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男生小說 > 都市娛樂小說 >玩美房東 >第二十一章我是你哥!

第二十一章我是你哥!

小說:玩美房東| 作者:寂寞的舞者| 類別:都市娛樂

蕭風回過神,打量著逼近的三個青年,哪個會是未來的妹夫呢?

別看三個青年面色不善,但如果他們知道了蕭風的想法,估計能抱著他的大腿痛哭,流著鼻涕喊:「我是,我是!」

「小子,你是自己滾出去呢?還是我們把你從窗戶上扔下去?」山羊鬍青年指著蕭風問道。

蕭風掃了他一眼,直接斃掉,看這個山羊鬍子,一臉的老成樣,絕配不上自己妹子!領出門去,不知情的還以為老爹領著閨女呢。

「呵呵,我沒興趣做空中飛人,倒是你們,有興趣么?」蕭風輕笑著,捏了捏拳頭。對廖娜他不舍的下手,這三個青年,他可不打算手下留情!男人嘛,斷了胳膊腿,休息幾月又就活蹦亂跳了!

蕭風話落,山羊鬍青年當先怒了:「小子,記住我的名字,免得死得不明不白!我叫賈宇」

「甲魚?額,你怎麼不叫『假魚』或者『王八』呢?」蕭風咧咧嘴,嘲弄的說道。

賈宇大怒,揮舞著拳頭,向蕭風撲了上來。

行家一出手,就知有沒有!蕭風看著衝上來的賈宇,暗道『高手』!同時奇怪,難道這年頭,高手這麼不值錢么?怎麼到處都有!

蕭風后退幾步,稍緩賈宇的拳風後,一個側鞭腿向他臉上抽去。「身手還不錯,再來!」

其他兩個青年見蕭風壓著賈宇,也紛紛出手,三人合戰蕭風一人。

蕭風苦笑,妹的,力量和敏捷度下降,果然壞處多多啊!如果換做以前,別說這三人,就是再加上一個,自己也玩得輕鬆加愉快!自己最近太閑散,看來還得抓緊時間去趟英國了!

廖娜一瘸一拐走到沙發上坐下,觀察著戰鬥中的四人。看了一會,原本輕鬆的表情變得凝重起來,心裡有些著急。

廖娜原本以為,憑賈宇三人對付蕭風綽綽有餘,沒想到只是戰成平手!看來,剛才蕭風和自己打的時候,手下留情了!

「他為什麼要手下留情?一直說要談談,到底談什麼呢?」廖娜皺著眉頭,百思不得其解。

火舞看著沙發上的廖娜,猶豫再三,始終沒敢上來挑戰她。雖然她腿瘸了,但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啊!剛才親眼見到廖娜那麼強悍,自己上去那不是送死么?

火舞目光落到蕭風身上,雖然對他有信心,但心裡卻氣不過。三個人打一個人,算什麼本事!狗娘養的,以多欺少是吧?

火舞摸出手機,迅速編寫了一條簡訊,內容如下:『小刀,我和風哥被困,你馬上帶一百天門兄弟過來支援!記住,不要告訴火天!地址是『西城銀河區輝源小區1302號!』

火舞發完簡訊後,露出一絲陰險的笑容:「除了廖娜外,哼,你們有三個人,我們有一百多人,一人一腳,也踹死你們了!」

火舞之所以選擇小刀,一是她不想搭理火天,二是小刀的地盤,正處於南城和西城的交界處!由他罩著的場子過來,十分鐘左右就夠了!

正如火舞猜想那般,小刀看著簡訊,心中一驚:「風哥和舞兒出事了?」

他的第一反應,就是想把這件事情上報給火天!但看到『記住,不要告訴火天』時,又猶豫了!混在天門的每個人,對火舞都是又愛又怕的!

小刀真怕違背了火舞的意思,以後被她整來整去的!最後一咬牙:「來人,召集二百兄弟,火速趕往輝源小區!」

雖然說火舞就要一百人,但這事兒能多準備就多準備,誰知道現場會發生什麼異變呢!多備著人,只有好處沒壞處。

兩分鐘左右,小刀帶著二百小弟,乘坐各種交通工具,浩浩蕩蕩趕向輝源小區。其中,有開車的,有騎摩托車的,還有坐計程車的。

「刀哥,出什麼事了?」開車小弟把油門踩到最底,看著臉色陰沉的小刀問道。

「不該問的別問,專心開你的車!」小刀心情不好,皺起眉頭喝道。

小弟不敢再吱聲,按著喇叭快速向輝源小區而去。西城某段大馬路上,隨著天門小弟的路過,熱鬧起來。

前面有堵車的,小弟們就拎著棒球棍下車,先交涉讓他們往邊靠。如果不聽,那棒球棍直接砸車。

在天門小弟堪稱『暴力』的手段下,大部隊八分鐘就趕到了輝源小區。

「1302!」小刀跳下車,拎著開山斧向著a棟衝去。

小區的保安見這些人個頂個拎著傢伙,哪敢管!全都蹲在保安室里系鞋帶,裝作沒看到這些人的。保安們也都想得明白,一月2000塊的工資,犯不上把命賠上!

「到了,開門。」火舞手機響起,簡訊上顯示出內容。

火舞大喜:「奶奶的,小刀這小子辦事兒還真有效率!」嘟囔著,站起來向門口跑去。

廖娜顧不上去追火舞,站起身撲向了蕭風。就這短短十分鐘的時間,蕭風已經放倒了賈宇,打得他躺在地上哼哼了。

廖娜雖然腿上疼痛難忍,但怕自己一方被各個擊破,只能咬牙硬撐著了。她沒想到自己一上去,反而穩定了形勢。

蕭風見廖娜上來了,苦笑著:「老爺們打架,你上來幹嘛?」

「殺了你!」廖娜冷哼著,從小腿部分抽出一把匕首,向蕭風脖子抹去。

蕭風看著閃爍著寒光的匕首,心中升起怒氣:「廖娜,你幹什麼?!」

廖娜以更快的抹脖動作,回答了蕭風的話。很明顯,她要置蕭風於死地!

蕭風身體爆退,一拳擊飛一個青年。這還不算,他快步追上,又是一腳踹出,青年直接飛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