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男生小說 > 都市娛樂小說 >玩美房東 >第二十七章暗處的尖刀

第二十七章暗處的尖刀

小說:玩美房東| 作者:寂寞的舞者| 類別:都市娛樂

蕭風無限yy著,到底丁丁不走,是因為什麼呢?嗯,肯定是愛上哥了!算了,這妞也算不錯,等我問問她是不是處兒。如果是的話,那就勉強收入後宮吧!

「風哥,你咧嘴想什麼呢?都快流口水了。」原本火舞在生蕭風的氣,可見他許久也不挪地方,就在那裡滿臉蕩漾,嘴角儘是晶瑩的液體。

蕭風驚醒過來,下意識擦了擦嘴角:「額,沒想什麼,我們進去吧。」說著,怕火舞看出什麼,當先向別墅內走去。

掃了一下指紋,客廳門打開,蕭風和火舞進入客廳。果然,韓爽回來了,正在沙發上看電視呢。

韓爽聽到聲響,回頭掃了兩人一眼,沖火舞點點頭:「回來了。」

蕭風見韓爽直接把自己無視了,嘴角抽了抽,心裡暗罵,妹的,你倆什麼時候關係變得這麼好了!沒看到房東大人回來了么?

「嗯,你今天沒上班么?」火舞隨手關上門,看著韓爽問道。

韓爽放下遙控器:「嗯,有點不舒服,回來休息一下。」

「咳咳,韓爽,你怎麼了?沒去醫院看看么?」蕭風咳嗽一聲,插了一句話。這種被人無視的感覺,實在讓他難受。

韓爽這才正眼看向蕭風,眼睛中儘是冷色:「沒有。」

「為什麼不去?走,我帶你去看看。」蕭風想改善一下和韓爽的關係,滿臉獻媚的說道。

韓爽冷冷一笑:「假惺惺的禽獸!」說完,站起來上樓去了。

火舞聽韓爽罵蕭風,張張嘴就要開罵。可是想到對付丁丁需要同盟,只能暫時忍下來了。

蕭風看著韓爽的背影,無奈的嘆口氣,看來想要緩和關係,沒那麼容易啊!等有機會吧,唉!人家處女之身給了自己,自己服個軟,也沒什麼了。

「風哥,你和韓爽,有姦情么?」站在旁邊的火舞,忽然冒出一句來。

蕭風要哭了,大姐,你能想點正常的東西么?「舞兒,現在我命令你,上樓睡覺去!」

「為什麼?我不困啊。」火舞搖搖頭。

蕭風板起臉:「這是我的命令!我數123,如果你不去睡覺,我就把你清理出別墅。」

「好吧好吧!就會欺負我!有本事,你去欺負韓爽啊!」火舞瞪著蕭風,那眼神絕對無辜。

「不知道為何,蕭風聽到這話,心裡有些發虛,自己哪沒欺負韓爽啊!都直接把她給推倒了,欺負到家了!

火舞上樓去了,剛走到樓梯口,就遇到了下樓的丁丁。兩人就像乾柴和烈火,只要一碰到,那必然燃起熊熊大火。

「吆,你終於肯滾出你的狗窩了么?」

最近兩天,丁丁一直都在房間中研究古董,很少出來。所以,火舞才有如此一說。

丁丁正餓的心煩意亂,見火舞擋在前面,皺起眉頭:「火舞,你怎麼還沒搬走?」

「我樂意住在這,你管得著么?」火舞歪著頭,故意氣著丁丁。

蕭風一看事兒不好,趕緊推開客廳門,撒丫子溜了。鑽進法拉利,一踩油門衝出別墅,疾馳著消失在街頭。

蕭風想得很明白,反正老子走了,你們愛怎麼打就怎麼打,不該我毛事兒!別墅里有韓爽,他相信不會出人命的。

別墅中,火舞和丁丁針尖對麥芒,一上一下,互相瞪著對方。

火舞聽到門響,回頭一看,蕭風已經沒影了。心裡暗罵幾句,卻又無可奈何。「丁丁,我今天不和你一樣的,哼!」說著,從旁邊上樓回房間去了。

火舞也不傻,知道自己不是丁丁的對手。現在沒蕭風在後面壯膽,萬一打起來,自己可得吃虧啊!嗯,一切從長計議~~上去找韓爽計議去!

丁丁難得贏了一回,以勝利者的姿態看著火舞:「我警告你,趕緊搬出去!要不然,別怪我不客氣。」說完,下樓走進廚房,去找吃的了。

火舞咬著牙,沖丁丁後背豎起中指:「臭娘們,得罪我,我會讓你哭得很有節奏的!還有可惡的風哥,該死該死!」

法拉利上,蕭風摸了摸發燙的耳垂:「估計那兩娘們打起來了,唉~」

蕭風一邊開車,一邊盤算,自從自己回到九泉後,除了黑道上的事兒,就跟女人堆里打轉兒了!

林琳,第一房客,正牌女友!嗯,這個娘們,是要讓自己睡一輩子的,必須要!

火舞,第二房客,正牌妹妹!唉,怎麼處理和她的關係,真夠讓自己腦袋疼的!

韓爽,第三房客,正牌推倒!想到和韓爽的關係,就是一陣無比的糾結,無比的蛋疼!

許諾…蕭風想到她時,忽然發覺,自己似乎好久沒有和她聯繫了!濃情說她出去散心,難道還沒回來么?對於這個女大亨,蕭風心裡是有些感覺的。

蕭風拿起手機,找出許諾的號碼。猶豫一番,還是按下了撥號鍵。

「對不起,您撥打的電話已關機……」不含一絲感情的合成音響起。

蕭風有些悵然的收起手機,按理說許諾不應該會關機啊!把手機放在副駕駛,點上一支煙,吸了一口。

「許諾,等你回來的時候,我會把諾源集團送給你的。」蕭風喃喃的說道。

一支煙吸完,蕭風收拾起心情,又給孫亞打去電話:「喂,孫亞,我交代你的事情,辦的怎麼樣了?嗯,好,半小時後,我去你那裡。」

蕭風掛斷電話後,又打出一個電話:「黃力,你在哪呢?你在那等我,我馬上過去。」

蕭風剛準備把手機收起,鈴聲響起:「喂?」

「風哥,我想問你一件事。」謝劍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