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男生小說 > 都市娛樂小說 >玩美房東 >第二百九十二章戰吧戰吧!

第二百九十二章戰吧戰吧!

小說:玩美房東| 作者:寂寞的舞者| 類別:都市娛樂

張羽不可抑止的戰意,吸引了眾人的目光。

蕭風一愣,小羽子犯哪門子神經呢?在無名面前露戰意,那不是關公面前耍大刀么?

就在蕭風念頭未落之際,一股磅礴的戰意陡然從無名身上散發,直逼向張羽。

張羽大驚,身體向後退了幾步,一屁股坐在了草地上。剛凝聚起來的戰意,直接被無名給轟散了。

「如果你不是風的兄弟,現在你已經是死人了。」沙啞而冰冷的聲音,從黑袍中傳出。

任憑張羽縱橫南城,這會也沒敢回一句話。他擦了擦額頭的冷汗,眼睛中儘是恐懼。這個無名,太可怕了!雖然沒有實際交過手,但憑感覺,他就知道,自己在他手裡走不了一招!

林默緩緩扶起張羽,沖著他搖搖頭:「不要說話。」他和無名接觸的時間較多,這完全是個變態。別說是張羽,就算是煞風十人組中的二號狂戰,見到無名也有恐懼感。張羽被他戰意壓倒,根本不丟人。在無名眼裡,張羽最多算只強壯點的螞蟻,根本不是一個層級級別的。

「無名,這批尖刀,不能進行生死淘汰賽!打造這把尖刀,我的目的就是讓他們強過普通黑道小弟,能作為天門的底牌就可以!他們不是世界傭兵,也不是殺手,沒必要那麼嚴格。」蕭風開口了。

無名點點頭:「好,隨你。」

「來人,把他倆送去醫院!快點,坐那個去。」蕭風指著直升機說道。

尖刀成員中都鬆口氣,可算是不用自相殘殺了!忙走出幾個人,抬著兩個小弟,向著直升機快步跑去。

蕭風點上顆煙,揮揮手:「都先散了吧,一會跟著林默離開。」

「是。」天門尖刀趕忙散開,跑得遠遠的了。他們生怕無名這個變態,又搞出什麼魔鬼手段來折磨他們。

蕭風噴出一個煙圈:「無名,今晚八點聚一下!地點嘛,岳陽樓吧!」

「好。」

「那我們就先走了!」蕭風處理完這邊,也不打算過多的停留。

「你們先走。」林默搖搖頭,表示自己留下。

蕭風疑惑:「你要幹嘛?」

「戰倒八眉!」林默認真的說道。

蕭風想了想,當初林默剛來那會,好像輸在倒八眉手中,當時留下話,說離開的時候再戰一次。

「那我們留下來,看看吧!」蕭風笑著說道。說實話,他並不看好林默。雖然他進行了大半月的魔鬼訓練,但又怎麼能是常年訓練的倒八眉對手!

蕭風留下的原因,就是想保證林默的安全。煞風的人,下手個頂個黑的要命。一個重手,輕則殘廢,重則斃命!畢竟,他們活在世上的目的,就是殺人,為他蕭風殺人!

倒八眉等人並沒有讓蕭風久等,大概五分鐘左右,幾人開著兩輛子彈頭回來了。當他們下車見到蕭風時,不由得一驚,風哥飛來的么?怎麼這麼快?!

「倒八眉,我在等你。」林默晃了晃脖子,站在倒八眉面前。

倒八眉一愣:「等我?幹嘛呀?」

「我要和你一戰!」林默全身骨節發出脆響,戰鬥散發,熱血沸騰起來。

倒八眉愣了一會,這才想起當初林默扔下的話,點點頭:「對,我把這事兒給忘了。」說完話,緩緩脫掉外衣,往林默面前一站:「你想怎麼打?」

「倒地算輸!」林默調節著身體,緩緩說道。

倒八眉餘光掃過蕭風,點點頭:「行!來吧!」

林默捏了捏拳頭,腳下猛地用力,身體如一顆炮彈般沖向倒八眉,雙拳向著他的胸膛狠狠擊去。

倒八眉感受到林默的拳風,眼睛中閃過一絲詫異,短短大半月時間,他竟然強了這麼多?來不及多想,雙手向著林默的拳頭拍去,向後退了幾步。

『啪』的一聲,兩人的手重重撞擊在一起,隨後個後退了幾步。

林默握了握拳頭,戰意更加燃燒:「再來!」話落,又沖了上去,雙手瞬間擊出一十三拳,封鎖了倒八眉的全身要害。

倒八眉又是一驚,臉上多了一抹認真:「有點意思!」說著,身體高高躍起,右腳向著林默腦袋狠狠抽下。

林默雙腳彷彿在地上生根,右手握拳,呼嘯著向上方衝去。

『啪』,又是一聲,林默的拳頭與倒八眉的鞋底撞在一起。

倒八眉借著這個力氣,身體向後翻去,落在地上,『蹬蹬蹬』的後退幾步,一屁股坐在了地上。

林默身體也是一矮,拳頭劇痛傳出。正當他輕揉幾下拳頭時,就聽倒八眉喊道:「我倒在地上了,我輸了。」

林默一怒:「不行!」

「不行?」倒八眉撇撇嘴,身體向後一仰,整個人都躺在草地上:「現在倒下了,行了吧?」笑話,這是風哥的兄弟,萬一自己給打傷了,那能有好么?既然他想戰,那就讓他贏唄,反正他又不來煞風排名次。

「站起來,再戰!」林默臉色冰冷,指著地上的倒八眉。

蕭風無奈搖頭,這個倒八眉輸的也太假了吧?傻瓜都能看出來,他是故意輸的了。

「林默,我都輸了,你還想怎麼樣?」倒八眉躺在地上,仰頭看著林默。

「站起來,再戰!」林默緩步向著倒八眉走去,聲音愈加的冰冷。他能接受輸,但不能接受這種贏!這不是贏,而是一種侮辱!

「十號,如果你贏不了他,今天你死!」沙啞的聲音,陡然在現場響起。

倒八眉聽到這話,哪裡還敢在草地上趴著,一個骨碌爬了起來。眼睛看向無名,張張嘴,卻什麼也沒敢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