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男生小說 > 都市娛樂小說 >玩美房東 >第三十二章我是好人么?

第三十二章我是好人么?

小說:玩美房東| 作者:寂寞的舞者| 類別:都市娛樂

林琳臉色有些難看,不知道該怎麼去告訴蕭風。

「林琳,怎麼了?」蕭風看著林琳的表情,心裡升出不好的預感。

「風哥,你一定要淡定。你跟我說實話,甜甜是火天的女朋友么?如果是的話,讓他也馬上來醫院,做個檢查吧。」林琳不安的說道。

雖然和蕭風在一起的時間不算長,但她也能看得出來,蕭風和火天三人的感情很深。萬一火天出了什麼事,不知道風哥會怎麼樣呢!

「女朋友?檢查?林琳,到底發生什麼事了?」蕭風也坐不住了,怎麼說得這麼嚇人。

「甜甜的檢查結果出來了,是艾滋病。」林琳抓著蕭風的手,緩緩說道。

「……」蕭風有種要暈的衝動,艾滋病?隨之,後背冒出冷汗~如果不是林琳給自己打電話,恐怕這會已經跟她發生關係了吧?憑今天興緻這麼高,一般不會戴tt,那……

蕭風不敢想下去了,這不是傷風感冒,而是艾滋病啊!讓世界醫學界都束手無策的頑疾!傳出去,堂堂黑桃a死於艾滋病,估計能笑掉眾多人的大牙吧!

下一秒,蕭風興奮了,奶奶的,踏破鐵鞋無覓處,得來全不費工夫!自己不正找艾滋病女患者么?甜甜無論從哪方面來看,都剛剛合適!要姿色有姿色,要氣質有氣質,要專業水平有專業水平,最重要的是有『艾滋病毒』啊!

興奮過後,蕭風又產生負罪感。自己似乎又開始冷血了,為達目的不擇手段!估計這會,甜甜已經陷入死亡恐慌之中了吧!一個女孩子,得了這種病,自己還要去利用嗎?唉!嘆口氣,看向林琳:「甜甜在哪呢?」

「風哥,你趕緊給火天打電話,讓他過來做個檢查。」林琳忙說道。

蕭風聽到這話,點點頭,掏出手機撥過號去:「喂,阿天,我告訴你件事。甜甜得艾滋了,你和她發生過關係沒?」

「啊?艾滋病?我擦,真的假的?」火天的聲音猛地高了八個調。

「真的,剛下來檢查結果!你那邊的妞,讓媽媽桑都帶著去醫院做個檢查吧!為了安全,以後讓她們定期檢查。對了,甜甜得艾滋這件事,別說出去,免得她在地獄火受歧視!」蕭風緩緩說道。

「媽的,竟然有艾滋病!我擦,我也得趕緊去醫院檢查檢查,要不睡不著覺!行了,風哥,我一會就組織她們去醫院。」

蕭風點點頭:「嗯,那我就先掛了。對了,甜甜我還另有用處,誰也不許動她。」

「額,好吧!」火天說完,掛斷了電話。

蕭風收起手機,習慣性的掏出煙扔進嘴裡。還沒點上,就被林琳給抓了下來:「醫院不許抽煙哦。」

蕭風點點頭:「小丫頭,甜甜在哪呢?我去安慰一下她!艾滋病,國外的技術,有一定的治癒率,她也許該出國去治療一下。」

「她在樓梯口呢,你去吧!風哥,火天沒事吧?」林琳擔心的說。

蕭風摸了摸林琳的秀髮:「她不是阿天的女朋友!你先忙吧,我過去看看。」說著,向樓梯口走去。

蕭風的步伐很緩慢,因為他需要時間來考慮。怎麼安慰她?怎麼跟她說自己的計劃?或者說,自己該怎麼利用她?

蕭風走到樓梯口,看著坐在台階上埋頭抽搐的甜甜,忽然感覺自己真不是人!不過,在有些時候,仁慈是不合適的!這個社會,本來就是個人吃人的社會!你仁慈,別人就會吃你!你強大,那你就可以去吃別人!要想混的好,其實就是這麼簡單!

「等她做完了,給她一筆錢,讓她出國去治療吧。」蕭風如此安慰著自己。

甜甜腦袋埋在雙腿之間,肩膀時不時抖動著,看起來格外的孤單和無助。她此時,也許在後悔,為什麼要出來做這行了吧!

「甜甜。」蕭風站在她身後,輕輕喊道。

甜甜沒有抬頭,依舊在哭泣著。

蕭風嘆口氣,坐在她旁邊,看著她說道:「甜甜,我都知道了!艾滋,並不是絕對的難以攻克!國外,已經有不少痊癒的病例!我相信,你也可以好起來的。」

甜甜聽到這話,抬起了頭:「真的么?」

在她的印象中,艾滋就是一個可怕的存在!只要感染了,那就必死無疑,痛苦的死去!現在聽到蕭風的話,心中又升起一絲希望,真的可以治療好?可是,想到去國外的大筆治療費用,那絲希望再次煙消雲散。

萬一,花光了錢而治不好,那不也是等死么?這麼算來,不如把錢留給家人,然後出去找個地方,自生自滅算了。

「真的!甜甜,艾滋不可怕,可怕的是你沒希望!」蕭風點點頭。

「可是……算了,得了這種病,是我自作孽!當初爸媽知道我出來做這行,極力反對,甚至和我斷絕了關係。唉,我後悔沒有聽他們的話啊!」甜甜懊惱的抓著頭髮,痛苦的說道。

蕭風握住甜甜的手,阻止她繼續傷害自己:「好了,你會康復的。」

「風哥,我會死嗎?」甜甜哭著問道。

蕭風搖搖頭:「不會的!我有個朋友,是這裡醫院的副院長!他在國外有很多醫生朋友,會有辦法的。」

蕭風說完,幫甜甜擦著眼淚:「醫療費用,你也不需要擔心!你治病所花的一切費用,我來承擔。」

甜甜不敢相信的看著蕭風:「你?」

「嗯,我來拿!」蕭風重重點頭。

強勢的人,在面對死亡的時候,都會產生恐懼。比如,他自己!當初聽荊老說自己中了毒,他不是也恐慌過么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