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男生小說 > 都市娛樂小說 >玩美房東 >第十一章全套服務

第十一章全套服務

小說:玩美房東| 作者:寂寞的舞者| 類別:都市娛樂

蕭風和林琳把依依送回住處,拒絕依依邀請他們上去坐會的好意,開車離開了。

「風哥,你今晚還出去有事么?」林琳坐在副駕駛,隱藏在黑暗中的臉蛋泛起紅潤。

蕭風點點頭:「嗯,一會出去辦點事。如果順利的話,兩個小時就辦完了。小丫頭,有事么?」

「沒,沒事。」林琳忙搖搖頭,摸了摸滾燙的臉蛋。「風哥,你先去忙吧。」

蕭風有些疑惑,不過心裡惦記著熊霸的事情,倒也沒多問什麼。如果讓他知道林琳此時心中的想法,估計他能興奮的手一哆嗦,非把車開溝里去不可。

蕭風剛把車停在別墅門口,手機響了起來。「喂?」

「風哥,謝劍鋒離開,就剩熊霸自己了。」

蕭風聽到這話,暗暗鬆了口氣。「嗯,我一會給你打電話。」說完,掛斷了電話。

蕭風原本還想進去和林琳溫存一會,現在也只能打消這個念頭。在林琳臉上親吻一口:「小丫頭,你自己進去吧,我出去辦事。」

林琳乖巧的點點頭:「嗯,好的,風哥。」說著話,一咬牙,主動親了蕭風一口。

車內的橘黃色燈光有些暗,映襯著林琳嬌紅的臉蛋,格外的迷人。蕭風看著林琳,捧著她的臉,嘴巴印了上去。

兩人相擁著,激吻著,直到林琳喘著粗氣,蕭風才放過了她。「小丫頭,回去吧。」

林琳打開車門下車,擺擺手:「慢點開車,注意安全哦。」

蕭風點點頭:「嗯,我知道了。呵呵,你快進去吧,早點睡覺,不要等我。」

林琳笑了笑,轉身進入別墅。

蕭風見林琳進去,臉上的笑容消失不見,取而代之的是一抹冰冷:「熊霸,今晚你必須要死。」說完,踩下油門,賓士車消失在黑暗中。

海闊天空洗浴城門口,熊霸叼著煙,左右看看,走了進去。以前混得好的時候,他經常來這裡,和這裡的幕後大老闆,海東波海老,也有些交情。

現在混慘了,他沒臉去拜訪海老。當然,就算混得好的時候,去拜訪海老,海老也不一定會見他。畢竟是金盆洗手多年的老前輩了,不想再過問江湖事,也不想接觸太多道上的人。

今天熊霸選擇來海空天空洗浴,一共有兩個理由。第一個理由,很簡單,在裡面呆了那麼多天,心神和身體雙重疲憊,想過來泡個澡,找個女技師做個全套,放鬆一下。

第二個理由,就是選擇在這裡,熊霸比較放心!九泉道上混的,哪個不給海老面子?誰敢在他地盤上鬧事兒,那純屬耗子舔貓逼,沒事兒找刺激!

熊霸輕車熟路的進去,服務員迎了上來,聊了幾句後,滿臉微笑的帶著熊霸進入內部。

熊霸剛進去,馬丁則緊隨其後,在服務員的帶領下,緊跟熊霸。到了更衣間,馬丁心裡暗罵,只能掏出手機,撥打蕭風的電話。

「喂,風哥,熊霸在海闊天空洗浴城。好,我等你。」馬丁壓低聲音,聽蕭風說過來時,打消進去跟蹤的念頭,準備等他來了一起行動。

馬丁整理一下衣服,從錢包里掏出幾張毛爺爺,出門遞給服務員:「我還要等一個朋友,你幫我注意一下,剛才進來的那個人,在哪洗浴,一會我們進去找他。」

服務員收了小費,哪裡還考慮其他,點點頭:「是,先生。」

馬丁坐在休息室中,大概二十分鐘左右,蕭風進來。「風哥,這呢。」

蕭風不動聲色的過來,坐在馬丁旁邊:「熊霸在包間享受額?」

「嘿,沒有,在大池子里泡著呢。」馬丁咧嘴笑了笑。

蕭風一愣:「大池子?就算他混的再落魄,也不會去泡大池子吧?難道他有這個特殊嗜好?」

「風哥放心,他點了一個豪包,一會肯定得進去。」馬丁低聲說道。

蕭風這才點點頭,大池子人太多,倒是不好下手。「呵呵,走吧,我們去瞅瞅,別讓這老小子跑了。」

兩人先在更衣室換了衣服,穿著拖鞋進入大眾浴池中。

馬丁怕被熊霸發現,不斷左右瞄著,一副做賊的樣子。再看蕭風,則滿臉淡然微笑,彷彿進來就是洗澡的。

蕭風和馬丁沒有下去,而是找了個椅子坐下,開始尋找起來。眼睛掃了幾圈,在一個角落裡發現了熊霸,他正舒服的閉著眼睛,倚靠在池子邊呢。

不知道過了多久,熊霸站起來,披上衣服,離開了大眾浴池。

蕭風拍了拍馬丁的肩膀:「走。」

兩人站起來,跟在熊霸身後不遠,向著三樓走去。三樓是豪包,看來熊霸是泡舒服了,準備找個妹紙玩全套。

「兩位先生,請問需要什麼服務?」三樓入口處,一個服務員攔住了蕭風和馬丁。

蕭風心裡暗叫不好,身體猛地向後一縮。果然,熊霸聽到身後的聲音,轉過頭看了馬丁一眼,沒發現什麼異常後,推開一個豪包進去了。

馬丁一顆心也差點跳到了嗓子眼,見熊霸並沒有懷疑後,這才鬆了口氣。

「來兩個豪包,全套。」蕭風緩緩閃出身,看著服務員說道。

服務員點點頭:「兩位先生,請跟我來。」

馬丁疑惑的看著蕭風,他怎麼點了兩個豪包?正準備問問時,就見蕭風搖搖頭,阻止他多問什麼。

蕭風一邊走,一邊低聲道:「進豪包五分鐘後,出來行動!」說著,推開豪包的門進去了。

馬丁撇撇嘴,五分鐘毛線也享受不了啊!不過對於怎麼行動,他顯然更有興趣。他看了眼時間,進入蕭風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