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男生小說 > 都市娛樂小說 >玩美房東 >第三十七章涼茶的行動

第三十七章涼茶的行動

小說:玩美房東| 作者:寂寞的舞者| 類別:都市娛樂

夜,九點,郝家莊園。

在距離郝家莊園五里地的樹林中,停著一輛黑色子彈頭!涼茶把車熄火,拿起一個惡魔面具戴在臉上,隨後又蒙上一個面罩。確保不會出什麼問題後,這才拎著副駕駛上的黑色背包,打開車門下車,迅速消失在黑夜中。

涼茶的速度極快,身體化為一道道殘影,在黑夜中疾馳著。目標越來越近,三里,兩里,一里…涼茶停下腳步,看著遠處燈火通明的郝家莊園,撇撇嘴:「臨走的時候,放把火燒了算了!」

涼茶把背包背在身上。最後,看了眼郝家莊園的大門,搖搖頭,轉身向北走去。走了大概有百米距離,涼茶猛地加速,向著郝家莊園的圍牆撲去。

「喝」,涼茶低喝一聲,身體騰空躍起,翻上了圍牆。幾乎同時,他的身體趴下,與圍牆融為一體。在夜裡,如果不仔細看,絕難發現,牆上趴著一個人。

在牆上觀察了良久,確定沒有攝像頭和巡邏人員時,才跳了下去。剛一下去,一股危險的氣息瀰漫而起,就見牆角黑暗處,有一雙綠油油的眼睛,正盯著自己。

「媽的,有狗!」涼茶一驚,後悔大意了。剛才他哪都看了,就牆角沒看。畢竟,誰也不能大晚上不睡覺,站在牆角蹲點守候。

「噓,狗狗,不許叫哦。」涼茶輕聲說道,緩緩向那雙綠油油的眼睛靠近。

「嗚~」大狗發出一聲悶吼,身體微微趴下,露出雪亮的牙齒,準備發動攻擊。

涼茶走近才發現,這他媽哪是狼狗啊,明明是一條跟小牛般大小的藏獒!他不敢大意,萬一不能一擊必殺,勢必會驚動別人。如果今晚這件事辦砸了,那自己去自殺就好了!反手亮出一把匕首,逐步靠近藏獒。

一人一狗的距離漸漸拉近,十米,八米,六米,五米……

就在相隔五米的時候,藏獒發動了攻擊。這個距離,是它發動攻擊的最好距離。碩大的身體飛起,向著涼茶撲去。

「好傢夥!」涼茶一咬牙,身體猛地向後退了一步。

「嗚~」藏獒的前爪按在涼茶的雙肩上,張開大口,向著涼茶脖子咬去。

涼茶只感覺一陣惡臭撲面而來,再也忍不住:「草,你他媽多久沒刷牙了?」罵完後,這才想起,狗不能刷牙來著。

涼茶不再猶豫,左手擋住咬來的狗嘴,右手的匕首對準藏獒的肚子,狠狠插了進去。在匕首破開皮肉的瞬間,他右手鬆開匕首,向著藏獒脖頸擊去。

涼茶怕藏獒疼痛叫出聲來,一擊過後,雙手抓住藏獒碩大的狗頭。「藏獒,再見!」話落,雙手猛地用力,只聽『嘎巴嘎巴』一陣骨碎的聲音響起,藏獒的脖子已經被他扭斷。

「妹的,從島上出來,人還沒打一架呢,竟然和狗先幹了一仗,真他媽晦氣!」涼茶把狗屍拖到黑暗處,又把自己的匕首拔出,向著莊園深處走去。

「奶奶的,今天又是咱倆值班!老張他們去找妞了,我也想去。」一棟別墅後,兩個拿著手電筒的保安,邊巡邏邊聊天。

「得了,明天咱倆也去玩玩。」另一個保安說道。

兩人正聊得開心,一道黑影悄無聲息的來到兩人身後。

「不要動,要不然殺了你們。」涼茶雙手呈槍撞,食指頂在了兩個保安的後腰上。

兩個保安嚇出冷汗,趕忙舉起雙手:「不,不動。」

涼茶左右看看,冷喝道:「往前走,不許回頭!」

「是。」兩個保安在『槍口』下,哪敢違背,趕忙向前走了幾步。

涼茶心裡暗笑:「說,郝天來住在哪裡?」

「少主?我,我們不知道。」兩個保安搖著頭說道。

「不知道?哼,那老子就殺了你們兩個,再去找別人!」涼茶冷笑著,就要開『槍』射殺兩人。

「不要,我們知道!」兩人全身哆嗦著,趕忙說道。

涼茶揚手打暈一個,看著剩下的一個:「說吧,在哪?」

「從這裡向右拐,直走五百米,一棟最大的別墅就是少主的住所。」保安慌忙說道。

涼茶笑了笑:「你說的是真的?」

「真的!」保安用力點頭:「是真的!」

「哦~那我把他叫醒,再問一下!如果他說的和你不一樣,那你們都死!如果一樣,那你們都可以活下去。」涼茶陰險的笑著。

保安一聽這話,雙腿就抽筋了:「不,我剛才說錯了,是最大別墅左邊的別墅。」

「哦~這次是真的了?」涼茶拍了拍保安的腦袋,緩緩問道。

「這次絕對是真的,如果不是,我死全家的。」保安怕涼茶不相信,發著毒誓說道。

涼茶點點頭:「嗯,那我相信你了。」

「謝…」保安話沒說完,就感覺脖頸一痛,暈了過去。

涼茶咧咧嘴,把兩個人拖到黑暗處,按照保安說的方向走去。三分鐘左右,涼茶見到了保安口中的最大別墅。

涼茶躲過五批巡邏的保安,這才來到左邊的別墅。打量幾眼,從後窗翻了進去。

別墅窗打開,一道黑影閃了進來。涼茶收攏自身氣息,耳朵趴在牆壁上,想聽別墅內有什麼聲音。

「啊…」一種怪異的聲音,傳進涼茶的耳中。

涼茶聽了一會,有些不樂意了,馬勒個把子,老子這麼辛苦,你竟然在樓上打炮?擦,我給你送個充氣娃娃吧!

涼茶向樓上走去,每走幾步,都會停下來趴在牆上聽聽,確定一下位置。到了樓上位置,怪異的聲音也越來越清晰。

「妹的,聽聲音,是在玩雙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