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男生小說 > 都市娛樂小說 >玩美房東 >第二百八十二章上天的寵兒

第二百八十二章上天的寵兒

小說:玩美房東| 作者:寂寞的舞者| 類別:都市娛樂

高腳杯輕輕晃動,紅酒在其中泛起波紋。

「慕容雪,來,為了你今後的演藝道路,我們乾杯!」蕭風微笑著,舉起了紅酒杯。

慕容雪扶了扶臉上的太陽鏡,笑著點頭:「謝謝!」

兩隻高腳杯發出脆響,盪起一抹猩紅。

「祝慕容女神,能夠成為殿堂級的音樂人,歌聲傳遍整個世界!」

慕容雪輕抿紅酒,感受著舌尖上的觸覺,酸酸甜甜…

蕭風仰頭幹掉紅酒,擦了擦嘴角的酒漬:「演唱會準備的怎麼樣了?」

「其實我也不用準備,各種繁瑣的事情有李姐來操心!我只管好好寫歌,好好唱歌,其他的都不用多想!這次演唱會,我會拿出幾首新歌,為新專輯造一下勢。」

「你自己寫歌?」蕭風一愣,有些驚訝的問道。

「你知道林夕吧?大部分的歌,是我們兩個合作寫的!我的成名作『祭祀』,則是由我填詞作曲,獨立完成的。」慕容雪淡淡的說道。

「……」蕭風更是驚訝,原來慕容雪不僅是個美女,還是個才女啊!

林夕是誰,蕭風自然是知道的!華語樂壇頂尖填詞人,諸多著名歌手,都去請他作詞。他是個高產填詞人,更獲得過香港音樂最高終身榮譽獎之一的金針獎!

正是因為知道林夕是誰,蕭風才會更加驚訝!林夕作為頂尖填詞人,都與慕容雪合作填詞,那這個小妞的水平有多高?天才?對,稱一句『天才』也不為過了!

「慕容雪,你是這個!」蕭風不會輕易服人,但面對慕容雪,卻忍不住豎起了大拇指。

慕容雪笑著搖搖頭:「在音樂這條道路上,我只是個蹣跚學步的孩子,我要走的路,還有很長很長!」

蕭風也笑了:「你能有這種想法,是最好的!不過說真的,我以前從不追星,也沒有佩服哪個明星。但是你,絕對是個例外!」

慕容雪把玩著紅酒杯,忽然抬起頭,看著蕭風:「烽瀟,謝謝你引導我走出誤區。」說著話,緩緩摘掉遮擋著半張臉的太陽鏡,露出了全貌。

蕭風眼睛觸及到這張臉,再也挪不開目光。慕容雪真人,要遠遠比電腦和專輯上的照片好看得多!聲音美妙,長相漂亮,有才謙虛,真正的上天寵兒,獨一無二的寵兒!

慕容雪並沒有讓這種美好持續多久,把太陽鏡又給戴在了臉上。

蕭風見慕容雪又戴上了太陽鏡,有些意猶未盡的吧嗒一下嘴巴:「慕容雪,你比照片上漂亮多了!」

「呵呵,謝謝誇獎!」慕容雪聽到蕭風的話,也儘是嘴角翹了翹而已。這種讚美,這幾年她聽得太多太多了。

兩人又聊了很多,在旋轉餐廳結束一周旋轉時,結束了午餐。

「吃飽了嗎?」蕭風拿起紙巾,擦擦嘴角。

慕容雪點點頭:「嗯!」

「呵呵,既然吃好了,那我們就走吧!」蕭風泡妞,向來喜歡放長線釣大魚。魚餌扔下去,魚線抖緊了,美人魚想不咬鉤,都有些困難。

慕容雪禮貌性的輕笑:「嗯,我也該回去忙事情了!」說著話,看了眼時間:「我還約了個朋友,她也快來了。」

「好的,那我就不打擾你了!等你演唱會的時候,我一定會去捧場!」蕭風站了起來。

慕容雪點頭:「好的!」

兩人離開旋轉餐廳,蕭風把慕容雪送回了客房部後,又聊了幾句,這才乘坐電梯來到大堂。

中午與女神共進午餐,兩人的關係明顯有了緩和,蕭風的心情是很好的。一次生兩次熟,三次蓋被一起舞,這都得需要個過程!

蕭風下到大堂,剛準備去門口和六個漂亮女迎賓聊幾句時,就見一個高挑的女孩向著電梯處走來。

忽然,蕭風眼睛瞪大,心臟猛地狠狠一跳,嚇得他趕忙躲在電梯門旁邊一顆巨大的盆景後面,打量著走來的高挑女孩。

「妹的,韓爽怎麼跑雲中塔來了?」蕭風有些好奇,禁不住泛起嘀咕。

韓爽並沒看到藏在盆景後面的蕭風,臉色冰冷的走進電梯。

蕭風等韓爽進入電梯後,這才從盆景後面跑出來,看了幾眼電梯門,想跟上去瞅瞅吧,又怕引起韓爽的注意。要知道,這小妞警覺性高得嚇人。

「算了,她來這幹嘛,該我屁事!」蕭風甩甩頭,向著門口走去。因為見到韓爽的緣故,讓他也沒了調戲迎賓的心思,出了大門,來到停車場。

蕭風坐在賓士車中,掏出手機,打開日曆功能,盤算了一下日子。趁著下午有時間,去把黃力接出來吧!有些事情,也該儘早的安排了!

蕭風發動起車,直奔小白楊看守所而去。在路上,他給看守所的錢警官打了個電話,說自己一會過去提人。

將近一小時,蕭風來到小白羊看守所門口。坐在車裡,看著十幾米外的大鐵門,蕭風有些好笑,自從回到九泉後,自己進來兩回了。

蕭風又給錢警官響了聲電話,沒一會時間,大鐵門旁邊的小門打開,一身制服的錢警官走出來。

「風哥,你來了,呵呵…」錢警官快步向蕭風走來,離老遠就伸出了雙手。

蕭風與他握了握手,笑著點點頭:「錢警官,我來接黃力出去。」

「嗯,這件事情,我已經安排好了!」錢警官忙掏出煙,給蕭風遞上:「這幾天你再不來,我都準備給你打電話了呢!呵呵,已經給他銷了案子,養著一個吃白飯的。」

蕭風很無語,這就是天朝!看見沒?家裡沒錢沒人,牢底坐穿!家裡有錢有人,一句話的事兒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