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男生小說 > 都市娛樂小說 >玩美房東 >第六章初相識、初交鋒

第六章初相識、初交鋒

小說:玩美房東| 作者:寂寞的舞者| 類別:都市娛樂

許諾一愣,猛地轉頭向後看去。只見身後不知何時,站著一個青年。

帥氣的臉龐,憂鬱的眼神,嘴角的弧度,讓許諾出現了短暫的失神。

蕭風舉了舉手中的紅酒,遞過去一杯:「呵呵,美麗的小姐,如果有什麼不開心的事情,可以告訴我,我想我會是一個合格的聽眾。」

蕭風真誠的笑容,感染了許諾。梨花帶雨的臉龐,勉強笑著:「謝謝。」伸手接過紅酒,微微點頭。

看著許諾臉上的淚,蕭風有些憐惜,有些好奇,是什麼事情,能讓這個商界女強人流淚,變得如此脆弱?

在舞會上,蕭風就一直注意著許諾。包括龍少過去邀請,許諾離開,龍少陰冷的目光,這些都被蕭風收入眼底。

「你好,自我介紹一下,我叫蕭風。」蕭風右手酒杯晃動著,揚了起來。

作為商界女強人,對於情緒的掌控是極強的。此時的她,也從悲戚的情緒中走出,臉上再次出現微笑:「你好,我叫許諾。」

「許諾姐,剛才看見你哭,怎麼了?」蕭風把玩著酒杯,輕聲問道。

許諾緩緩搖頭:「呵呵,沒什麼,觸景生情而已。倒是你,怎麼會跑出來呢?」說這話的時候,她的眼睛,盯著蕭風手裡的酒杯。

蕭風嘴角翹起,心中暗道好精明的女人,難怪會發現劉流。「呵呵,我是為許諾姐而來。」既然人家已經發現,那再藏著掖著,也沒意思,所以蕭風坦白承認。

「哦?為我準備了這杯酒嗎?」許諾似笑非笑的看著蕭風。

蕭風揚了揚酒杯:「當然,許諾姐光彩耀人,艷驚全場,我也是諸多被吸引的一員罷了。」

兩隻玻璃杯輕輕碰撞,紅酒泛起波紋。

對於蕭風的稱讚,許諾只是淺笑著,並沒有表現出別的。讚美,這些年她聽得太多太多。

明知道蕭風是跟著自己來的,但許諾心中,卻沒有一絲厭煩。

不知道什麼原因,兩個人都沒有產生距離感,彷彿是多年的朋友般,一切都顯得那麼隨意和諧。

在陽台的入口處,所謂的『龍少』,雙手攥著拳頭,目光噴火的盯著陽台上談笑風生的兩人。

龍少很生氣,很惱怒。許諾自稱去洗手間,結果卻讓他在這遇到了。不僅如此,還和一個陌生的小白臉談笑風生,這是把他置於何地?!

「臭**!」龍少咬牙,在心裡大罵。但是面上卻帶著微笑,向著兩人走去:「諾姐,不是不舒服嗎?呵呵,這位是?」目光掃向蕭風,其中儘是威脅警告的意味。

許諾聽到龍少的聲音,臉色微變,忙笑道:「呵呵,是龍少啊。裡面太悶,出來透透氣,也許能舒服點。」說完後,忙對著蕭風打了個眼色,讓他趕緊走,別得罪龍少。

蕭風微笑著,仰頭喝掉杯中的紅酒,看著龍少:「我叫蕭風。龍少如此的大人物,肯定是不認識我。」

許諾聽蕭風這麼說,稍稍鬆口氣。她還真怕龍少對付蕭風,畢竟龍少的身份擺在那裡。她心中也知道龍少的那點心思,更知道龍少心胸狹窄的為人。

見蕭風這麼上道兒,龍少滿意的點點頭,收回目光:「嗯,認識我,是你的榮幸。」

「呵呵,是嗎?」蕭風有些好笑的看著龍少,淡淡的說道:「其實這句話,也是我想說的。」

蕭風話一落,龍少的臉色沉底陰沉下來!在九泉,還沒有多少人敢這麼跟他說話!

旁邊的許諾,嬌容大變,心中暗道,完了完了!她和蕭風雖然認識時間不長,但是卻很聊得來,現在當然不想看到他受傷害。

「龍少,呵呵,不知道我是否可以請你跳支舞?」許諾忙向前一步,站在兩人中間,對龍少笑道。

蕭風心中一暖,這女人是怕自己出事嗎?

「跳舞嗎?可以。但是要在我教訓完這小子之後。」龍少目光陰冷,推開了許諾。長這麼大,還從沒有人敢如此得罪他。即使有,也都被他塞進麻袋,沉進江底了!

龍少向前走了幾步,盯著蕭風:「小子,我會讓你知道,得罪我的下場。」

「呵呵」蕭風輕蔑的笑著,看都不看龍少,轉頭:「許諾姐,你先回去吧。我跟龍少有點事情要談。」說完,遞過去一個『你放心』的眼神。

許諾遲疑一下:「你們談?」

「嗯,呵呵。去吧,一會我去舞會找你。」蕭風點點頭,語氣雖輕,但卻不容拒絕。

許諾猶豫再三,終於點點頭,輕聲道:「小心點,他是馮貳的兒子。你說點好話,道個歉。」

聽到許諾的話,蕭風眼神一縮,隨即恢復正常:「嗯,我知道的,放心吧,許諾姐。」安慰似的,輕輕擁抱了一下許諾。

許諾的身體微微一顫,點點頭,轉身離開。

龍少看著蕭風擁抱許諾,雙目噴火,因憤怒低吼道:「蕭風,今晚我一定要殺了你。」

見許諾離開,蕭風這才轉過頭,邪笑著,盯著龍少:「小子,別叫喚了,咬人的狗是不叫的。」

龍少一愣,隨即大怒:「媽的,現在就讓你滿地找牙,然後把你沉在江中。」

「哈哈,馮老二喜歡用活人沉江,沒想到他兒子,也喜歡這套。不過可惜,相比較,你卻沒有馮老二那份魄力。唉,還真是虎父犬子,你更貼切的名字,應該叫蟲,而不是龍!」蕭風嘲弄的說道。

龍少瞪大眼睛:「你怎麼知道我父親……?」蕭風知道他父親的嗜好?這怎麼可能!

蕭風搖搖頭:「不認識,堂堂黑白通吃的馮二爺,哪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