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男生小說 > 都市娛樂小說 >玩美房東 >第九十五章叛徒

第九十五章叛徒

小說:玩美房東| 作者:寂寞的舞者| 類別:都市娛樂

火天瞪圓了眼睛:「木頭?怎麼可能?!就算我是叛徒,也不會是他的!」

蕭風撇撇嘴:「你激動個毛線?我對木頭的了解,不比你稍差一點!我話還沒說完,你就搶話說。我的意思是說,木頭手下的那幾個小弟,守在後院,他們應該也聽到了。」

火天心中鬆了口氣的同時,又湧起一股怒火:「一定要找出這個叛徒,老子要把他千刀萬剮!」

「nono,那有什麼意思。趕明兒,你找一口大鍋,倒上油,我們來個油炸叛徒。叛幫大罪,是要滾油鍋的。俗話說,油鍋滾三滾,如果不死,那就放過他。」蕭風感受著兩處傷口火辣辣的疼痛,忍不住咬牙道。

不能說蕭風和火天心狠,還是那句話,無論玩什麼遊戲,都得遵守遊戲規則!背叛老大,背叛幫派,這是黑道中最大的罪行!

千刀萬剮下油鍋,哼,這才哪到哪?當年上海三大亨,無論是黃金榮還是杜月笙,乃至張嘯林,那都是狠角色,對付叛徒的手段,堪比滿清十大酷刑了!

火天想了想,點點頭:「嗯,這個好!看來,幫派做大了,要有幫規了。」

「是的,這些你要找時間處理了。除此之外,建立一個刑堂。雖然有點俗,但會有震懾作用的。」

火天答應一聲,看著蕭風:「風哥,你沒受傷吧?」

「媽的,老子被幾百人圍著砍,不受傷那才見鬼了呢!」蕭風說著,轉過身:「後背被削掉一塊肉,大概有巴掌大小吧?」

火天掏出火機照亮,仔細看了幾眼,果然有一塊已經呈暗紅色的傷口,上面沾滿了泥土。正是因為這些泥土,也起到了一定的止血作用。

「風哥,你得趕緊上醫院,免得傷口感染。」火天皺著眉頭,沉聲說道。

「上毛線醫院,回去用我自製的傷葯抹一下就行。以前受比這更嚴重十倍的傷,沒去醫院不也沒死嗎?呵呵,主要是當時找不到醫院,只能自救了。」蕭風說到最後,有些唏噓起來。

「那你回別墅休息?還是去地獄火一起找叛徒?」

「地獄火!」蕭風半眯著眼睛,冷聲道。

火天點點頭,不再說話。

「涼茶去噓噓,怎麼還不回來?」蕭風嘟囔著。

忽然,一陣汽車的轟鳴聲響起,一輛黑色無牌子彈頭呼嘯而來,停在了大馬路上。

小弟們全部站起來,警惕的看著子彈頭車,同時揚起了開山斧。

車門打開,涼茶從車上下來,快步向角落的蕭風走去:「風哥,我回來了。」

蕭風瞄了眼子彈頭車,又看向涼茶:「沒受傷吧?」

「沒有。」

「我不是說,車不要了嗎?萬一你回去出不來,那怎麼辦?」蕭風有些不高興的問道。

「風哥,我進煞風第一天,妖刀就告訴夠我。是我們的東西,誰都拿不走!只有我們搶別人的份,從沒有別人敢搶我們!」涼茶認真的說道。

蕭風嘆了口氣,拍拍涼茶的肩膀:「嗯,走吧,回地獄火。阿天,你和我坐車走,讓小弟們抓緊時間回地獄火。」

火天點點頭,下去吩咐小弟了。沒兩分鐘,又快步回來:「嗯,搞定了。」

「好,那我們走吧。」蕭風忍著痛直了直後背,向著子彈頭走去。

涼茶發動起車,回頭看了眼蕭風:「我們是回去找叛徒的嗎?」

蕭風不驚訝涼茶也猜測到,點點頭:「是,抓住這個叛徒!」

涼茶不再說話,踩著油門,子彈頭車向地獄火方向急馳而去。

車內黑乎乎的,只能看到一支香煙忽明忽暗,映襯著蕭風那張越來越陰沉的臉。

子彈頭車停在地獄火後院中,蕭風和火天從後面下來。

「風哥,我去抓人。」

「你怎麼抓?當時有五六個小弟,難道都油炸了嗎?」蕭風扔掉煙頭,淡淡的問道。

「寧錯殺,不放過!」火天咬著牙,臉上的肌肉顫抖著。

蕭風笑了笑,攬著火天的肩膀:「人都是爹媽養的,不能濫殺無辜。我殺人,只憑良心。血骷髏冒犯我們天門,被我處以極刑。那些骷髏團小弟,我不殺他們,他們就要殺我。這幾個小弟,裡面肯定有對天門忠心耿耿的人,我們能錯殺嗎?」

「其實,我們想抓到這個叛徒,不困難!」蕭風說到這,四下看了幾眼,壓低聲音說出自己的計劃。

火天眼睛一亮:「好主意!那你們等我,我進去安排一下。」

「去吧。」蕭風點點頭。

火天走了,後院只剩下蕭風和涼茶兩人。

「風哥,我想問你件事。」

「問吧。」蕭風重新點上煙,側著身子倚靠在麵包車上。

「說實話,我來了也不是一天兩天了。這個天門,其實真的很弱。我想不通,風哥為什麼要這麼看重天門。」

「因為,天門是阿天他們的夢想,甚至實現夢想邁出的第一步。火天,林默,張羽,是我蕭風的兄弟。無論他們想玩什麼,我都大力支持。現在國內形勢雖然嚴峻,黑道漂白出來的巨頭,幾乎不超過一雙手。」

蕭風吸了口煙,繼續道:「走這條路,會很艱難,但也不是看不到希望。既然他們要走,無論多麼艱難,我也會跟在他們的後面。」

涼茶沉默了會,點點頭:「我明白了。」

「呵呵,走吧,我們去等著他們。對了,你把車先開一邊,別放在這。」蕭風說完,向刑房走去。

刑房中,瀰漫著淡淡的血腥味,讓蕭風微皺眉頭。從案子上找了一塊紗布,脫掉上衣緩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