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男生小說 > 都市娛樂小說 >玩美房東 >第六十二章我是慕容雪的表哥

第六十二章我是慕容雪的表哥

小說:玩美房東| 作者:寂寞的舞者| 類別:都市娛樂

蕭風倚靠在法拉利上,聽著慕容雪和那個帥哥的說笑聲,心中升起一絲不爽。這絲不爽剛一升起,就嚇了他一跳,自己這是怎麼了?

按道理來說,他和慕容雪僅有幾面之緣,一起吃過飯而已,也談不上多熟。但為什麼看到慕容雪和別的男人在一起,心裡會發酸呢?吃醋?不可能吧!

蕭風用力甩了甩腦袋,勉強找了個理由,他是想聽慕容雪天籟般的『**』聲的。現在慕容雪和別的男人在一起,那就有可能叫給別的男人聽了,所以才不爽的。

蕭風壓下心中異樣,點上一支煙,深吸了一口,向慕容雪走去。「哎呦,慕容,好巧啊。」

慕容雪聽到聲音,轉頭向蕭風看來。雖然地下車場有些黑,她又戴著碩大的太陽鏡,但依舊認出了蕭風。剛準備打招呼,猛然想起那天在雲中塔門口的情形來了。

女人向來都是記仇的,即使是慕容女神,也不會例外的。想到那天蕭風風風火火沖她喊了句『干你妹』啊,她就怒火中燒起來,自己不能原諒這個粗俗的富二代!

慕容雪收攏臉上笑容,冷冷一哼:「別叫我。」

「哎,我沒得罪你吧?」蕭風一愣,難道慕容女神有了新歡就不要舊愛了?

「那天在雲中塔門口,你是怎麼對我的?」慕容雪壓抑不住怒氣,摘掉太陽鏡,瞪著蕭風問道。

蕭風更是疑惑,雲中塔?自己得罪她了嗎?「你的意思,我有點不太明白。」

「慕容,他是誰?」慕容雪旁邊高大英俊的青年開口問道。

蕭風近距離看向青年,也不僅有些自卑。他一直自稱『帥哥』,但和眼前這個青年比起來,卻差了一籌。這個青年的皮膚很白很細膩,就像女孩子一般。

長碎發,劍眉,丹鳳眼,高鼻樑,薄紅唇,整體搭配起來,說不出的美感,讓人一眼而不能忘卻。

最吸引蕭風的,當屬那雙丹鳳眼了。

丹鳳眼,內眼角微微呈鉤狀,外眼角上翹,細長有神,極具美感。

據說,擁有這種眼形的人天生忠肝義膽,嫉惡如仇,有勇有謀,路見不平必定拔刀相助,愛恨分明,重承諾守信用!

舉個例子吧,三國演義中的關羽,就是丹鳳眼!再者,蕭風同樣也是丹鳳眼,眼睛狹長而外眼角上翹,再配上他深邃的眸子,那也迷翻了萬千少女。

蕭風也見過不少丹鳳眼的,都可以驕傲的喊,老子的丹鳳眼最漂亮,最正宗!奈何,今天遇到了這個青年,就生出了自卑,妹的,他不會整容了吧?故意搞成一個丹鳳眼。要不然,純天然的哪有這麼漂亮。

在蕭風認識的人當中,也僅有島上的北楓,和這個青年不相上下吧。當然,兩個人是不同風格的。這個青年透露著陽光帥氣,而北楓則顯得妖異,透著一股淡淡的邪氣。

更加讓蕭風奇怪的是,他怎麼感覺這個青年有些面熟呢?難道在哪見過?

蕭風觀察完青年後,不等慕容雪開口,哼著:「我是慕容雪的表哥,你又是誰?」

「表哥?」青年疑惑,他從沒有聽說,慕容雪有過表哥啊!可是看到法拉利ff後,又有些相信了,畢竟一般人可開不起這玩意。

「表哥,你好,我是鷗信軒。」青年微笑著,伸出右手。

慕容雪站在一邊,聽蕭風說是自己的表哥,又急又氣,這個人怎麼這麼不要臉!「你跟我過來!」說著,走到了一邊。

蕭風聳聳肩,沖鷗信軒笑道:「不好意思,表妹叫我,不能和你握手了。」

鷗信軒訕訕的收回右手,尷尬的點點頭:「表哥過去吧。」

蕭風打了個響指,轉身向慕容雪走去。「表妹,叫我什麼事?」

「烽瀟!你叫誰表妹呢!」慕容雪壓低聲音,怒聲說道。

蕭風聽著慕容雪的聲音,心裡嘀咕,這丫頭髮怒的時候,聲音都是這麼美妙啊。「額,叫你啊。」

「我警告你,不許再叫!剛才沒有當場給你揭穿,給你留了面子!」

蕭風彷彿吃定了慕容雪一般,搖搖頭:「我相信,你不會當著那個毛線鷗信軒還是鷗信封面揭穿我的。」

「為什麼?」

「因為你懂得尊重人,心很善良。」

慕容雪一愣,隨即咬牙道:「那我希望,你也尊重一下我!」

「ok,為了表達我的誠意和對你的尊重,我對你坦白一件事。我其實不叫烽瀟,而是叫做蕭風。」蕭風笑著說道。

「蕭風?」慕容雪再愣,臉上儘是驚訝:「你你叫蕭風?」

蕭風看著慕容雪的反應,弱弱的點頭:「對啊,怎麼了?」

「我一個朋友,認識一個叫蕭風的人,不會是你吧?」

蕭風想了想,自己認識的人當中,貌似沒有人跟娛樂圈打交道吧?即使有幾個女性朋友,那人家都是好萊塢的,也不可能和慕容雪認識。難道……「你那個朋友,叫馮龍?」

「不是他。」慕容雪搖搖頭。

「那就不是了,肯定是重名重姓。再者說了,中國重名的多了去了。」蕭風毫不猶豫的說道。

「嗯,我覺得也不是你。」慕容雪也不想再多提這件事,看著蕭風:「你竟然騙我!」

「額,我媽媽說,不要對陌生人太實在。我和陌生人交往的時候,都會用假名字。等我覺得能成為朋友後,再去告訴他/她真名。」

慕容雪原本很生氣,但聽到蕭風的話後,氣又消了。「你說,我們是朋友?」

「對啊,上次吃飯的時候,我們不是說過了嗎?」

「既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