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男生小說 > 都市娛樂小說 >玩美房東 >第六十三章與美共餐

第六十三章與美共餐

小說:玩美房東| 作者:寂寞的舞者| 類別:都市娛樂

蕭風見黃菲如此興奮,心中升起一絲不妙,難道這個鷗信軒,有什麼來頭?念頭一轉,奶奶的,我管你是什麼來頭,只要敢碰老子的女人,我就跟你玩命!

「黃菲,你先告訴我,這個鷗信軒是什麼人?」蕭風收攏心思,看著黃菲問道。

黃菲聽到蕭風這話,立刻換了一副看火星人的眼光:「你不知道鷗信軒?」

「我為什麼要知道?他是國家元首還是世界首富?」蕭風呲之以鼻的說道。

「哥們,地球很危險,你趕緊回火星吧。」黃菲無奈的搖頭,拍了拍蕭風肩膀。

「……」蕭風更無奈:「我只是感覺有點眼熟,好像在哪看到過。」

黃菲拉著蕭風:「邊走邊說,餓死了。」說著,向前走去,給蕭風解釋道:「鷗信軒,中國內地新生代的天王級偶像巨星,演過幾部電影,演一部火一部,票房均破十億。」

明星?演電影的?難怪會眼熟,想必偶爾在電視上見過吧。妹的,剛才自己就該想到,長得跟小白臉一樣,又和慕容雪在一起,一般是圈裡的人。

「他09年畢業於北京電影學院,當年在學校中就是個風雲人物。額,你知道北電吧?什麼大腕導演張藝謀、陳凱歌、韓三平、高希希等等,都是那裡的校友。一線演員,比如唐國強、張豐毅、張鐵林、蔣雯麗、趙薇、陳坤、黃曉明、黃渤、徐靜蕾、海清、黃海波、張嘉譯、王志文、姚晨、劉亦菲、楊冪、黃聖依、王珞丹等等,也都是北電出來的。」

蕭風見黃菲一口氣報出這麼多導演和演員的名字,先是一愣,隨即笑道:「呵呵,沒想到你很關注娛樂圈啊。」

「這是常識好不?」黃菲翻了個白眼:「再說了,有很多一線明星,都來找我設計過珠寶,認識他們也不為奇。」

蕭風豎起拇指:「厲害!你以後,一定能超越你姐姐。」

「別岔開話題,你剛才見到鷗信軒了?」

蕭風點點頭:「嗯,在地下車場看到的。話說,你也是他的粉絲?」

「對啊,我很喜歡他。呵呵,他長得帥,演技又好,聽說人品也不錯,在電影中功夫很厲害哦。」黃菲如一般女孩提起偶像時的表情,激動的說道。

蕭風翻個白眼:「帥有個毛用,能當飯吃嗎?再者,你都說了,他在電影中功夫厲害,又不是現實中。」

「哼,你是羨慕嫉妒恨吧!如果一會能碰到他就好了,跟他合個影。前一陣,有個娛樂圈的朋友給我打電話,說鷗信軒的電影殺青了,舉辦了一個宴會,讓我回來參加。當時我在美國正在參加一個設計大賽,所以沒回來,唉!」

蕭風見黃菲如此崇拜鷗信軒,心裡又升起不爽,這小子勾搭慕容雪就算了,現在連黃菲的心也勾去了?我勒個擦,下次見到你,先打成豬頭再說。

蕭風正打著主意呢,就聽黃菲說了一句更加讓他抓狂的話。

「鷗信軒和慕容女神一前一後出道,可謂是娛樂圈百年來的奇蹟,都火遍了大江南北。兩個人的粉絲,也都在瘋傳,說他們是天造地設的金童玉女呢。」

「……」蕭風忽然感覺拳頭有些發癢,很想狠狠的揍人。「得了,我們換個話題,你要吃什麼?」

「那個小餛飩,是什麼?」黃菲點點頭,看著不遠處的一家招牌。

蕭風順著黃菲的目光看去,解釋著:「小餛飩,九泉的一種特色小吃,入口即化,口味極好。最絕的是,小餛飩有幾百種餡子,現包現吃。」

黃菲吞了口口水:「那我們進去嘗嘗?」

「好啊。」蕭風點點頭,和黃菲了進去。

店內的生意不錯,就剩下一兩張空閑的桌子。兩人隨便選了一張坐下,拿起了桌上的菜單。

「兩位,吃什麼餡的?」服務員走過來,手裡拿著筆和紙,準備記錄。

這種小店裡,是沒有點菜機的。無論需要什麼,都由服務員用筆記下來傳給廚房。最有特色的是,這裡的廚房是可視的。

什麼意思?下面解釋一下。

小餛飩在九泉有幾百年的歷史了,雖然手藝在發展,但卻留下了一個聞名的傳統。小餛飩店的廚房,是完全透明的。吃飯的客人,能夠清晰的看到玻璃廚房中的一切。

廚房中,十幾個身穿工作服的女人,正在包著小餛飩。一個餛飩的完成,用不了三秒鐘,手法之嫻熟,讓人嘆為觀止。小餛飩小餛飩,自然比一般的餛飩略小,但皮薄餡大灌著湯,味道鮮美異常。

黃菲收回目光,看向菜單:「我要一份蟹黃的吧。」

「給我也來一份。」蕭風隨口說道。

「請稍等。」服務員點點頭離開了。

大概等了十分鐘,冒著熱氣的小餛飩被送了上來,讓黃菲食指大動,拿起羹匙吃了一個。

蕭風還沒來得及提醒,就見黃菲『哎呀』一聲,不斷的吐著熱氣,臉上儘是痛色。

「慢點吃,裡面有灌湯,很燙的。」蕭風起身去拿了一瓶冰鎮礦泉水,遞給黃菲。

黃菲連喝了幾口,嘴裡才沒有那麼痛了。「你幫我看看,燙起泡嗎?」說著,吐出了舌頭。

蕭風看著黃菲紅潤小巧的舌頭,升起絲絲念頭,如果能含在嘴裡吸允一番,那滋味應該甘甜的吧?隨之,腦海中又出現一個少兒不宜的場面,黃菲趴在自己的身下,猩紅色小舌頭舔啊舔的打著轉~~額,太邪惡了!

「起泡了沒有?」黃菲見蕭風盯著自己的舌頭髮愣,不由得問了一句。

「啊?沒有沒有,呵呵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