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男生小說 > 都市娛樂小說 >玩美房東 >第十五章林琳被綁

第十五章林琳被綁

小說:玩美房東| 作者:寂寞的舞者| 類別:都市娛樂

蕭風記下時間地點,歪著頭,看著野狼幫的小弟:「基督教堂,四點半。好了,你的兄弟在等你,去吧。」手上用力,骨裂聲傳來,腦袋無力的耷拉下來。

手輕輕鬆開,屍體滑落在地上。「野狼,這是你自己找死!」蕭風忽然怒了,一腳踹飛地上的屍體。

上了二樓,走進林琳的房間中,坐在床上,喃喃自語:「林琳,我會救你出來的。」

不知道過了多久,別墅外的聲響驚動了出神的蕭風。「怎麼變得這麼多愁善感了。」蕭風甩了甩頭,輕輕帶上門,離開了林琳房間。

蕭風目光掃過客廳的兩具屍體,把槍踢進沙發下,一手提著一具屍體,向著別墅院中走去。

「天門的人么?」蕭風看著四周隱匿的並不高明的人影,臉上閃過怒氣。「都給我滾出來!」忽然,蕭風大吼一聲!

臨去酒吧之際,火天派了二十精英小弟前來保護林琳。可是現在呢?林琳被綁走了,這些人卻狗屁用沒頂上!

空氣中,瀰漫著一絲酒氣,讓蕭風的臉更是陰沉起來。

隱匿的天門小弟,見別墅中走出一個人,還敢挑釁讓他們出來,個個憤怒,拎著斧頭蹦了出來。

「媽的,小子你找死!趕緊滾蛋,這裡不是你來的地方!」一個小弟打著酒嗝,一斧頭向著蕭風劈開。

蕭風咬咬牙,這就是天門的精英嗎?一股恨鐵不成鋼的怒氣,自心中湧起,抬腿一腳踢出,小弟直接飛了足足十幾米,摔落在地上。

「火天派你們來是幹什麼的!過來喝酒的嗎?!」蕭風瞪著圍上來的天門小弟,殺氣瀰漫。

小弟們聽到蕭風這話,都停下腳步,看著蕭風。

忽然,一個遲疑的聲音響起:「風哥?都放下武器,是風哥。」話落,一個青年忙走出來,湊近蕭風。

「你們剛才幹嘛去了?知道不知道,你們保護的目標,被別人綁走了?都滾吧,以後別讓我看見你們。」蕭風指了指院中:「把那兩具屍體也帶著,趕緊滾。別等我發火,滾!」

蕭風有些失望,天門的精英就這幅德行?憑著這些人,還談一統南城,一統九泉嗎?

小弟們聽說保護的人被人綁走了,都是大驚,隨即滿臉愧色的低下頭,不敢再說話。

「風哥,對不起……今晚是我的生日,剛才我帶著大家去喝酒了。要處罰,就處罰我吧。」剛才認出蕭風的青年向前一步,滿臉內疚的看著蕭風說道。

「滾。」蕭風冷冷掃了一眼青年,轉身走進別墅中。

青年咬咬牙:「你們兩個把小四抬走,其餘人等進去打掃現場,帶走屍體。」

「是,小刀哥。」其他人都點點頭,酒也醒了,開始干自己的事情。

小刀嘆口氣,今晚的事情,總有人要負責。這個頂缸的人,就讓自己來吧。

「小海,等兄弟們做完後,後退五十米,誰也不準離開,等天哥的命令。」小刀說完,轉身邁著沉重的腳步離開。

半小時左右,蕭風兜里的手機響了起來。

蕭風緩緩睜開眼睛,接聽了電話:「喂,阿天,什麼事。」

「風哥,事情我都知道了。我們現在就點齊人過去,一起去找林琳。」火天的聲音,充滿了歉意。

「不用過來了,人多也沒用。林琳在野狼手裡。」蕭風雖然惱怒天門的人太差勁,但對於兄弟,卻沒什麼埋怨。

電話那邊沉默了一會,聲音再次響起:「對不起,風哥。」

「呵呵,放心吧,沒事的。」說這話的時候,蕭風不知道是在安慰自己,還是安慰著火天。

「如果,我是說如果,如果林琳出了什麼事情,你千萬不要衝動。」火天有些擔心的說道。

蕭風的心猛地一跳,雙眼殺機暴漲:「如果林琳真的有事,那我不介意血洗整個南城!」

火天嘆口氣:「風哥,小心。」他知道,蕭風做了決定的事情,沒有誰能夠改變。

「嗯,我知道了。你們睡覺去吧。先掛了。」蕭風掛斷電話,看了眼時間,已經是三點五十三分。

蕭風裝起手機,關上門,開車離開了別墅。他的目標,是市中心的基督教堂。

凌晨下半夜,九泉的路上,已經少有車輛出行。蕭風踩著油門,時速達到三百,穿梭在大馬路上。

十分鐘左右的路程,法拉利咆哮著,停在基督教堂前。蕭風坐在車上,掃了眼教堂,冷笑著,野狼,今天就算是上帝,也拯救不了你!

打開車門,點上一支煙,靜靜的吸著。地上略顯消瘦的影子,被月光拉的很長。當最後一口煙吸完,屈指間,煙頭化作火星,飛了出去。

看了眼時間,四點三十八分。右手按在教堂大門上,厚重的大門發出咯吱的響聲,有些古老。

蕭風隨意的走進教堂中,目光打量著。這座教堂,四年前他曾經來過。當然,他不是來做禮拜的,而是過來把妞。

剛一進入教堂,蕭風就察覺到,不下十道目光,射在自己身上。甚至,還有輕微子彈上膛的聲音。

蕭風站在教堂中央位置,在空曠大教堂的襯托下,他顯得格外的渺小。「野狼,我來了!」冰冷的聲音,陡然如浪般徘徊在整個教堂。

「咚~」教堂的鐘聲響起。

蕭風知道,四點半到了!

古老的鐘聲,咚咚的響著。

十幾個黑西裝男,自教堂二樓走了下來。手上拎著的是清一色馬刀,閃動著寒光。

蕭風看都不看這些黑西裝男,目光死死盯著二樓:「野狼,出來吧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