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男生小說 > 都市娛樂小說 >玩美房東 >第九十二章血骷髏!

第九十二章血骷髏!

小說:玩美房東| 作者:寂寞的舞者| 類別:都市娛樂

地獄火後院。

院西的角落中,有一個放雜物的小房間。

不過,不知道何時起,這間屋子已經不再放雜物,而是變成行刑的地方。暫時,稱呼這個小屋子為刑房吧~

一聲聲凄慘的叫聲,從刑房中傳了出來,讓守在後院門的小弟們毛骨悚然。尤其是在這個月黑風高的夜晚,比看幾步恐怖片可來得刺激!

「九哥,剛才風哥和默哥拎著的那個人是誰啊?」一個小弟聽著慘叫,打了個哆嗦,忍不住問道。

被稱為『九哥』的青年,叼著一支煙,用力的吸著。從他咬著過濾嘴的用力程度來看,他也有些害怕,這聲音實在太滲人了。

「我剛聽前面的兄弟說,是骷髏團的人,好像是六大骷髏將軍之一的血骷髏。」九哥吐著煙霧,眼睛飛快的瞟了眼刑房的門。

「唉,估計在裡面,血骷髏是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啊!媽的,讓你和天門為敵!」另一個小弟咬著牙說道。

「啊~」又是一聲慘叫響起,讓外面的小弟統統打了個哆嗦。

刑房內,蕭風看著血泊中的血骷髏,無奈的撇嘴:「木頭,你用那麼大力幹嘛?現在好了,死了~唉,沒得玩了。」

木頭隨手在衣服上擦了擦血,抬起頭面無表情的吐出七個字:「第一次,手有點生。」

「涼茶,會扒皮剔骨吧?把他肉都割了,剩下骨架,一會咱倆扔骷髏團總部去。」蕭風滿臉血腥的笑容,眼睛中閃動著冰冷。

涼茶叼著煙,從旁邊案子上拿起一把剔骨尖刀,試了試鋒刃:「刀有點鈍了,不過湊合用。」說著,蹲下身撕開血骷髏的衣服:「林默,幫我搭把手,先給他開膛破肚,挖出心來炒著吃。」

林默盯著涼茶良久,站起身推開門沖了出去,扶著門把手就是一頓吐,吐得那叫一個天昏地暗,日月無光吶。

蕭風無奈的聳聳肩,走到林默身後,幫他拍了拍後背:「木頭,沒事吧?」

「嘔…」林默吐著晚飯,回頭指著涼茶:「你,你你真他媽噁心!嘔…」

涼茶殘忍的笑著,一手按住血骷髏的肩膀,另一手裡的剔骨尖刀插進了他的心口窩,緩緩向下划去。雖然他已經死亡,但鮮血依舊濺了出來,噴在涼茶的臉上。

蕭風拿過一瓶紅茶,遞給林默:「來,漱漱口。」

林默接過來,轉頭看了眼血骷髏。紅的刺眼的鮮血順著破裂的胸膛緩緩流出,一顆已經停止跳動的心臟被涼茶挖出來,捧在了手上。再一看手裡的紅茶,胃裡翻騰的利害,張嘴吐了出來----嘔~

涼茶把心臟放在一邊,戲謔的說道:「林默,我早就勸過你,要多喝涼茶,而不是紅茶哦。」

「嘔~」林默連苦膽水都吐了出來,哪裡還能聽得到涼茶的話。

蕭風對涼茶打了個眼色,示意他趕緊的吧。

涼茶微微點頭,一刀刀划下,以極快的速度割肉,一根根骨頭露了出來。

半個多小時時間,一具近乎完整的骷髏架展現在蕭風和林默面前,旁邊的地上堆放著一堆碎肉。大的有巴掌大,小的只有指甲大小。

蕭風用欣賞的目光,打量幾眼,點點頭:「不愧是島上出來的,嘿,不錯。」

涼茶一邊在骨頭上鑽眼,一邊笑著:「這可比殺豬簡單多了。」

骨頭沒有了筋以及肉連接著,稍稍一碰就會散架。不過,好在這裡有電鑽,只要打上眼用釘子或鐵絲纏起來就可以了。

又是半個小時,一具站立的骷髏架立在血泊中,透著一股子陰森的味道。尤其是刑房內的燈不太亮,搖曳著昏黃的燈光,膽小的人看到這幅場景,估計都能嚇死。

林默這會已經不吐了,也沒有東西可往外吐了。看他的臉色,煞白煞白的,沒有一點血色。不怪他沒用,剛才好好的一個人,不到一小時時間,就變成了一具骷髏架,讓他實在接受不了。

「ok,完工!」涼茶釘下最後一個釘子,扔掉錘子後,試著抬起骷髏架的手臂,上下活動幾下,滿意的點點頭:「風哥,你看怎麼樣?」

蕭風豎起拇指:「好!」

「這玩意,應該放在玻璃罩中收藏,那才得勁呢。」涼茶撫摸著骨架,笑著說道。

林默有種要暈的感覺,他終於相信,煞風的這些人,一個比一個變態啊!無名變態,妖刀變態,現在這個涼茶也如此變態!

蕭風也笑了:「在國內,如果你敢收藏這玩意,抓去直接槍斃。走吧,找個袋子裝好,把這個禮物送出去。」

「送哪?上次那個郝家?」涼茶隨口問道。

「他不是郝家的人,送郝家去幹嘛。我們的目的地,西城骷髏團總部!血骷髏,哼,敢來侵犯天門,那我就還你一具血骷髏!不給點顏色看看,真以為自己是盤菜了。」蕭風冷冷的笑著。

涼茶找了幾個黑色的大塑料袋,把骷髏架子整個包了起來,外面用繩子纏了一圈後,拎在手裡:「我們什麼時候去?」

「現在!搞完這件事,我還得回家睡覺呢。」蕭風說著,拍了拍林默的肩膀:「木頭,你就別去了,這裡必須要有人坐鎮。」

「我也不想和骷髏架戴呆在一起。」林默搖搖頭說道。

蕭風和涼茶走了,開了兩輛車,直奔西城骷髏團總部去了。他臨走的時候,對守在門口的幾個小弟吩咐,進去打掃一下現場。

當這些小弟走進刑房的瞬間,全部吐了,吐得面無人色七零八落。

「嘔~默哥,這,嘔,是怎麼回事?」九哥扶著牆,喘著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