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男生小說 > 都市娛樂小說 >玩美房東 >第二章色男VS辣女

第二章色男VS辣女

小說:玩美房東| 作者:寂寞的舞者| 類別:都市娛樂

幾分鐘後。

蕭風叼著香煙,坐在沙發上:「三十萬是吧?」說完,撿起扔在地上的單肩背包。

丁丁瞪著蕭風:「哼,有本事拿出來!就憑你還拿出三十萬?三十萬冥幣還差不多!穿衣服土拉吧唧,要品味沒品位,要氣質沒氣質。你那衣服,是哪個地攤上淘換回來的吧,花了二十塊錢?」

她實在是無奈了,打又打不過,反抗也沒用,現在只能在嘴上報仇了!打擊,狠狠打擊死這個臭男人!

蕭風無語,這妞的嘴巴還真毒啊。低頭掃了眼自己的衣服,也不解釋,笑道:「嗯,地攤上的,二十塊錢衣服褲子,最後還贈雙鞋呢。」

蕭風拍了拍單肩背包,塵土飛揚:「咳咳,付你房租。」說完,拉開了拉鏈。

丁丁站起來,剛準備讓蕭風扔出這個儘是灰土的破包,但是下一刻,她的目光就出現了零點一秒的獃滯,腦海中只剩下四個字:「錢,好多錢!」

背包拉開,蕭風從裡面掏出兩摞紅彤彤的人民幣,甩了過去:「兩萬。」隨後,手快速的抖動間,一摞摞的人民幣碼在了茶几上。

「二十八萬,三十萬!嗯,ok,三個月房租,現在它們是你的了。」蕭風微笑著,隨意地推到了丁丁面前。

丁丁甩了甩腦袋,瞪著一摞摞的毛爺爺,腦袋有些短路。她不是沒見過錢,能住得起別墅的人,會沒見過三十萬?

讓她短路的原因不是三十萬,而是這三十萬是從誰手裡拿出來的!如果換個一身名牌,開著豪車的人拿出,那丁丁不會意外。

可是現在呢?面前這個又猥瑣,又下流,又沒品位,穿著『據說』地攤二十塊一套衣服外贈雙鞋的傢伙拿出來,能不讓她震驚嗎?

蕭風見丁丁的樣子,嘴角翹起,小妞,讓你說老子沒品位!老子沒品位,但是有錢!怎麼地吧!

「你,你……」丁丁指著蕭風,『你』了良久:「你看看你這暴發戶的嘴臉!」

「……」蕭風徹底無語,不就是撞見你看蒼老師了嗎?不就是剛才看了眼裙底風光丁字褲嗎?至於這麼針對我嘛!

蕭風實在是提不起再吵下去的慾望,拍了拍桌上的錢:「丁丁,我不叫『你』,我的名字叫蕭風。你看看這些是不是人民幣,別我一轉身,你說我拿冥幣忽悠你。如果錢數對了,那我從現在起,就是這裡的主人了。」

「你今天就要住在這?那我去哪住?」丁丁猛地站起來,再次怒火噴涌。

「額,你不是要外出學習嗎?」蕭風一愣,隨即眼睛中爆發出異樣光芒:「不去了?那你也可以繼續在這住!放心,雖然你黑我錢,但是我不與你一般見識,不會要你房租的。」

腦海中,一個個念頭蹦了出來。俏臉,傲胸,修長大腿,短裙內的丁字褲……買噶,極品的美女,極品的同居生活!

這個想法一經蹦出,再也抑制不住。炙熱的目光,在丁丁胸前和短裙上徘徊著。

「你!不許看!!」被『狼』一般的目光盯著,丁丁只感覺渾身上下彆扭,忙拉過沙發上的衣服,蓋在了身上。

同時,心裡也泛起嘀咕,這小子明知道自己黑他錢,為什麼還住在這?難道,對本小姐有什麼企圖?不會騙財騙色的吧?哼,要真是敢那樣,本小姐就閹了他!丁丁想到此處,目光微瞥,掃了眼蕭風下身。

蕭風見捂得嚴嚴實實的丁丁,失望的撇撇嘴。但想到什麼,馬上變得很熱情:「丁丁,別不好意思,留下來吧。嗯?對了,等有時間,咱倆還可以共同討論一下蒼老師。」

「蕭風!」丁丁深吸一口氣,一拳砸在茶几上:「我和你不熟!」

蕭風毫不在意,站起來,在客廳中轉了幾圈,最後指著一對花瓶:「丁丁,這花瓶應該放在那,還有這個沙發,應該再向後挪動一米。你看,還有那個……」

轉眼間,蕭風已經是反客為主,開始指點起來。

丁丁瞪著蕭風,眼睛中殺機瀰漫。要是能打過這臭小子,早一腳把他踢出去了!目光落在茶几上的三十萬,又咬咬牙,在心裡安慰自己:「算了,反正明天就要出去學習了,也不用每天都面對他。」

「好,今天算你贏了!蕭風,三個月後的今天,你痛痛快快的給本小姐滾蛋!」丁丁抓起衣服,隨手把錢包起來,冷聲說完,掉頭上樓準備回卧室。

「哎,丁丁,你肯定不好意思在這白吃白住,我知道你不是那種人。所以,記得晚上下來做飯哦!」蕭風沖著丁丁的背影喊道。

樓梯上,丁丁聽到這話,腳下一個踉蹌,差點一跟頭摔下來。「算你狠,把我當保姆了!小子,今晚下瀉藥,拉死你!」

丁丁頭也不敢回,狼狽的逃竄回自己的房間。

蕭風坐在沙發上,輕輕的閉上眼睛。臉上的壞笑消失不見,取而代之的,則是發自內心的笑容:「吵吵嘴,挺幸福的。」

自從半月前在英國做任務受傷後,蕭風就發現自己的身體出現了問題,無論是力量還是敏捷度都有所下降,這讓他有些擔心。

這次他回九泉,第一是想要挖出自己的身世,第二則是解決身體的問題。

良久,眼睛睜開,右手輕輕解下脖子上的玉墜,不斷的撫摸著。玉墜冰涼,觸手感覺極好,讓人從心底產生一股涼意。

「三個月時間,但願我能找到你們,爸媽。」蕭風喃喃自語,再次把玉墜戴在了脖子上。

站起身,拎著背包,上樓隨意選了一個房間,走了進去。

不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