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男生小說 > 都市娛樂小說 >玩美房東 >第三十六章黑夜火拚

第三十六章黑夜火拚

小說:玩美房東| 作者:寂寞的舞者| 類別:都市娛樂

蕭風和夏長春聊了幾句,站起來:「我去趟衛生間,呵呵。」

夏長春點點頭:「嗯,去吧,回來繼續聊『茶』。

夏長春難得遇到一個精通『茶』的年輕人,自然想多和他聊聊,想多了解一下奇異的茶葉。

蕭風笑了笑:「嗯,一會回來,我再告訴你一種叫『冰蝦草』的茶葉。」說著,站起來向衛生間走去。

今晚蕭風方才知道一個道理,也許自己認為沒什麼用的知識,搞不好在什麼地方就會用到!

比如這些茶,荊老愛茶,家裡收藏的茶不比古董少。每次喝茶,都會順便告訴蕭風各種茶葉的典故。蕭風當時也就隨便聽聽,沒想到真的用上了!

蕭風進了衛生間,反鎖上門。掏出手機,目光透過窗戶,看著漆黑的夜。

「喂,阿天,都準備好了么?」電話接通,蕭風緩緩問道。

火天點點頭:「嗯,已經張開了網,就等魚兒上鉤了。風哥,你說他會來么?」

「呵呵,一定會來的!上次他隆重的招待了我們,這次我們也要做次東,好好招待一下他啊!要不然,道上的朋友會笑話我們天門太小氣!」蕭風看著窗外暗處的黑影,笑著說道。

「哈哈,哦了!」火天也大笑起來。

「那行,我先掛了!對了,你去醫院查的結果怎麼樣?」蕭風忽然想到,趕忙問道。

「……」火天那邊陷入沉默,良久才開口:「風哥,查出來了,艾滋。」

蕭風哪能相信,笑罵道:「艾滋你老婆啊!如果真艾滋,你能有心情干別的事情?好了,先掛了。」說著,掛斷了電話。

蕭風收起手機,再次掃了幾眼暗處的警戒,聳聳肩:「搞得還真像那麼回事,呵呵!」說著,打開門出了洗手間。

南城,天門總部,地獄火!

火天叼著煙,看著林默和幾個上位大哥。「下面都準備好了么?估計他們快來了。」!」

「嗯,都準備好了!」炮手咧嘴笑了笑,「保管他們有來無回!」

小刀的手機響起,接聽電話說了幾句話,看向火天:「天哥,他們進入南城地界了!」

「呵呵,那還等什麼,讓兄弟們動手吧!」火天輕笑著,目光冰冷一片。

通往地獄火的大馬路上,這會出奇的安靜。從西往東浩浩蕩蕩十幾輛麵包車疾馳著,目標正是天門總部地獄火。

丁梓航坐在最前面的麵包車中,眉頭緊鎖:「有點不對啊!小李,閃燈,讓後面停車!」

「是,老大!」司機打開應急燈,緩緩踩下了剎車。

「老大,怎麼了?」有心腹開口問道。

「外面太安靜了!天門有埋伏!走,回西城去!哼,等明天我再來找…」丁梓航話還未落,就聽四周響起一片喊殺聲。

在麵包車的四周,如潮湧般的黑衣小弟,手裡拎著清一色的斬馬刀,向著十幾輛麵包車沖來。

「殺!」喊殺聲四起,聲勢震天。幾百把斬馬刀,噼里啪啦砍在麵包車的鐵皮上。

丁梓航咬著牙:「媽的,果然有埋伏!」抓起刀剛準備下車拼殺時,就見黑衣小弟越來越多,也顧不上再下去,沖司機喊道:「小李,趕緊掉頭,我們回西城!」說著,掏出手機就要打電話叫支援。

大馬路陰影處,彪子拎著一把重砍,身後跟著20多個東北大漢,搖搖晃晃,直奔丁梓航所在的麵包車。

「兄弟們,給我殺!誰砍了丁骷髏,哥獎勵一千塊!一條胳膊,一萬!一條腿,三萬!一顆腦袋,十萬!」彪子一邊走,一邊喊道。

天門小弟聽到彪子的話,眼睛都綠光了,如狼一般嗷嗷叫了起來,手裡的斬馬刀砍得更來勁了!他們都是最普通的小弟,十萬塊對於他們來說,那無疑是天文數字,足夠讓他們拿命拼一回。

「趕緊開車,你等什麼!」丁梓航見麵包車不動,不由得怒吼道。

「老,老大,麵包車發動不起來了!」司機小李急得快哭了。這早不壞晚不壞,怎麼就這個時候壞了?!別鬧了,麵包車大哥,會死人的!

可惜,麵包車不是人,聽不懂司機的話!每次打火,只是哼哼幾聲,依舊不能啟動。

「草!」丁梓航也急了:「你在車上發動車,其他人跟我下去殺!」

「是!」車內小弟拎著刀,拉開車門撲了下去。

「殺!」十幾輛麵包車的小弟,全部沖了下來,與天門小弟混戰在一起。

彪子摸著錚亮的腦門,咧咧嘴:「嘿嘿,他娘的,這才剛有點意思!」說著,舉起重砍,劈向骷髏團小弟。

東北大漢,身高體壯,再加上幾十斤的重砍,每一刀下去,都會飆出道道鮮血。胳膊腦袋腿,漫天飛舞著。

一道道鮮血濺到臉上,彪子伸出舌頭,輕舔一下:「呸,媽的,你的血怎麼這麼苦!」話落,一腳踹飛那個小弟的屍體。

彪子踹飛屍體後,眼睛向四下看去,終於鎖定住丁梓航。「媽的,都讓開,老子要砍了丁骷髏的骷髏頭當球踢。

丁骷髏也注意到這個兇猛異常的東北大漢,抬腳踹開一個天門小弟,向著彪子走去:「你是誰?」

「哪那麼多屁話!」彪子操著東北腔,重砍指著丁梓航。

丁梓航大怒,揚起斬馬刀:「草,小子,你敢這麼和老子說話?知道老子是誰嗎?」

「西城霸主丁骷髏嘛,跟老子在這裝什麼!」彪子毫不客氣的一刀劈了過去。

丁梓航哪想到彪子說打就打,趕忙用刀架住他的刀,抬腳向他踹去:「想留下老子?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