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男生小說 > 都市娛樂小說 >玩美房東 >第四十九章踩狗屎運了

第四十九章踩狗屎運了

小說:玩美房東| 作者:寂寞的舞者| 類別:都市娛樂

玩美房東49_玩美房東全文免費閱讀_第四十九章踩狗屎運了紅髮聽得是心驚膽戰,原來這樣也可以殺人啊!妹的,地球太危險了,抓緊時間回火星吧!「風哥,多少空氣能夠致人死亡?」

蕭風笑了笑:「一般進入血循環的空氣在100毫升前後時,即可導致心力衰竭,表現為胸部感到異常不舒適,隨即發生呼吸困難和紫紺,致人死亡!」

「我滴個乖乖,原來殺人還有這麼多道道啊!」紅髮滿臉受教的表情,瞪圓了眼睛。【520xs。!書河小說網//

蕭風推進最後一針管空氣,收起針管:「哦了,足能讓他死的不能再死了!不好意思,紅髮,不能讓你的第一次見血了。」

紅髮訕笑著:「不見血好!別說我了,就是妞的第一次,有的也不見血呢!」

因為沒有見到想像中的血腥場面,紅髮倒也沒感覺害怕。他就像是一個局外人,看著蕭風在玩一場遊戲。當然,這個遊戲,是以人的生命作為代價的。

蕭風打了個響指:「今晚我一定會讓你見血的。」說著,整理一下床單等,確定不會留下線索後,這才悠哉悠哉的向門口走去。

蕭風拉開門,一回頭見紅髮還站在那,忍不住道:「你幹嘛呢?走啊,難道留下被警察抓啊!」

雖然被警察知道也沒事,劉華會壓下一切的。但蕭風認為,一個殺手的職業道德,那就是把殺人做到完美,做到具有藝術性。他相信,這家博愛醫院要倒霉了!不過,這不關他的事情,黑心的醫院掏點錢,他是很樂意見到的。

紅髮趕緊跟上蕭風,出了病房,向電梯口走去。在病房沒感覺害怕,出來倒感覺腿軟了。每走兩步,紅髮都會做賊心虛的四下看看。

「我說,你能正常點嗎?」蕭風再次觀察了一遍走廊,確定沒有攝像頭後,這才徹底放下心來。要不然,還得去麻煩一番。

「我,我害怕。」紅髮膽虛的說道。

「……」蕭風無語,拍了拍紅髮的肩膀:「目視前方,昂首挺胸,目標電梯!」

紅髮握了握拳頭:「好!」說完,揚著腦袋,大跨步走向電梯。

蕭風看著紅髮的背影,暗笑道:「這小子有點培養前途。」

兩人出了博愛醫院,紅髮發軟的腿才恢復一些力氣。「風哥,那個人死了?」

「嗯,死了!看吊瓶中藥水量,大概在半小時左右,他的屍體會被換藥的護士發現。當然,事無絕對,我們離開吧。」蕭風點點頭。

紅髮剛點頭,隨即想到什麼,臉色大變:「風哥,醫院有攝像頭吧?」

「……」蕭風看著後知後覺的紅髮,撇撇嘴:「小子,你能不放馬後炮嗎?不過,你能想到這一點,我也算欣慰了!走吧,去城南化工廠,取出東西。」

紅髮尷尬的笑著:「我,我也是剛想起來。風哥,去取毒品嗎?」

「嗯。毒品的事情,不許告訴任何人,聽到沒有?」蕭風叮囑著說道。

紅髮明白的點頭:「我知道了,風哥。」

兩人進了停車場,各自上車後,一前一後向著城南開去。

蕭風開著車,開始琢磨起來,看那個人的樣子,毒品應該不算少。聽他的口音,絕對的九泉本地人。毒品是從哪拿來的?販毒?黑吃黑?一時間,各個疑問充斥在蕭風的腦袋中。

一個多小時的車程,兩輛車進入南十里的地界,高樓大廈已經在視線中消失,出現村落和莊稼,偶爾會見到各種工廠。

蕭風打開導航,輸入『紅星化工廠』後,按照指示路線行使。又是半小時,才找到了這個化工廠。

「妹的,竟然跑這麼遠藏毒!不知道油價瘋漲,都跑不起了嗎?!」蕭風嘟囔著,停下了車。

蕭風下車,觀察著四周。目光掃視一圈,沒有發現一個人。

「風哥,就是這嗎?」紅髮掏出黃鶴樓,遞給蕭風一支。

蕭風點上,吸了一口:「嗯,我們進去看看。」說完,向化工廠大門走去。

化工廠內雜草叢生,已經荒廢許久了。不過從碩大的場地和建築規模上,足能看出當年的風光。

「找地下室入口。」

「好。」

兩人一東一西,開始尋找起來。十分鐘左右,紅髮喊道:「風哥,在這呢。」

蕭風忙走過去,打量幾眼環境,點點頭:「就是這了!走,下去看看。」話落,當先踩著樓梯,向下走去。

地下室很黑,蕭風和紅髮掏出手機,借著屏幕的光芒才足以下去。「失算了,早知道買點手電筒燈!」蕭風嘀咕著,開始找尋下水道。

抹黑找了許久,終於找到了第三個下水道中。

「紅髮,你用手機照亮,我打開這個蓋子。」蕭風把手機遞給紅髮,雙手抓著蓋子,猛地用力,掀了起來。借著光亮,裡面果然有一個大皮箱。

蕭風拿出皮箱,沒有任何停留:「走,出去!」

兩人匆匆出了地下室,蕭風把皮箱擺在了地上。看著皮箱的大小,如果裡面儘是毒品,估摸著價值幾千萬了!如此大交易額的毒品,又是誰在操作呢?

蕭風顧不上想這麼多,打開皮箱,裡面整整齊齊擺滿了一袋袋的白.粉。他以前接觸過這玩意,目測是半斤包。粗略的數了一下,大概六十包左右,合計三十斤!按現在九泉的市價,每克1500+的價錢,保守估計三千萬人民幣。

蕭風熟練的用車鑰匙劃開白.粉袋,小拇指甲沾了一點,放在嘴裡嘗了嘗。「呸,妹的,發財了!」出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