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男生小說 > 都市娛樂小說 >玩美房東 >第二十四章射了!

第二十四章射了!

小說:玩美房東| 作者:寂寞的舞者| 類別:都市娛樂

周圍的人見這邊有熱鬧可看,全部聚集過來。其中不乏火舞的女同學,沖著法拉利里的火舞大叫:「舞兒,加油,幹掉謝三金!」

火舞站起來,沖同學們做了個勝利的手勢:「小意思,秒殺他!」

蕭風點上支煙,看著滿臉勝利表情的火舞,不由得苦笑,這瘋丫頭就這麼信得過自己?「舞兒,你衝動了。」

「什麼衝動了?」火舞重新坐下,疑惑的問道。

蕭風吐著煙圈,看了眼不遠處的謝鑫,他的座駕是一輛外形誇張異常的黑色蘭博基尼。這款車如果分割開,那就特丑。前頭尖長狹窄,就像個老鼠。後面則像一塊被擠扁的麵包。但二者結合起來,那就增添出美感和霸氣。

「舞兒,那款蘭博基尼,最高時速可達380km,你就那麼自信,我能賽過他?」蕭風從蘭博基尼上收回目光,看向火舞。

火舞也有些驚訝:「他那老鼠車,有那麼快?」

「嗯,比我這輛法拉利專業!」蕭風點頭說道。

「那你能贏不?」火舞看著蕭風,笑問道。

蕭風搖搖頭:「巧婦難為無米之炊!就算把舒馬赫請來,讓他開著奧拓和人家賽車,也得輸咯。」

「沒事,輸贏我不在乎!反正如果你輸了,那你以後還得為我做件事。」火舞輕鬆的說道。

蕭風撇撇嘴:「我輸了,那你今天可就得歸他了!看得出來,他對你有意思。」

「擦,是對老娘的身體有意思!萬一你輸了,他敢對老娘動手動腳的起歪心思,那我就廢了他。」火舞冷冰冰的說道。

蕭風豎起拇指:「果然有大姐大的風範,霸氣側漏啊!」

「呵呵,那必須的!我估計,如果是我掌控天門,那絕對比現在牛逼!」火舞拍著碩大的胸部,霸氣更加外放。

蕭風翻個白眼,如果天門落你手裡,估計用不了多久,天門就會變成女子軍團!

當然,蕭風不鄙視女人,反而更加重視女人。男人用手腕征服全世界,女人通過劈腿征服男人而征服世界!

蕭風沒想到的是,日後天門發生動蕩,真是由火舞上位,掌控了整個天門。火舞也如她所說,讓天門煞是牛逼,而她則成為全國最牛逼的黑道大姐。被黑榜譽為『年度最佳女性』『華東地下女皇』等等。

「得,你去和你哥商量一下,讓他讓位置給你。」蕭風笑著,發動起車。

幾乎與此同時,蘭博基尼也發出轟鳴,開到了起跑線上。

「風哥,那娘們長得雖然不如本小姐有靈性,但也算美女了。一會贏過來,你可以帶她玩**哦!」火舞指著蘭博基尼里的黃髮女郎,戲謔的笑著。

蕭風拍了拍火舞的腦袋:「你這小腦袋瓜里整天都想些什麼呢!」說著,掛擋踩油門,來到起跑線上,與蘭博基尼並排。

比賽指揮拿著小旗,站在起跑線的右側,大聲道:「都準備好了么?」

謝鑫划下車窗,看著蕭風做了個拇指朝下的手勢後,才點點頭:「準備好了。」

蕭風叼著煙,嘴角微翹,賽前裝逼的人,通常會輸的很慘!「ok,可以開始了。」說完話後,掏出手機,撥打了小刀的電話。

「開始!」小旗落下,蘭博基尼瞬間衝出起跑線,向著盤山公路入口衝去。

等蘭博基尼沖入公路入口時,現場所有人才察覺出少點什麼,那輛法拉利呢?就算跑的再慢,在開始也不應該拉下很大距離吧?

下一秒,所有人的表情都怪異起來,這他媽是來賽車的么?怎麼停在原地不動?這是要認輸么?

蕭風同樣注意著蘭博基尼的走向,臉上儘是輕鬆的笑意。

「風哥,什麼事?」電話接通了。

蕭風吸了口煙:「小刀,你開車來盤龍山,哥賞你一個妞!」

「妞?」

「別問那麼多了,趕緊過來吧。」蕭風說完,掛斷了電話。

火舞看著蕭風竊笑:「你都還沒跑呢,就先把謝三金的馬子預支出去了?霸氣,我喜歡!」

「哈哈,坐好了,我們該出發了!要不然,你可真的要歸他了!」蕭風笑著,手指彎曲,煙頭呈弧線飛了出去。

煙頭落地的瞬間,法拉利發出咆哮,如離鉉之箭般,插入盤山公路入口,發起第一輪追擊。

「我草,這算哪門子比賽?慢跑了將近一分鐘,還能贏么?」

「麻痹的,真夠裝逼的,他以為他是舒馬赫么?

各種層出不窮的聲音,紛紛響起,不過大多都對蕭風不怎麼看好!慢跑一分鐘,那得多少距離?尤其盤山公路不好走,搞不好就得車毀人亡。

「舞兒,抓著扶手,我們要加速了!」蕭風說著話,檔位蹭蹭的變化,油門踩到底。

火舞享受著高速,嘴裡發出尖叫:「爽啊!新車神,哈哈!」

「舞兒,前面有急拐彎,抓好!」蕭風大喝一聲,向著急拐彎衝去。

「我擦,風哥,那是個直角拐彎。」火舞以前跑過一次,見蕭風速度不減,不由得嚇得臉色煞白。

雖然她平時喜歡瘋狂,但瘋狂不代表找死啊!「慢點,風哥,慢點!」

「抓好!」蕭風盯著前面的山壁,在臨近撞上之際,方向盤打到底,整個車發上詭異的甩尾,竄過了急拐彎。

「呼,呼。」火舞喘著粗氣,無力的癱軟在副駕駛上:「風,風哥,嚇死我了。」

蕭風笑了笑,按下開關,蓋上了車篷。看火舞的樣子,好像真沒力氣了。這麼快的速度,萬一給甩出去,殘廢都是幸運了。

「舞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