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男生小說 > 都市娛樂小說 >玩美房東 >第九十三章被困危機

第九十三章被困危機

小說:玩美房東| 作者:寂寞的舞者| 類別:都市娛樂

涼茶聽到蕭風的話,眼睛深處閃過一抹異樣的色彩,撇撇嘴:「風哥,你可真不給我機會表現嗎?唉!」

「得了,以後有的是機會表現,現在先想辦法應付眼前再說。」蕭風沒好氣的說道。

涼茶向四周看著,略一盤算:「大概有四百多人吧?嘿,咱倆如果能殺了這四百人,就牛x了。」

其實在心裡,無論是蕭風還是涼茶,他們都知道,即使他們很能打,能一個打十個,二十個,甚至五十個!但是,能一人殺二百個嗎?別看那些電影小說里,一個人多麼多麼牛逼,能殺多少多少人。

殺人是個力氣活,就算二百個站在你面前不動,讓你使勁的殺,都得累的你手軟!蕭風和涼茶很強,但同樣也會在戰鬥中產生疲憊,影響自身的速度和力量。

至於什麼一刀下去,就死好幾百人的,那是武俠小說;一刀下去死幾千人的,那是修真小說;一刀下去劈開一個星球的,尼瑪,那是玄幻小說!別說用刀了,即使玄幻小說主角放個屁,那都得毀幾個星球,死億億萬人!

蕭風心裡沒底,如果說他是全盛時期,二百人不敢說,一百人是可以的。他以前去非洲做任務,同伴全死光了,就剩下他一個人。在仇恨的支撐下,他一個人一把刀,屠了一個部落。

當然,那是個小部落,只有一百三十多人。當時他殺了最後一個人時,仇報了,他身上的力量也像被抽空了般,站都站不起來了。別說舉刀,抬手都做不到。當時有個小孩子,都能幹掉他。

現在蕭風不是全盛時期,滿打滿算,最多殺五十個,就能累的他喪失戰鬥力。如果他一旦受傷,那戰鬥力更會銳減。受傷,不可避免。即使再牛逼,再能打,也會在混戰中受傷。

蕭風的手,摸了摸褲兜,那裡是他今天早晨裝在包里的瞬丸!雖然瞬丸的副作用太大,但到了最後的關鍵時期,也只能吃下它了。他,別無選擇!但願,不會到那種最壞的情況。

「涼茶,我不喜歡被動,你自便。」蕭風話落,身體化作一道殘影,向著圍上來的小弟撲去。當他人躍起的時候,拔出了龍紋匕首,瞬間割斷一個小弟的脖子,鮮血噴涌而出。

龍紋匕首,出之必見血!它是一把神兵,同樣也是一把兇器!它自蕭風小的時候,就跟在他的身邊,不知道殺了多少人,飲了多少鮮血!今晚,它將會再次成為蕭風的夥伴,殺出一條血路!

不到十秒鐘,蕭風用匕首隔斷了三個小弟的脖子。他的身上,已經被鮮血打濕了。他的心中除了殺意外,還有一個念頭,那就是疑惑,深深的疑惑!

在距離蕭風不遠的地方,涼茶也動手了。他的手中,是一把奪過來的開山刀。他的每一刀下去,都是即為巧妙的,砍在人體最脆弱的部分,必定一刀斃命,不浪費第二刀的力氣!

慘叫聲四起。

鮮血噴洒在夜空中。

這個夜晚,是一個殺戮的夜晚。

月亮,也完全躲進了雲層,天色更黑更暗。

五分鐘過去,蕭風已經記不清用龍紋匕首割斷了多少人的脖子。他的臉上和身上,儘是猩紅一片,黏糊糊的,不斷刺激著他的殺意。

十分鐘過去,蕭風的速度明顯緩慢了不少,他明亮而深邃的眸子中,也閃過一絲絲疲憊。

涼茶那邊的情況,與蕭風相差無幾,開山刀已經換了第三把,前兩把完全砍的卷刃了。

涼茶眼睛掃過這邊的情況,一刀劈在小弟的臉上後,快步向這邊沖來。「風哥,你怎麼樣?」

「我沒事!」蕭風一分神,飛來的一把開山刀,擦著他的後背過去,削掉了拳頭大的一塊肉。

「我草!」蕭風深吸一口涼氣,咬牙忍住後背火辣辣的疼痛,眼睛看向右側一個空著雙手的小弟。

是他!

蕭風抬腳踹開幾個小弟,翻身從地上撿起一把開山刀,橫掃一圈逼退周圍的小弟,直奔空著雙手的小弟而去。剛剛,就是他扔出的開山刀!

「找死!」蕭風話落,右手舉著開山刀,狠狠向著小弟的脖子砍下。

小弟嚇呆了,站在那裡瞪著眼睛,看著劈來的開山刀,不知道該去躲開。當然,他想躲也躲不了。

開山刀以雷霆之勢,劈在這名小弟的脖子上,只聽『咔咔』幾聲脆響,開山刀連斷幾根骨頭,斜著從腋窩上出來。

一秒,兩秒,三秒鐘……這名小弟的腦袋,以及半邊肩膀摔落在地上,發出『啪』的聲音,鮮血四濺。

最可怕的,當屬無頭的身體,依舊保持著站立的姿勢。動脈大血管的鮮血噴涌而出,如人形噴泉般,大概有兩三米高。半徑三米之內,全部下起了血雨。

也許,這位小弟臨死前,想起了丁骷髏的話:砍蕭風一刀,十萬塊;一條胳膊,三十萬;一條腿,五十萬;殺了他,二百萬!

十萬塊,對於一個普通小弟來說,那無疑是天文數字,讓他豁出命去一搏。現在,他砍了蕭風一刀,拿到了十萬塊。奈何,這十萬塊是有命拿無命花!

蕭風右手開山刀,左手龍紋匕首,開始瘋狂的殺了起來。他能感覺到,後背的傷口不斷的流著血。幾次,他想吃了瞬丸。但他明白,現在還沒到最後的關頭,不能吃!

「風哥,你沒事吧?」涼茶也不好過,左胳膊被砍了一刀,入肉一公分左右,血流如注。

「沒事!」蕭風咬咬牙,匕首捅進了一個小弟的脖子中。

總的來說,涼茶那邊壓力比蕭風小一些,因為他沒有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