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男生小說 > 都市娛樂小說 >玩美房東 >第六十七章我不是富二代

第六十七章我不是富二代

小說:玩美房東| 作者:寂寞的舞者| 類別:都市娛樂

火天和林默一愣,仔細看了看,狼狽跑在最前面的人,不是蕭風是誰!

「我草!誰他媽砍風哥呢?老子砍了他們!」性烈如火的炮手,咬牙怒吼道。

「不對,風哥後面怎麼還有女人追?」火天揚起手,制止暴走狀態的炮手。

小刀也疑惑:「風哥懷裡抱著個女人,是誰啊?」

「不會是風哥強搶民女,犯了眾怒吧?」火天邪笑著說道。

「別廢話,救他!」林默話落,腳下猛地用力,向著蕭風衝去。

火天一揮手:「兄弟們,救下風哥!」說著,也沖了上去。

十來個天門兄弟,也都捏著拳頭,緊隨火天身後。幾乎是瞬間,原地就剩下了趙夢和小葉。

蕭風正跑得來勁了,就見面前人影一晃,下意識的一腳掃了出去。

雖然慕容雪說不要傷了他們,但都這情況了,再不出手可就真跑不了了!「媽的,我保證不殺他們!」蕭風大喝一聲,僅用上三分力氣,踹向來人。

「阿風,是我!」林默猛地剎住車,一個後空翻,躲開蕭風一腳。

蕭風一抬頭,見是林默,微皺眉頭:「你怎麼在這?」剛說完,就聽後面傳來叫罵聲,顧不上多說:「木頭,快跑啊!」

「怎麼回事?」林默大聲問道。

「媽的,他們是慕容雪的粉絲,是來追慕容雪的!」蕭風說到這,看到火天等人衝上來,不由得大喜:「幫我攔住那些粉絲,媽媽的,太瘋狂了吧!」

「不要傷他們。」慕容雪臉色紅潤,不忘補充一句。

「對對,你們不要傷了他們。」蕭風又趕忙大喝。

火天等人也愣了,慕容雪的粉絲?難道風哥懷裡抱著的,是女神慕容雪?

「擦,你們發什麼呆呢?趕緊攔住他們啊!」蕭風跑了幾步,一轉頭,就見火天等人都盯著自己懷裡,不由叫道。

火天等人這才反過神來,心裡對蕭風的崇拜,那已經不能用語言來形容了。真他媽牛逼,竟然救了女神慕容雪!在他們看來,是慕容雪遭到粉絲圍堵,蕭風救下了她。

「兄弟們,攔住他們!」火天吩咐道。

「不要動刀,我們手拉手,稍稍阻攔他們就可以!」林默想到什麼,忙吼道。

眾人一想,也就明白了。藝人最怕的是什麼?就怕負面影響!如果傳出去,慕容雪與黑社會有關係,那就給她的演藝生涯帶來極大的污點。天門十幾個兄弟,有一大半是慕容雪的粉絲,自然甘願為女神出力。

天門兄弟拉著手,十多個人剛好把整條美食街擋住,看著衝上來的粉絲們,大吼道:「都退回去。」

蕭風聽到喊聲,忙轉頭看了眼,不敢絲毫停頓,鑽進了一條胡同中。他明白,憑火天這十幾個人,是攔不了多一會的。現在只能趁這段時間,趕緊跑掉,不要讓這些瘋狂的粉絲找到慕容雪。

左拐右拐,終於趁著沒人的時候,衝進地下停車場。跑到法拉利旁邊,蕭風倚靠在車上,有些氣喘:「奶奶的,太瘋狂了!表妹,沒嚇著你吧?」

地下車場視線暗,再加上慕容雪戴著大太陽鏡,倒也看不出什麼異常。「嗯,我沒事,你呢?」

蕭風咧咧嘴:「我也沒事,就是長時間不鍛煉,有點累,呵呵。」

「你,你能先把我放下來嗎?」慕容雪鬆開攬著蕭風脖子的手,低聲問道。

蕭風老臉一紅,都到了這了,怎麼還抱著人家,想佔便宜嗎?趕忙把慕容雪放下,訕笑著:「不好意思,剛才我只能抱著你跑。」

慕容雪低著頭:「嗯。」

蕭風抬手摸了摸鼻子,下意識的吸了吸,手上竟然殘留著慕容雪身上的余香。剛才跑得急,也沒注意到,現在倒不好再去聞聞了。

「我給黃菲打個電話,問問他們在哪。」蕭風摸出手機,撥給黃菲。

「嗯,我們在地下車場,你偶像知道,趕緊過來吧。」蕭風掛斷電話,笑道:「他們馬上就過來。」

慕容雪抬起頭,看著蕭風:「謝謝你,蕭風。」

「我不是你表哥嘛,謝什麼謝。」蕭風擺擺手。

慕容雪摘掉太陽鏡,露出一絲古怪的笑容:「剛才,好刺激。」

蕭風看著慕容雪白裡透紅的臉蛋,苦笑道:「大姐,你在我懷裡,當然感覺到刺激。我…」

慕容雪聽到這,臉上如火燒一般,忙把頭低下:「咱,咱能換個話題嗎?」

蕭風咧咧嘴,女孩子臉皮到底是薄啊!「好,我們換個話題!我發現,你比鷗信軒有名啊!」

「嗯?為什麼這麼說?」慕容雪抬起頭,疑惑的問道。

「看粉絲的瘋狂程度就看出來了!鷗信軒的粉絲,更多是女孩子。你呢?男女通殺啊!」蕭風語帶讚許的說道。

慕容雪微笑起來:「其實鷗信軒的演技不錯,我也喜歡看他的電影。」

經過剛才的事情,蕭風和慕容雪的關係,明顯的更近了一步。兩人等著鷗信軒他們,隨意的聊著,越聊越來勁,越聊越投機。

原本慕容雪以為,蕭風就是一個幹啥啥不行,吃啥啥不剩的坑爹富二代。沒想到經過剛才交談,他對娛樂圈很多問題的見解,都是那麼的一針見血。這麼深刻的見解,也只有那些娛樂圈中巨頭才領會的,比如她所在公司的老總。

「你也很關注娛樂圈嗎?」

蕭風笑著搖頭:「不怎麼關注。」心裡卻嘀咕,相比較國內娛樂圈的爛事,我更關注好萊塢那些女明星的身體。

「那你怎麼會有這麼深的見解?」

蕭風用食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