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男生小說 > 都市娛樂小說 >玩美房東 >第二百九十三章晚上給你留門

第二百九十三章晚上給你留門

小說:玩美房東| 作者:寂寞的舞者| 類別:都市娛樂

五點半左右,客廳門打開,林琳等人從外面走了進來。

「哇,好香啊,是誰做的飯?」火舞抽了抽鼻子,驚訝的問道。

林琳也有些疑惑,難道是風哥回來了?他還會做飯嗎?念頭還未轉完,就見蕭風戴著圍裙,從廚房中出來。

「哈嘍,我的美女房客們,都去洗洗手,準備吃飯了。」蕭風把菜擺放在餐桌上,微笑著說道。

林琳看著蕭風,小心臟不可抑止的『砰砰』跳動著,心情異常的激動。「風哥。」

蕭風走到林琳面前,伸手颳了刮她的鼻子:「洗手去,今天風哥給你做飯吃。」

「嗯嗯。」林琳嘴上答應著,腳下卻沒有動彈。

「哎呀,行了,別在這秀恩愛了!」火舞撇撇嘴,鑽進了洗手間。

丁丁在林琳臉上捏了一把:「看看你這幅小女人的姿態,哈哈。」說完,也衝進洗手間。

韓爽自始至終,冷著一張臉,眼睛看都不看蕭風,向著樓上走去。

「韓爽,洗手吃飯了。」蕭風沖著韓爽背影喊道。

「沒胃口。」韓爽頭也不回,冷冰冰扔下一句話後,上樓去了。

蕭風聳聳肩,難得老子下回廚房,這娘們竟然不給面子,夠狠啊,看我再搭理她的。「林琳,小雪,去洗手吃飯。」

張雪抿著嘴,拉著林琳的手:「走吧,林琳姐,晚上再盯著他看。」

林琳大羞,掐了張雪一把:「小丫頭片子,你胡說八道什麼!」

「嘿,洗手吃飯咯。」張雪喊了一聲,向著洗手間走去。

兩人剛進洗手間,就傳出了尖叫聲。蕭風嚇了一跳,裡面這是怎麼了?當他衝進去一看,臉色垮了下來:「火舞,丁丁,你們幹什麼呢?」

林琳和張雪落湯雞般,擦了擦臉上的水:「你們打,能不能不要殃及池魚啊!」

火舞和丁丁,手裡拿著個盆,全身同樣濕漉漉的,從嘴裡往外吐水呢。

蕭風剛準備訓一下兩人,怎麼整天鬧啊鬧的,就不能消停點嘛!話還沒說出口,眼睛先瞪圓了,奶奶的,最好天天都潑水玩,嘿嘿,我喜歡!

蕭風的目光,依次掃過丁丁、火舞,林琳的胸部,暗暗吞了口口水,真有料啊,給摸嗎?至於張雪,蕭風則強忍著沒有去看。他怕他看了張雪,心裡會有負罪感。

丁丁穿了件白色半透明的襯衫,這會兒被水一潑,完全變成透明衫了。那對不算太大,但絕對勻稱渾圓的酥胸,傲然挺拔,貼在白襯衫上。

蕭風嘀咕,如果沒有黑色乳罩遮擋,絕對會露出那兩顆紅葡萄的!嘿,不知道這顆葡萄,是個什麼滋味呢?

與丁丁比較,火舞也不多承讓。一件大領低胸小衫,被水一濕,向下墜去。大半個白色乳罩,裸露在外。尤其是呈弧形的雪白肌膚,更是吸引人眼球,煞是迷人。

「咳咳,丁丁,火舞,你們兩個能不能消停幾天?」蕭風目光轉動,一會看看這個胸,一會看看那個胸,產生一種眼花繚亂的感覺。唉,雖然都是一團肉,但各有各的味道吶!

如果這會有人問蕭風,最幸福的事情是什麼?風哥會很負責任的告訴你,幸福就是租個別墅,養著一群女房客,沒事就看她們潑水玩!

丁丁掃了眼蕭風:「蕭風,抓緊時間,帶著你的房客都搬走!當然,林琳可以不搬!」

「哼,你憑什麼讓我搬?趕緊開個價,這別墅我買了!」火舞絲毫沒有做房客的覺悟,直接和女房東頂上了。

「哎呀,你們別吵了,好不好?都回房間換換衣服,一會下來吃飯了。」林琳拉著兩人,忙說道。

丁丁和火舞互相看看,冷哼一聲,並肩走出洗手間,向著樓上走去。

蕭風眼巴巴的見兩人上樓,舌尖舔了舔嘴唇,落到林琳的胸前:「林琳,小雪,你們也回去換衣服吧。」

「嗯。」兩人點點頭,匆匆上樓去了。

蕭風嘆口氣,這丁丁不是說住個兩三天么?這都兩三天了,怎麼還沒有要走的意思?蕭風有些頭疼,拍了拍腦門,去餐桌為女房客盛粥去了。

五分鐘左右,幾個女孩從樓上下來。在林琳身後,還跟著韓爽。「韓爽姐,風哥第一次做飯,一定要嘗嘗哦。」林琳拉著韓爽的手,輕聲笑道。

韓爽點點頭:「嗯。」

眾人依次坐下,火舞和丁丁依舊緊鄰著蕭風。蕭風目光掃過兩人,下意識的把雙腿夾緊,免得被一會再踢到蛋蛋。

果然,剛一坐下,火舞和丁丁兩人再次針尖對麥芒,時不時斗著筷子。最後戰鬥升級,差點動手端盤子向對方砸去。

「妹的,不吃了,怕被你傳染艾滋呀!」火舞又像上次那樣,把筷子扔在了桌上,冷笑著說道。

這一次,林琳決定為火舞掃掃盲。「舞兒,艾滋是不通過唾液傳播的。」

「……」火舞看了林琳一眼:「你這話的意思,就是說釘子的艾滋,不會傳染給我?」

丁丁大怒:「火舞,你找事么?」

「對啊,我就找事兒,怎麼著!韓爽,咱倆聯手,把她扒光了扔大馬路去吧?」火舞很輕蔑的看著丁丁,冷笑著說道。

韓爽聽到火舞的話,搖搖頭:「我沒興趣。」

「那我自己來吧!」火舞晃了晃脖子:「釘子,如果我把你扒光扔馬路,你會不會哭啊?」

「欠揍!」丁丁再也忍不住,抬腳向著火舞踢去。

火舞時刻注意著丁丁,見她動腳,也不再客氣,右腳用力踹向對面。同時,右手一把抄起了面前的盤子,準備扣在丁丁的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