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男生小說 > 都市娛樂小說 >玩美房東 >第八十六章放下屠刀,立地成佛!

第八十六章放下屠刀,立地成佛!

小說:玩美房東| 作者:寂寞的舞者| 類別:都市娛樂

火舞用護身符砸完了不解氣,又抓起桌上的大『香』,當頭向和尚的腦袋狠狠砸下,口裡還叫囂道:「禿驢,今天老娘也打得你滿頭包,讓你立地成佛!」

火舞的罵聲,把守在隔斷間外的幾個年輕和尚引了進去。隨後隔斷間的門,也被火舞一腳給踹倒,她風風火火的衝出來,大叫著:「這伙和尚是騙子!」

再接下來,就是開頭那一幕了,與和尚們對峙著,火舞毫不相讓,咄咄逼人。

「舞兒,算了吧,反正咱又沒被騙什麼。」林琳抱著息事寧人的態度,勸著火舞。

火舞搖頭:「不行!我今天一定不讓這群禿驢好過!什麼千年古剎,什麼華東名寺,狗屁,藏污納垢的地方,騙子!」越說越激憤,差點又動起收來。

玩美別墅中的美女們,無論是房東還是房客,這會都堅定不移的站在火舞身邊,以防她吃了虧。

韓爽原本想憑身份來阻止事情惡化,但證件卻沒有帶在身上。恐怕說自己是警察,這些和尚也不會相信,只能靜觀其變,等蕭風前來處理。

蕭風等人進來的時候,大雄寶殿已經人滿為患了。眾人很困難的向前走著,奈何有熱鬧可看的人們,很是團結的靠在一起,不讓後面的人『插隊』。

火天眼看擠不進去,又擔心自己的妹妹,大吼道:「都他媽給我滾開!」

奈何,前面依舊沒有動彈,偶爾還會傳出幾聲罵聲。

「阿天,你太客氣了。」馮龍冷笑一聲,揪住面前一個人,一拳轟在他的肚子上,扔到了身後。「我們是誰?黑社會啊!」

火天一咬牙,和馮龍在前面開路,遇到那種不讓的,就是一頓老拳,絕對乖乖的讓在一邊。也有要鬧事報警的,不過馮龍的兩句話,就讓他們低頭躲到一邊去了。

馮龍是這麼說的:「哥們,難道你想和馮氏還有天門為敵嗎?記住這張臉,我叫馮龍,是馮氏的掌舵人。他,天門的老大,火天!」

雖然不能驗證真假,但沒有人傻到去再鬧事。假的就算了,萬一是真的,那可真吃不了兜著走了。無論是久具威名的馮氏,還是最近風頭正勁的天門,都不是他們惹得起的。

當然,有外地人,不知道馮氏和天門,但他們總認識槍吧?馮龍的手裡,握著一把92式,即使不懂槍的人,也能認出那是一把真槍。敢這麼堂而皇之亮槍的人,有什麼背景和身份,他們就算用屁股思考,也會知道惹不起了。

有了馮龍和火天開路,就像是推土機般推了進去,與眾女越來越近。

「舞兒,怎麼了?」蕭風當先開口,看向火舞對面的和尚。

「舞兒,你沒事吧?」火天也忙問道。

火舞因為上次火天打她的事情,一直沒有搭理他,現在同樣如此。她無視了火天,對蕭風笑了笑:「風哥,你們來了,我沒事。」

「發生什麼事情了?」蕭風皺眉問道。

火舞把剛才的事情從頭到尾的說了一遍,至於讓和尚猜測內褲顏色的事情,她則壓低聲音,只告訴了蕭風一人。

蕭風額頭閃過黑線,這瘋丫頭什麼時候能不瘋啊!竟然,竟然去調戲和尚?「額,舞兒,我現在也好奇了,你到底穿了什麼艷色的內褲?」

火舞瀟洒一笑,趴在蕭風耳邊:「老娘今天沒穿內褲!」

「……」蕭風盯著火舞無語了,良久才豎起拇指:「你強!」

火天聽完妹妹的話,也不管她跟蕭風嘀咕,上前一把揪住和尚的脖領:「王八蛋,敢忽悠我妹妹!」

「放開手。」和尚臉色一冷,直視著火天的眼睛。

火天大怒,揚手一拳轟向和尚,想給他點教訓。奈何,他的拳還未落,就被和尚捏住了手腕。

「施主,莫不要動粗。」和尚皺眉說道。

火天心中大驚,自己的力量怎麼樣,他是最清楚的。現在被這個和尚捏住手腕,竟然整條胳膊都沒了力氣,難道是個高手?

「鬆手,放開他。」馮龍看著和尚,淡淡的說道。

和尚餘光瞟向馮龍,臉色微變,緩緩鬆開火天的手腕。他不得不松,他不是金剛不壞的羅漢,擋不了子彈。

火天一拳轟在和尚的肚子上,狠狠的罵道:「媽的,欺負我妹妹是吧!」

馮龍的胳膊上搭了件外套,蓋住了手槍,只留下一個槍口,對準了和尚的心臟部位,以防他動手。

「阿天,住手。」蕭風攔住火天,對著馮龍也微微搖頭,讓他放下了槍。

蕭風走到和尚面前,上下打量幾眼:「我妹妹說的是真的?」

和尚面無表情,語氣也很冷淡:「不是。一切,都是佛祖的安排。」

蕭風聽到這話,也忍不住怒了。馬勒戈壁的,你忽悠人就算了,還打著佛祖的幌子?讓如來知道了,能跑過來收了你!當然,假如真有如來的話。

「你很能打是吧?」蕭風眯著眼睛問道。

和尚也仔細審視著蕭風,搖搖頭:「我練武是為了防身健體。」

「好,那我就看看你的防身術,多厲害!我妹妹受得氣,我得幫她出了。」蕭風冷笑著,對馮龍打了個眼色。

馮龍明白的點頭,轉身開始清場。所謂的清場,是黑社會辦事前的必要程序。在這裡,則是把這些遊客趕出大雄寶殿而已。

「阿彌陀佛,施主得饒人處且饒人。」一個蒼老渾厚的聲音忽然響起。

所有人的目光,瞬間都被這個聲音所吸引,向大雄寶殿門口看去。

一個眉毛雪白低垂,臉如橘子皮般皺褶,身體單薄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