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男生小說 > 都市娛樂小說 >玩美房東 >第十章黑暗處的骯髒

第十章黑暗處的骯髒

小說:玩美房東| 作者:寂寞的舞者| 類別:都市娛樂

蕭風說這話的時候,眼睛深處,儘是戲謔。要怎麼打擊敵人?要狠狠地下死手打擊!打斷肋骨算什麼,打了我蕭風的兄弟,那我就讓你眾叛親離,讓你變殘廢!

兩人聽到蕭風的話,俱是一愣,表情各不相同。

青年看了眼女孩,毫不猶豫點點頭:「好,我答應你。希望你玩完了,信守承諾!」

聽到青年的話,女孩面若死灰。

「哈哈,哈哈哈,小強是吧?」蕭風狂笑幾聲,隨即目光狠戾爆現:「就為了你這句話,今天我也要讓你徹底殘廢!」

蕭風生平最恨的幾種人當中,恰恰就有這種『為了活命,出賣女人或者不保護自己女人的男人』!

青年聽到蕭風的話,大驚失色:「你說話不算話!」

「算話?和人渣說話,需要算話嗎?!」蕭風冷笑著,腳下用力,撲向青年,又是一拳重擊,砸在了青年左肋骨上。

『咔咔』骨裂的聲音響起,讓人頭皮有些發麻。

蕭風眼中爆發出嗜血的光芒,不等青年落地,拳頭又狠狠地落在他的身上。等到落地時,青年手腳肋骨,全部骨折。甚至有些地方,白森森的骨頭,已經穿透皮膚,裸露在外面。殷紅的鮮血,染遍了全身。

蕭風蹲下身,在小強身上擦拭著拳頭上的鮮血,冷聲道:「小強,既然有膽子做錯事,那就要有膽子承擔責任。」說完,不再看小強,站起身,向著女孩走去。

女孩滿臉恐懼的看著蕭風,驚叫道:「你,你要幹什麼。」

蕭風瞥了眼女孩,抓起桌子上的相機:「打120,送他去醫院。記得,去第二人民醫院。我在病房a區3號房,給他留了一個床位。」

頓了頓,繼續道:「這種男人,不值得你去愛,更不值得你去為他犯賤!」當著女孩的面,翻出相機中的裸體照片,刪除掉,轉身離開。

女孩身體顫抖著,看著蕭風的背影,眼淚忍不住流淌,最後化為大聲的哭泣。

蕭風聽著身後的哭聲,沒有絲毫憐憫,搖搖頭,向著電梯口走去。

回到車上,蕭風摸出手機,播出號碼:「流氓,完成任務。手腳肋骨,全部骨折。」

劉流聽到蕭風的話,聲音有些激動:「阿風,謝謝你。」

「呵呵,兄弟間不需要說這個,誰讓我們是兄弟!好了,先這樣吧,我還有點事情要辦。」掛斷電話,看了眼時間,喃喃自語:「林琳,你的事情,我來幫你解決!」

啟動起車,一腳油門,車咆哮著沖了出去:「無論你遇到什麼事情,我這個房東,都要替你扛下來!只要是我的房客,那我就一定罩著你。」蕭風的話,隨著風,飄蕩在這片天空中。

夜空下,第二人民醫院樓頂的燈塔,顯得格外的華麗明亮。不過,在華麗燈光後,一幕黑暗的骯髒,卻正在上演著。

距離醫院北門不遠的角落裡,幾個拎著傢伙的小混混,滿臉淫.笑的看著他們今晚的『獵物』。

「你們要幹什麼!不要過來!」被半包圍的女孩,花容失色,尖叫道。

小混混們聽到尖叫不僅不怕,反而更加興奮起來:「哼,幹什麼?當然是干你!臭**,昨晚竟然敢傷我兄弟,你也不打聽打聽,我黑子是什麼人!我的兄弟,你也敢惹!」

「是他們先來糾纏我的!」女孩身體不斷的後退著,拿著剪刀的手,不斷的哆嗦著。

剛才開口的黑子,滿臉淫笑:「小妞,今天只要你陪我們兄弟爽爽,那就放過你,如何?」說完,拎著棒球棍,一步步向著女孩逼近。

「不要過來~~!!」女孩握著剪刀,驚恐的叫著。

黑子輕蔑的揚起棒球棍:「小妞,放下你手裡的剪刀,要不然,今天我毀了你的容,讓人輪了你!」

看著步步緊逼的黑子,女孩再也頂不住壓力,手裡的剪刀,向著對方狠狠地扔出。也不看剪刀是否能傷到對方,轉身就要跑。

奈何,因為緊張與害怕,竟然在轉身的時候,腳踩在石頭上,身體騰空而起,隨後摔在地上。

剪刀插在黑子的胳膊上,鮮血瞬間噴涌而出。看著胳膊上的剪刀,黑子怒吼道:「給我抓住她。媽的,老子今晚要玩死你!」吼完,一咬牙,拔出剪刀扔了在地上。

幾個小弟邪惡的點點頭,就要向著地上的女孩衝來。腳步還沒邁出,就看到女孩身邊不知何時冒出一個人影,腳下一頓,回頭看向黑子。

黑子此時也注意到人影,心中微驚。因為他也不知道,這個人是怎麼冒出來的。「朋友,混哪的?我是『野狼幫』的黑子,野狼幫辦事,還請朋友離開。」黑子摸不準對方來頭,只能試探。

野狼幫在整個南城,也算得是一方霸主,所以黑子倒也不怕對方不識相。但是,下一秒,黑子的臉就徹底黑了下來。

人影看都不看黑子,蹲下身體,溫柔的聲音中夾雜著歉意:「對不起,林琳,我來晚了。」溫熱的手掌,扶住了女孩的胳膊。

「蕭風?!」聽到這個聲音,女孩身體一顫,猛地抬起頭,眼睛中儘是不相信。

蕭風點點頭,緩緩扶起林琳:「小丫頭,是我。」右手溫柔的幫林琳擦乾臉上的淚水,左手輕輕拍打著林琳的後背。

聽到蕭風溫柔的聲音,林琳緊張恐懼的心,猛地鬆懈下來,哇的一聲,趴在蕭風的懷裡大哭起來。

隨著林琳的哭聲,蕭風的眉頭也皺了起來,抬頭掃了眼對面的混混,一股邪火,漸漸的自心底湧起。

林琳的哭聲,越來越小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