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男生小說 > 都市娛樂小說 >玩美房東 >第十九章相親?認親!

第十九章相親?認親!

小說:玩美房東| 作者:寂寞的舞者| 類別:都市娛樂

警察們見蕭風打電話,也就都沒有動手。他們都不是傻子,能在這會淡定打電話的人,要不就是極有背景,要不就是**。萬一貿然惹了有背景的人,那估計這身皮就得被扒掉了。

「喂,劉局,沒打擾你幹事兒吧?我在樓下大廳,警察們不讓我走,嗯,你下來看看吧。」蕭風說完,掛斷了電話。

警察們見蕭風打完電話,也沒有上來抓他。通常,他們會給打電話的人特殊待遇,多給他十分鐘,看看他找的靠山夠不夠強硬!如果強硬,那自然散了,不需要再抓。如果弱了,那不好意思,抓起來先揍一頓,浪費爺爺們的時間!

「兄弟,你給誰打得電話?」男人看著蕭風問道。

「呵呵,沒誰,一會就見到了。」蕭風聳聳肩,輕鬆的說道。

被蕭風一腳踹飛的警察,這會才緩過來,慢慢從地上爬起來,指著蕭風吼道:「王八蛋,今天我不弄你,我就不幹這個警察了!」

蕭風當著這麼多警察的面,一腳把他給踹飛了,如果不做點什麼,那以後還怎麼在警局混?

「小崔,別衝動,他打電話了。」另一個和他關係不錯的警察,拉了拉他,暗暗搖頭。

小崔聽到同事的話,猶豫一下,沒有再說話。別看他們警察牛逼,但也就在普通老百姓面前耍耍威風而已。放在一些人物面前,其實屁都算不上一個。

「都圍在這裡幹什麼?不用工作么?」劉華領著女秘書從樓上下來,冷著臉問道。

警察們聽到聲音,忙轉過身:「劉局好。」

「發生什麼事兒了?」劉華打著官腔問道。

小崔捂著肚子,走到劉華面前,沖女秘書打個眼色:「劉局,這個人涉嫌盜取自動提款機,剛才在這偶遇,我想抓他!他不但反抗,還襲警傷了我。劉局,你可得為我做主啊。」

女秘書聽到這話,嚇了一跳,頻頻對小崔打著眼色。最後見他也沒反應,乾脆走到他面前:「小崔,這件事情肯定是個誤會。」

小崔一聽這話怒了,瞪圓眼睛看著女秘書:「你是我女朋友,怎麼還向著外人說話呢?」

站在一旁的蕭風,忽然感覺好有喜感啊!原來,被自己踹飛的警察,是女秘書的男朋友啊!那劉華和這個警察是什麼關係?真夠混亂的!

女秘書見小崔這麼說,也生氣了:「蕭先生是劉局的朋友,怎麼會去盜取自動提款機呢?」

劉華掃了眼小崔,冷哼一聲,走到蕭風面前:「蕭先生,這是個誤會,相關人員我會認真處理的。」

警察們一看都明白了,原來蕭風剛才就是個劉局打得電話啊!唉,小崔要倒霉了啊!剛和小崔一起回來的警察,心裡又慶幸又擔心。慶幸的是,自己剛才沒和蕭風動手。擔心的是,劉局說的相關人員,會不會有自己呢?

「劉局,那我就白挨揍了?」小崔臉色鐵青的問道。

「行了,小崔,少說幾句吧。」女秘書趕忙拉了拉小崔,怕他出口惹禍。

「行什麼行!這小子先是犯罪嫌疑人,剛又襲警,怎麼能放他離開!」小崔咬牙說道。

所有警察都搖頭哀嘆,這個小崔平時也挺聰明的一人,今天怎麼就傻了呢?跟劉局作對,能有好果子吃?

劉華聽到小崔的話,臉色有些難看,轉頭看了他一眼:「襲警?你已經不是警察了,又怎麼談得上襲警?劉組長,你去幫小崔辦相關開除手續!」

誰都沒有想到,劉華會痛快的扒了小崔這身皮。警察們有的幸災樂禍,有的則兔死狐悲,各有各的心理。

女秘書心裡也著急,但當著這麼多人的面,她不敢向劉華撒嬌求情,只能盼望著上樓,再好好求劉華了。

小崔也臉色煞白,這會他終於明白過來了,劉局和打自己的這小子是穿一條褲子的!「劉局,給我個機會吧。」

「機會?哼。」劉華冷哼一聲,不再看小崔。「蕭先生,你對我處理的結果,還滿意么?」

蕭風點點頭:「嗯,很好!」目光掃過旁邊的男人,笑了笑:「劉局,這是我朋友,放了他吧。」

劉華稍皺眉頭,隨即點點頭:「行,蕭先生的朋友,怎麼會觸犯法律呢,一定是個誤會。」

這狗娘養的社會,就是這麼操蛋!原本在普通百姓眼裡,天大的罪過,在一些人眼中,其實屁都不算。

為官者,口口聲聲法律法律。殊不知他們這些人,最喜歡藐視的就是法律!受賄嫖娼包養二奶三奶等等,他們藐視法律,觸犯法律的還少么?

男人在旁邊聽著,幸福的都要暈過去了。原本他以為,最少也得判個五六七八年。哪成想,遇見貴人了,一句話,就讓自己無罪了!

「謝了,劉局!」蕭風笑著點頭,指著男人手腕上的手銬:「誰能把這玩意給打開?」

抓人的警察忙上前,迅速的幫男人打開手銬,討好的笑了笑:「蕭先生,打開了。」

蕭風點點頭,看著劉華:「劉局,我們先走了,你忙著。」說完,帶著男人離開了警局。

兩人出了警局大門,蕭風拍了拍男人的肩膀:「呵呵,哥們,現在你沒事了,回家該幹嘛幹嘛去吧。」

「謝謝,你是我的貴人,謝謝你!」男人感激的鞠著躬。

「不用謝,誰讓我遇見了呢。以後別再去給自動提款機倒酒了,那玩意兒喝多了也不會吐錢的。好了,我還有事兒,先走了。」蕭風說完,向停在旁邊的賓士車走去。

「大哥,你叫什麼名字,我以後怎麼能找到你?」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