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男生小說 > 都市娛樂小說 >玩美房東 >第二百七十七章夢中的蒼老師

第二百七十七章夢中的蒼老師

小說:玩美房東| 作者:寂寞的舞者| 類別:都市娛樂

蕭風吃完飯,筷子一扔,嘴巴一抹,很幸福的跑沙發上坐著看電視去了。

三女收拾完飯菜後,張雪上樓去做作業了。火舞和林琳一商量,決定出去逛街。值得一提的是,火天給火舞買了寶馬小跑。

蕭風聽兩人說出去逛街,腆著臉站起來:「你們去逛街,帶著我唄?飯後出去消化消化食。」

火舞沖蕭風翻個白眼,很極品的拒絕了:「我們去逛內衣店,你一個大男人跟著去,不臉紅么?」

蕭風聽到這理由,很乾脆的搖搖頭,表示不去了。一個大男人,跟倆美女身後去挑罩罩,確實有點操蛋了。

蕭風回到房間,打開電腦,找出網頁收藏夾,進入某個h站,隨便找了部『波多野吉衣』的片子,欣賞了起來。

蕭風叼著煙,眼見著屏幕里的波多野吉衣嗷嗷叫著進入高.潮,自己卻根本提不起興緻。他琢磨一番,才明白,為什麼自己看的這麼沒感了~!

蕭風嘆口氣,把電腦外放的聲音調至靜音後,拿起手機,找出韓爽的號碼。猶豫再三,最後一咬牙一跺腳,撥了過去。

動聽的彩鈴聲響起,是慕容雪的『祭祀』。

孟婆,

給一碗湯,

讓我忘了這一世情殤!

……………

慕容雪剛唱幾句,電話被掛斷,傳出『對不起,您撥的用戶不方便接聽您的電話,請稍後再撥』的合成音。

「吆,還不接我的電話?」蕭風怒了,又撥了過去。

鈴聲依舊,歌聲剛起,再次被掛斷,傳出『嘟嘟』的聲音。

「奶奶的,再一再二不再三,如果還不接,老子絕對不再打!」蕭風瞪著手機屏幕,又撥了過去。

彷彿韓爽感受到蕭風的心理,這一次沒被掛斷,電話接聽中。不過,聽筒中卻沒有絲毫聲音。

「韓爽,你怎麼沒回來?」蕭風盡量溫柔的問道。

「……」

「韓爽?你在聽沒有?」

「我和朋友吃飯,今晚不回去了!」韓爽冰冷的聲音中,夾雜著絲絲怒氣。

蕭風忍著問朋友是男是女的衝動,重新點上煙,吸了口:「不回來?那你住在哪?」

「蕭風,你是海么?管得怎麼這麼寬!你是我什麼人?我願意住哪就住哪,你管得著么?」韓爽冰冷的聲音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滿腔怒火。

蕭風聽著韓爽憤怒的聲音,想到早上的情形,也有些後悔起來。韓爽再強悍,也是一個女孩子,自己怎麼可以那麼對她呢?

蕭風壓著心中的想法,噴出一個煙圈:「我是你的房東,自然要為房客的安全負責!」

「放屁!」韓爽更怒:「負責?你能負什麼責?蕭風,你給我小心點,我會找你算賬的!」

「算不算帳,你也得先回來啊!大晚上在外面,多不安全!」蕭風勸著說道。

「不用你管!蕭風!」韓爽氣呼呼說完,掛斷了電話。

蕭風放下手機,臉上有些苦笑,今晚韓爽和誰吃飯呢?不會是個男人吧?哼,如果真是個男人,老子就捏死他!

不知不覺間,蕭風已經把別墅中的房客,當作了自己的私有物品。其他人,尤其是男人,勿碰,勿看,勿打主意!誰敢吃他的窩邊草,他就讓誰生活不能自理!

蕭風掃了眼波多野吉衣,聳聳肩:「妞,今晚實在沒感,等改天再欣賞你的風.騷!」說完,滑鼠點了叉叉,把電腦也隨之關上。

一支煙吸完,蕭風用力甩了甩頭,憑韓爽的性子,必定不會去找男人怎樣的!何況,自己就是把她給誤上了一次而已,又不是自己女友,自己操這個鹹蛋心幹嘛呀!

蕭風不斷提醒著自己,脫掉衣服走進了浴室。沒一會時間,裡面傳出了嘩嘩水聲。

一個冰爽的涼水澡,讓蕭風原本鬱悶的心情恢復了一些。躺在床上,把筆記本電腦放在床頭,找出蒼老師,聽著蒼老師天籟般的呻.吟,緩緩進入了夢鄉。

在臨近睡過去的一秒,蕭風心中只剩下一個念頭,永遠的蒼老師,誰也代替不了!女神,夢裡我來給你性福!

夢中的夜晚,星星是那麼的明亮。一望無際的碧綠草地,微風拂過,蕩蕩漾漾彷彿綠色海洋。

草地中央位置,一個身披半透明白紗的女人躺在草地上,單手撐著腦袋,媚眼如絲的看著蕭風。

蕭風看了幾眼,妹的,極品的****啊!再仔細一看,我擦,蒼老師?!她怎麼在這!瞬間,他感覺熱血上涌,小弟弟一下子立正了。

忽然,蕭風意識到有些不對勁,怎麼褲襠下面涼颼颼的?低頭一看,乖乖,自己怎麼沒穿衣服?

蕭風看著高昂的小弟弟,忽然想起那個血玉玄武。它們兩個的腦袋,是多麼的相似啊!不過,自己的沒有那麼血紅而已!

「你來啊!」蒼老師被人所喜愛的童顏,此時浮現出媚笑。一雙眼睛,水汪汪的,勾人心魄。

蕭風聽到蒼老師的聲音,哪裡還顧得上什麼節操,用力點點頭,撲向了誘人的**。

半透明的白紗,隨風飛揚起來。一具白皙勻稱的身體,綻放著迷人的光輝。若有若無的乳.香,讓蕭風深深的埋下頭去,用力的拱著。

蒼老師發出悶哼,雙手撫摸著蕭風的脖頸和後背。她的指尖,彷彿充滿了魔力般,讓蕭風的肌膚一陣陣顫慄。

有人說過,蒼老師的a.v,與其他女主角不同。她總是能給男人以真心的溫柔,以及母性的撫摸。

當蕭風進入蒼老師身體的一刻,他充分了解了這句話。

草地上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