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男生小說 > 都市娛樂小說 >玩美房東 >第二十三章你可以繼續活著

第二十三章你可以繼續活著

小說:玩美房東| 作者:寂寞的舞者| 類別:都市娛樂

小刀聽到這話,握著開山斧的手緊了緊,略一猶豫,最終搖搖頭:「風哥,算了,讓他們走吧。」

老大給臉得兜著,但不能不懂事兒。如果今天真的在這把馮龍殺了,那馮氏絕對不會放過天門。小刀不想因為自己,就讓天門多一個對手。

蕭風眼中閃過一絲讚賞,拍了拍小刀的肩膀:「放心吧,我不會讓你白白受傷的。」

「祝賀你,你的命我兄弟不稀罕,所以你可以繼續活著。好了,都滾蛋吧。」蕭風挑釁地揚了揚手中的槍。

馮龍牙齒嘎巴作響,冷眼看著蕭風:「記住,你的命是我的!我們走!」

「表哥,咱們就這麼走了?」馮虎急了,自己這兩耳光就白挨了不成?

馮龍怒喝道:「走!」

馮虎見表哥怒了,忙點點頭:「是,表哥。你們幾個,去把賓士翻過來開回去。」隨便點了幾個小弟,指著四輪朝上的賓士。

「慢著,賓士車留下。」蕭風指著賓士車,微笑著。

馮虎大怒:「憑什麼?」

「就憑老子手裡有槍,這個理由滿意嗎?不服氣?那我給你兩個選擇,一,留你一條胳膊;二,留下賓士。馮虎,你選擇吧。」手槍在蕭風手裡飛快的旋轉著,等待著馮虎的回答。

聽到這話,馮虎立刻屁都不敢放了,滿臉擔心的看著表哥。

「車留下,我們走!」馮龍腳下頓了頓,拉開門坐進豐田車中。

馮虎哪裡敢再有意見,忙鑽進車裡,吆喝一聲,車隊迅速的離開了。

蕭風收起槍,指著賓士s600和法拉利:「小刀,去把車修修。賓士車送你當座駕了,呵呵。」

小刀剛準備安排人修車,一聽這話傻了。這他媽可是賓士s600啊,不是自行車,說送就送了?

「怎麼?還得我出錢給你修車?」蕭風開著玩笑。

小刀這回反應過來了,滿臉興奮的叫道:「謝謝風哥!」

周圍的小子全部羨慕嫉妒恨的瞪著小刀,我擦,這頓揍挨得值啊,這好事兒咋沒輪到自己呢?

「刀哥,你可得請客啊~~」這樣的喊聲此起彼伏。

小刀很豪爽的大手一揮:「沒問題!兄弟們,幫忙把車翻過來。」

吃虧是福?狗屁,那是弱者才說的話!蕭風從不吃虧,更不會讓自己的兄弟吃虧!今天留下這輛賓士車,權當是補償小白受傷的利息了!

「風哥威武!!」火舞張開雙臂,向著蕭風撲了上來。

蕭風一咧嘴,我擦,這小魔女還真來了~

火舞摟住蕭風,用力拍了拍肩膀:「風哥,你太棒了,愛死你了。」

「額。」不管別人信不信,蕭風是相信了,這丫頭果然太瘋狂了。

林琳俏臉紅潤,微笑著:「風哥。」

蕭風點點頭,把火舞從自己懷裡拉開:「舞兒,我們進去再說,ok?」

「okok!」火舞點點頭,橫掃了一眼周圍小弟們:「看毛看啊?再看給你們眼珠子摳下來當泡踩!」

蕭風一聽這話,不由分說的拉著火舞向著別墅內走去。

小刀見蕭風離開了,忍不住咧著嘴鑽進賓士中:「我擦,我爹的兒子也能開上賓士了?哈哈!」

周圍的小弟也都圍了上來,自是一番歡騰。

別墅中,火舞如八爪魚般纏在蕭風的身上,讓他講講這幾年跑哪去了。

蕭風心裡有事兒,隨便應付了幾句,逃似的回到了房間中,鎖上了門。

從牆腳單肩背包中拿出衛星電話,播出了一個號碼。

「喂?哪位。」電話中,傳來一個略顯疲憊的聲音。

「老金,是我,蕭風。上次發的郵件看到了吧?上頭有什麼指示?」

「嗯。上頭的指示是,不惜一切代價,粉碎這次陰謀。現在七局的老王在負責這件事情,這幾天老王會去九泉市,到時候你們兩個見面商量一下。」老金在那邊說道。

蕭風點點頭:「嗯,我知道了。」十幾萬人的生命,這是重中之重,蕭風不得小心對待。

「那行,你等我消息吧。我還有點事情要忙,先掛了。」說完,那頭掛斷了電話。

蕭風放下衛星電話,用力的揉了揉臉:「媽的,該死的日本人,讓老子休假也不得消停。」

『啪啪』敲門聲響起。「風哥,你在房間幹嘛呢?我找你有事兒。」火舞頗具穿透力的聲音從外面傳來。

蕭風滿臉無奈,把衛星電話再次扔進牆腳,打開了門:「舞兒,幹嘛啊。」

「風哥,你剛才不是弄了把槍嗎?送給我玩怎麼樣?」火舞仰著頭,滿臉的希冀。

蕭風瀑布汗,這玩意兒能隨便玩嗎?中國不是別的地方,持槍可是重罪!「不行!」沒得商量,蕭風很強硬的拒絕了。

火舞白了蕭風一眼:「不給就不給,凶什麼凶。」說完,掉頭就走。

蕭風苦笑,忙快走幾步,攬住火舞的肩膀:「舞兒,生氣了?這玩意兒是惹禍的東西,真的不能給你。除了這玩意兒,你想要什麼,風哥都給你買,怎麼樣?」

「真的?」

「真的!」

「嘻嘻,我以為風哥不疼我了呢。等我想好了要什麼,再告訴你好了。」火舞這才轉怒為喜。

蕭風聳聳肩:「舞兒,林琳呢?」

「她在廚房做午飯呢。風哥,你老實說,你讓林琳在這住,是不是沒安好心思?是不是準備禍害人家小姑娘?」火舞壓低聲音問道。

蕭風聽到這話,直接鬆開火舞,也不回答,徑自向著樓下走去。

「喂,是不是被我給猜中了心思