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男生小說 > 都市娛樂小說 >玩美房東 >第二十八章充氣娃娃

第二十八章充氣娃娃

小說:玩美房東| 作者:寂寞的舞者| 類別:都市娛樂

半小時左右,蕭風從友好麻將館出來,後面跟著黃力和孫亞。

蕭風回過身,看著兩人:「孫亞,你暫時就不要去天門了!黃力,好好和孫亞配合,有事兒隨時給我打電話!我剛才安排的事情,抓緊時間辦好。」

孫亞點點頭:「放心吧,三天之內,我絕對辦好!」

「嗯,那就行!黃力,孫亞,你們再好好商量一下!我先走了。」蕭風說著話,打開車門坐進去,發動起車。

黃力撫摸著光頭:「風哥,一切妥妥的。」

蕭風笑了笑:「你們兩個辦事,我比較放心!記住,千萬要低調,不要引起有心人的注意!」

「好,我們知道了。」兩人共同點頭,認真的說道。

蕭風按了按喇叭,掛擋踩油門離開了。

孫亞和黃力等法拉利消失在街口時,這才互相笑笑,回到了麻將館中。兩人走進包間,面對面的坐下。

「力哥,以後我有什麼做的不好的地方,還請多多包涵。」孫亞看著黃力,笑著說道。

黃力擺擺手,咧咧嘴:「咱都是給風哥辦事的,共同儘力吧!」

黃力在社會上混了又不是一年兩年,起碼的眼力還是有的。這小子不到十七歲,就能得到蕭風的賞識,定是不簡單。所以,他對孫亞也很是客氣。

「關於風哥交代的事情,力哥有什麼好建議?」孫亞緩緩問道。

黃力略一琢磨,手指敲擊著桌子:「首先,我們要招兵買馬。小亞,不知道你手底下有多少人?」

「天門的兄弟,有幾百個。不過風哥說了,不能動用天門的一兵一卒!這邊的小弟,湊起來大概有一百五吧。」孫亞想了想說道。

黃力點點頭:「一百五,不夠幹什麼的呀!我看風哥的想法,是打算操練精兵!我們要抱著寧缺不濫的目標,去招人!這一百五中,能選出十五個『精英』,就算不錯了!」

「尖刀,必須鋒利!前幾天,天門打造了一支20多人的尖刀!放在黑道火拚上,以一挑五,不成問題!力哥,我們也打造一支如何?」孫亞目露興奮的說道。

黃力一拍桌子:「對,就這樣做!小亞,風哥要求找一片叢林山,有什麼用?」

孫亞搖搖頭:「我也不知道!算了,我們別在這猜測了,風哥怎麼吩咐我們怎麼做就好。」

黃力掏出煙,扔過去一支:「嗯,風哥是干大事兒的人,咱為他搖旗吶喊就成,哈哈。」

「先包一座山,從長計議,慢慢發展吧!王老吉來了,是時候對郝家動手了!」蕭風開著車,心裡盤算著。

剛才在友好麻將館,火天打來電話,說有個叫『王老吉』的人過來找他。蕭風對於這個被小北稱為『怪物』的王老吉,也有不少好奇。所以,他安排了一下,就準備去見見這個能越級挑戰的怪物。

蕭風點上煙,嘴角翹了起來,煞風最大的怪物,當屬無名了!第二個,則是妖刀!這傢伙越級挑戰厲害的很,一把腰刀不知道殺了多少煞風高手,踩著屍骨爬到了三號位置。現在,又出現一個王老吉,真是有點意思。

蕭風想到郝天來,一打方向盤,向著停放賓士車的地方駛去。到了那裡,打開賓士車後面,從后座下面拿出一個黑色塑料袋,又鎖上了車門。

塑料袋中,是那張無名送給他的人皮。自從上次被丁丁看到後,蕭風就沒敢再放在明面上,用黑色塑料袋裝著塞進后座下,免得再被誰看到。其他人他倒不是很害怕,但萬一被韓爽給看到了,估計又起風波。

蕭風回到法拉利中,給馮龍打個電話,讓他找人把賓士車開回去。打完電話,才直奔地獄火而去。

到了地獄火門口,蕭風踩下剎車,提著黑色塑料袋跳下車。

「風哥!」門口小弟見是蕭風,趕緊上來打招呼。甚至更有甚者,想替蕭風拎著塑料袋。

蕭風笑著搖搖頭:「不用,沒有多重!嘿嘿,這是你們天哥從淘寶訂購的充氣娃娃。」

小弟們聽到這話,臉上表情變得精彩起來。天哥缺女人么?這怎麼可能!難道,天哥有什麼特殊嗜好?

雖然他們好奇,但卻並不敢開口,更不敢談論,只能傻笑幾聲。

蕭風掏出香煙,分了一圈,這才拎著塑料袋進了地獄火,向火天辦公室走去。剛到那裡,就見一個小弟正等候在那裡。

「風哥,天哥讓我帶您去包廂。」小弟彎腰恭敬的說道。

蕭風拍了拍他肩膀:「自己兄弟,沒那麼多禮節。走吧,帶過過去。」

小弟咧嘴笑了,風哥果然如傳言那般,沒有什麼架子啊!「風哥,請跟我來。」說著,帶蕭風向包廂走去。

「風哥,請。」小弟幫蕭風推開門,等他進去後,關上門守在了門口。

蕭風站在包廂門口,目光掃過,只見包廂中坐著三個男人,六個女人。男的,從左到右,依次是老王、火天,還有一個陌生的四眼青年,想必就是王老吉了。

坐在沙發上的三人,見蕭風進來,紛紛起身打著招呼。「風哥,蕭老弟。」同時,火天擺擺手,讓女孩們都先出去了。

蕭風沖火天和老王點點頭,目光投向四眼青年:「王老吉?」

「風哥,煞風十號,王老吉,向你報道!」王老吉站得筆直,一絲不苟的說道。

蕭風忍不住笑了:「不用這麼正經,坐吧。」

「風哥,我從小就不正經!」王老吉大聲說道。

「……」蕭風不說話了,眼睛直勾勾的盯著王老吉。

王老吉打了個哆嗦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