出刺耳的鈴聲。

「奶奶的,改天把鈴聲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