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男生小說 > 都市娛樂小說 >玩美房東 >第七十七章內褲也脫嗎?

第七十七章內褲也脫嗎?

小說:玩美房東| 作者:寂寞的舞者| 類別:都市娛樂

兩女見蕭風暈了過去,禁不住也呆了呆。剛才還好好的,怎麼轉眼就暈了呢?

「快把他扶進去。」韓爽當先反應過來,對丁丁道。

丁丁點點頭:「好!」說著,與韓爽一邊一個,把蕭風扶進客廳。

韓爽扶著蕭風,皺了皺眉頭:「丁丁,他身上全是血,別扶他去沙發。你去找個毯子鋪地上,先讓他躺會。」

「你自己能扶住他嗎?」丁丁抬頭問道。

韓爽點點頭:「沒事,你去吧。」

丁丁試著鬆開蕭風,快步向二樓儲物室跑去。

韓爽扶著蕭風,感受著他身體傳出的熱度,嘆口氣,喃喃自語:「你為什麼要為我出頭呢?讓我帶著對你的恨離開,不好嗎?」

沒一分鐘,丁丁跑下來,拿著一張厚厚的毯子,鋪在地上,又和韓爽一起,把蕭風放在了毯子上。

「韓爽,他怎麼了?明明好好的,說暈就暈了。」丁丁看著昏睡的蕭風,著急的問道。

韓爽剛準備搖頭,猛地想起上次在房間中,蕭風也是忽然沒了力氣,陷入短暫昏厥的事情。

「我們打120吧!」

「不用,他上次也昏過。據我推測,他好像有什麼隱疾,當活動量大了時,就會短暫的昏過去。放心吧,他一會就醒了,沒事的。」韓爽安慰著丁丁。

丁丁聽韓爽這麼說,才鬆了口氣:「但願他沒事。」

韓爽露出一絲笑容,看著丁丁身上的血跡:「你先上去換衣服吧,他身上的血都蹭在我們身上了。」

丁丁低頭看看,點點頭:「嗯,我先上去換衣服,等我下來,你也去換換。」說著,上樓回房間去了。

韓爽站起來,拿起桌上的紙巾,幫蕭風輕輕擦拭著臉上的血跡。不知不覺間,眼眸深處透露出一抹柔情:「蕭風,你到底是什麼人?」

韓爽說著說著,自己笑了,如果現在蕭風清醒的話,這流氓恐怕會說一句『當然是男人,不信你試試』吧。

丁丁站在二樓,看著時不時對著蕭風笑的韓爽,揚了揚眉毛,她也喜歡蕭風?這臭小子,倒是真有女人緣啊!搖搖頭,從二樓走下:「韓爽,你去換衣服吧,我來照看他。」

韓爽原本不想上去換衣服的,可是身上有血粘乎乎的,實在難受得很,只能站起來:「嗯,你小心看著他,我換好就下來。」

等韓爽換好衣服下來,看著全身血跡的蕭風,臉色紅了紅:「丁丁,他還不知道什麼時候醒,我們幫他把衣服換了吧?」

「哦,啊?」丁丁剛隨口答應一聲,猛地覺得不對,瞪大眼睛:「給他換衣服?」

韓爽也顧不上害羞,點點頭:「嗯,行嗎?如果你不好意思,那我自己給他換吧。身上黏糊糊的,很難受。」

丁丁聽到這話,一咬牙:「你都好意思,我有什麼不好意思的!換就換,有什麼好怕的!」

兩女把蕭風扶上二樓房間,抬到了大床上,互相看看,都能看出彼此臉上的緊張。

「咳咳,韓爽,確定要換嗎?」

「換!」韓爽深吸一口氣,走到衣櫥前,找出一套乾淨的衣服,拿在手裡,走向了床上的蕭風。

丁丁也不甘於人後,和韓爽一起,三下五除二,把蕭風的上身衣服扒了下來,扔在地上。

「啊。」丁丁看著蕭風身上的疤痕,不由得捂住了嘴巴,眼睛中儘是驚恐:「他,他怎麼這麼多傷疤?」

韓爽也是一愣,搖搖頭,伸出手撫摸著疤痕:「這是槍傷;這應該是勁弩…」

韓爽每摸到一個地方,都會自語出聲,猜測出是被什麼所傷。

更讓兩女驚訝的是,在蕭風的心臟位置,有一個寬1厘米,長2厘米的傷疤。

「匕首?」韓爽每撫摸一下,心臟就狠狠的顫抖。匕首插入心臟,他為什麼沒死?當時,一定很疼吧?

「蕭風,到底是幹什麼的?」丁丁臉色發白的問道。

韓爽搖搖頭:「我也不知道。」

兩女都沉默了,良久才互相看看,鼓足勇氣準備去脫蕭風的褲子。剛一上手,兩人都哆嗦了一下,畢竟脫男人褲子這事,是她們第一次干。

「我們是醫生,他是病人!」韓爽嘟囔著,也不知道是給丁丁打氣,還是安慰著自己。

褲子一點點脫下,四角內褲出現在兩女的視線中。當她們目光觸及到鼓囊的內褲時,臉色更紅。

「脫!」韓爽咬牙,一下把蕭風的褲子給脫下來扔在了地上。

「那,內褲呢?」丁丁低聲問道。

「脫!」

丁丁站在原地沒動,看著韓爽:「你確定?」

「上面有血啊。」韓爽被丁丁這麼一問,勇氣瞬間沒了。

正當兩女糾結的時候,蕭風悠悠的醒了。

蕭風睜開眼睛,盯著屋頂思考著,瞬丸的藥效時間這麼短?再者,副作用也太大了吧?用完了,直接暈菜?那在戰場上,還不得任人宰割?

「他醒了!」丁丁大喝道。

丁丁的叫聲,驚醒了思考中的蕭風。他剛準備說話,忽然感覺有些不太對勁。低頭一看,愣了:「我擦,你們兩個幹嘛呢?不會要趁人之危吧?」

韓爽和丁丁聽到這話,嫩臉『刷』的紅了。

『啪』,韓爽一巴掌抽在蕭風的臉上:「你說什麼呢?!」

蕭風捂著臉,委屈的都要哭了,難道被我撞破,就惱羞成怒了嗎?

「我們是看你渾身是血,想幫你換換衣服!你以為我們像你一樣啊,喜歡趁人之危!」韓爽俏臉含煞的怒道。

蕭風訕笑著:「我剛才是開玩笑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