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男生小說 > 都市娛樂小說 >玩美房東 >第二百八十九章我願意!

第二百八十九章我願意!

小說:玩美房東| 作者:寂寞的舞者| 類別:都市娛樂

林琳愣在原地,眼睛在鑽戒和蕭風臉上徘徊著,依舊不敢相信。至今,她還沒有從巨大的幸福中緩過神來。

「願意,願意;答應他,答應他…」各種層出不窮的喊聲自下面響起,甚至已經有人激動的站了起來。

火舞站在旁邊,看著舞台中央的兩人,壓下心中的黯淡,沖著某個方向打個手勢。

忽然,舞台上方燈光大亮,形成一個牢籠狀的樣式,把蕭風和林琳罩在了其中。牢籠之外的燈光不斷變幻著,漸漸變成一個巨大無比的心,把整個舞台都籠罩起來。

牢籠中央,蕭風牽著林琳的手:「小丫頭,告訴我,你願不願意做我女朋友!」

林琳盯著蕭風,淚珠順著臉頰滾落下來:「風哥,我…我不願意!」

火舞剛準備把話筒湊近林琳,聽到這話後,嚇得趕忙把話筒給關掉了。「為什麼?」蕭風沒急,她先急了。

蕭風盯著林琳,撫摸著她的秀髮:「小丫頭,告訴我為什麼。」

「你,你的女朋友,不是丁丁嗎?你不能這麼對她。」林琳流著淚說道。

「……」火舞不說話了,如果換做自己,這會哪還去管什麼釘子還是鉗子的。畢竟,愛是自私的嘛。

蕭風哭笑不得,原來小丫頭是因為這個啊!唉,還真是個傻丫頭!雙手捧起林琳的臉:「丫頭,以前我說丁丁是我女朋友,是假的!她不是我的女朋友,而是女房東!除了這個外,我和她沒有其他的關係。」

林琳聽到這話,眼睛一下瞪圓了。「你騙了我?她不是你女朋友?」

蕭風點點頭:「嗯,不是!如果你還不信,可以現在就下去問她!小丫頭,除了這個理由外,還有其他的么?」

林琳有些不相信,擦了擦眼淚,向著下面丁丁看去。果然,丁丁正打著電話,並沒有應有的反應。

「小丫頭,他們都在等著見證呢,到底願不願意,做我的女朋友呢?」蕭風認真的問道。

「我願意。」這次,林琳沒有再猶豫,猛地撲進了蕭風的懷裡。

蕭風笑了,單手攬著林琳,怕打著她的後背。「好了,別哭了,乖乖的。」

「好!」下面的人,站起來大聲喊道。

「親一個!親一個!」火舞當先發難,手持話筒叫道。「你們大家,想不想看?」

「想!」所有人再次大呼。

「那跟著我一起喊!親一個!親一個!」火舞領頭大喊。

蕭風掃了眼下面,趴在林琳耳邊輕聲說道:「小丫頭,聽到他們的話了么?」

林琳仔細一聽,全都大叫『親一個』,更害羞的不敢起來了。

「都別叫了,現在就給你們親一個!」蕭風擺擺手,勾起林琳的下巴,不等她有所反應,嘴巴印在了紅唇上。

林琳嚇了一跳,剛準備掙扎時,就感覺唇間探進一條舌頭,不斷撥弄著自己的舌頭。林琳聽著耳邊的掌聲,一咬牙,乾脆不在掙扎,忘了這個世界,只與蕭風吻到地老天荒。

十多分鐘過去,蕭風鬆開柔軟的紅唇,看著閉著眼睛,面色緋紅的林琳,輕聲笑著:「小丫頭,睜開眼睛吧!」

長長的睫毛顫抖著,林琳緩緩睜開了眼睛。「風哥,我好幸福。」

「呵呵,我也是!只要你幸福,我就幸福!」蕭風颳了刮林琳的鼻子,嘴角翹了起來。

「好~~」下面再次傳出大喊聲。

蕭風掃視全場,雙手搭在林琳肩膀上:「小丫頭,今天是人家的婚禮,咱倆就別出風頭了!回桌上吃飯去吧,也該開席了。」

林琳強忍著羞意,點點頭:「嗯,好啊!」說完,跑下舞台,返回自己的椅子上。坐下後,餘光偷偷瞟過丁丁,見她確實沒什麼過激的反應後,這才甜甜的笑了,壞蛋風哥,竟然騙了我這麼久!

「舞兒,你也下去吧!」蕭風拍了拍火舞的肩膀,轉身跳下舞台,也回到自己桌上。

「現在,大家等候開席吧!」火舞見事情處理完後,大喊一聲,把話筒遞給劉靚,對她笑了笑:「下面的事情,交給你吧!」

劉靚苦笑,這都什麼跟什麼啊!

幾分鐘左右,一排排的服務員上來,端上了各種美味佳肴。劉靚剛準備說句開席,低頭向下一看,哪還用自己說啊,已經吃上了。

「風哥,我祝你找到了真愛!為了這份真愛,乾杯!」張羽當先端起酒杯,看著蕭風笑道。

蕭風笑了笑,拿起面前整杯白酒:「來,幹了!」說完,仰頭一口氣喝了下去。

凡是認識蕭風的,全部借著這個機會上來敬他一杯酒。短短半小時左右,蕭風就有了三分的醉意。

「風哥。」妖刀和火焰女,端著茅台和酒杯來到蕭風旁邊,「我們來敬你杯酒。」說著話,妖刀拿起酒瓶,倒了滿滿一杯酒。

火焰女親自端著,雙手遞了過去:「風哥,謝謝你!」

蕭風笑了笑,接過酒杯,點點頭:「別人敬的酒我可以不喝,這杯酒,我一定幹掉!妖刀,火焰女,你們不需要謝我!來,祝你們白頭偕老,永結同心!」

三支酒杯相撞,各自幹掉了杯中的酒。

「風哥,我不會多說什麼!以後有事情,我絕對會倒在你前面!」妖刀擦了擦酒漬,認真的說道。

蕭風拍了拍妖刀的肩膀:「呵呵,大喜的日子,說這些幹嘛!今天新人很忙,我這桌就不多留你們了。」

妖刀和火焰女深深看了眼蕭風,這才轉離開,去各桌敬酒了。

蕭風重新坐下,掏出香煙點上,目光投向鄰桌的無名。無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